信阳警方“传话”安抚江天勇父母 律师将控告媒体“认罪”

2017-03-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到江天勇父母家的张姓公安。(金变玲提供/记者乔龙)
到江天勇父母家的张姓公安。(金变玲提供/记者乔龙)

金变玲讲述与河南信阳公安通话过程

中国官媒日前高调报道江天勇承认捏造“谢阳在狱中受酷刑”之后,3月3日,江天勇家乡的河南省信阳市三名警察带着牛奶等礼品,到江天勇父母家安抚称,江天勇在羁押期间未受到酷刑,劝其勿信谣言。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她在电话中询问江天勇被关押地点,但对方称自己仅是“传话”其他一概不知。江天勇的辩护律师表示,将对报道江天勇“认罪”的官方媒体提出控告。

中国《环球时报》等媒体报道指,江天勇承认为迎合“西方媒体口味”,捏造谢阳受酷刑的消息引起中国律师强烈反弹,要求当局准许律师会见江天勇,公开澄清媒体的报道。

江天勇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3月4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称,江天勇父母家所在的信阳市公安局三名警察到江家安抚。她说:“3日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和江天勇的父母取得联系。江天勇的父母说家里来了公安局的人,告诉他们说电视报道了江天勇的事,叫他们不要听信外面的谣言。还说江天勇很好,没有受到酷刑,江天勇转化了,下一步江天勇的父母有机会和江天勇见面”。

金变玲说,她叫江天勇父亲将电话交给其中一位张姓公安向他查询江天勇的下落,被告知“不知道”:“他自称是信阳市公安局的,姓张,但具体名字不肯告诉我。他说是受到上级领导的安排,带了小礼物,今天来看望江天勇父亲,说他只是‘传话’。当我问他,江天勇具体被关在哪里,他说他不清楚。当我又问他,江天勇受没受到酷刑,你看到了吗,他说他不知道,他只是‘传话’”。

公安多次强调他们不知江天勇的近况,仅仅是给上级领导“传话”,并要求江天勇家属配合当局。金变玲说:“要我们家属传达‘正能量’,说我不要给他父母传达负能量。当我质问江天勇2011年,茉莉花事件时被失踪两个月遭受到酷刑,这一次毫无疑问也会遭受酷刑,他就说不知道。然后,我就通过他向他们领导提了几点要求,希望他能转达给他们领导”。

金变玲提出的4点要求包括,告知家属委托的律师,江天勇被羁押的具体地址;准许江天勇的父母和律师一起会见江天勇;官媒记者是如何见到江天勇以及采访江天勇的途径;江天勇是否受到酷刑等。

此次公安到访江家,金变玲认为,这令她想起公安到另一位被羁押中的人权律师李和平的父母家,欺骗李和平的父母录制劝说儿子认罪视频的一幕。她对此提出谴责:“从他们到江天勇父母家,让我想起李和平父母一样,他们要利用老人劝说江天勇认罪,我对他们的这个做法表示谴责”。

另外,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告诉记者,3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胡振宇电话通知他,就前天通过门卫转交的律师会见江天勇申请书被拒绝。

他说:“还是不允许律师会见,理由是会见江天勇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我就说记者采访,都没有阻碍侦查或者有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律师会见怎么就有碍侦查或者泄露国家秘密了?说他完全不讲法律,然后他没听我说完,就说这个问题不和我讨论,就挂电话了”。

对于《环球时报》等多家媒体指,江天勇承认为了“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捏造谢阳遭受酷刑消息,从而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等,陈进学律师说,将就此作出控告:“下一步准备以江天勇父亲的名义起诉环球时报和凤凰卫视。还有就是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公开环球时报采访江天勇的法律依据,因为记者采访在押嫌疑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我们要求长沙市公安局公开安排记者采访的法律依据”。

陈进学说,相关起诉材料和要求长沙市公安局信息公开的相关申请,正在准备之中。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何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