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名六四政治犯姜亚群已获释

2013-05-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向广场游行的学生们冲破警察的一道封锁线后,发出一片欢呼。1989-5-4(六四档案)
图片:向广场游行的学生们冲破警察的一道封锁线后,发出一片欢呼。1989-5-4(六四档案)
   

“六四事件”24周年前夕,传出北京最后一名当年参与六四被判“反革命罪“的政治犯,已经获释。据美国“对话基金会”星期四称,现年73岁的姜亚群患有老年痴呆症;相信他是于去年11月之前获释。曾在六四事件中被判刑的北京学者高瑜说,当年被抓的学生判刑较轻,而普通市民判刑较重。

关注中国政治犯处境的“对话基金会”星期四表示,中国当局已释放了最后一名因“六四”而被以“反革命罪”判刑的政治犯姜亚群,并称姜亚群现年73岁,患有老年痴呆症;相信他于去年10月或11月间获释。

新闻稿还说,北京高级法院于1990年7月17日以“反革命破坏罪”判处姜亚群死缓,后改判无期徒刑,又先后5次减刑。他在狱中被诊断出“轻度老年痴呆症”后,于1993年被转至专门关押老、弱、病犯人的延庆监狱关押,直至获释。

记者周五致电景山街道办事处询问姜亚群,对方称“不太清楚”。

记者:问一下,你们街道办事处有没有一个叫姜亚群?

回答:我还不太清楚,没听说过。

记者:他是八九年因为“反革命罪”,判死缓,后改无期徒刑,又减刑,听说去年出狱的?
回答:我也不太清楚,。

记者:当时是因为六四,被判“反革命罪”。

回答:我不知道,我是值班的,再见。

判死缓二十年后获释

姜作为最后一名政治犯获释后,对话基金会相信还有数人因在八九民运期间犯事而被关押至今,其中包括现年49岁的苗德顺,于1989年10月被判死缓,1991年被改判无期;97年他因自焚而被单独关押,1998年改判20年刑期。2003年因心智疾病被转押延庆监狱。此后再无相关消息。

北京一位在八九民运期间比较活跃的人士星期五告诉本台,当年在抵抗军队进城时,使用砖头、路障堵截军车的市民,一但被抓,属于“情节恶劣”判刑较重:“当时有比较‘恶’的行为吧,会有这种重罪,判这么重的罪,因为他现在住在景山,北京地区符合这种情况的,当时北京特别少(当局抓不到人)”。

六四前夕被捕、后被判刑的北京学者高瑜对记者说,她也曾在延庆监狱服刑,同期服刑的有一名被指烧军车的女政治犯:“我是1995年下到延庆监狱的,当时延庆监狱有一名‘六四暴徒’,是一个老太太比他(姜亚群)的年纪大,(当年)已经六十七、八岁了,当时就她一个在延庆监狱,我没听说还有第二个人,那个老太判了15年,姓胡,说她烧军车,老太太一提起这事就哭,说她没有(烧军车)”。

六四被捕市民判刑最重

高瑜被以“反革命罪”逮捕、1994年11月,法院以公务员泄密罪判刑六年。她说,延庆监狱关押副部级以下的刑事犯:“市民也在这里(服刑),他会不会是在少管所,我在延庆监狱四年,95年12月底转到少管所,那个姓胡的老太太是反革命罪,也转到少管所了”。

外界至今无从确切了解,究竟有多少人因涉及“六四”而被判刑。高瑜回忆,当年公安和戒严部队根据拍摄的录像内容挨家挨户搜捕,凡被拍摄到手拿砖头或木棍的,一律抓捕判刑,被判最重的是普通市民:“受到惩罚严重的都是普通市民,没名没姓的(不知名的),学生判得都很轻”。

反革命罪改颠覆罪

中国在上世纪五零年代实行的“反革命罪”于1997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取消,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取而代之。目前仍有一批政治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且正在服刑,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浙江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