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团就薛福顺死亡控告曲阜公安 办案机关态度引外界质疑

2014-02-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南方街头运动成员要求曲阜当局公开薛福顺死因 (网络图片)
图片:南方街头运动成员要求曲阜当局公开薛福顺死因 (网络图片)
  

在山东,维权律师团就薛福顺死亡事件提交起诉书,要求涉嫌违法的曲阜警方回避,并向检察院控告曲阜市公安局处理该死亡案涉嫌犯罪。律师们留守山东,要求检察院书面答复,批评警方口头认定案件性质的做法没有说服力。

调查山东异见人士薛明凯的父亲在遭当局人员绑架后在检察院离奇死亡事件的数十名观察团成员于日前撤出曲阜。观察团成员之一贾榀周二向本台表示成员都已经陆续回家,如果事态有进一步变化会再度前往曲阜声援。

律师团进驻要求公安回避案件

面对外界的不断追问,曲阜公安局日前多次口头回应表示,薛福顺系高空坠地而死,排除他杀可能;无法判定薛明凯的委托书上面签字是否为薛明凯本人笔迹等。律师们表示公安的答复并非书面答复无法接受。

案件律师团成员张赞宁 、张俊杰、蔺其磊、谢阳、刘士辉日前抵达曲阜后,本周二前往曲阜公安局递交了起诉书,认为案件中公安机关是涉及方,无法客观查办自身错误。刘士辉周二告诉本台记者:

“我们五个律师到曲阜市公安局提交了《回避起诉书》,要求曲阜市公安局全体工作人员回避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案件,以及相关案件。基于诸多工作人员涉嫌多人犯罪,我们提出了这个要求,因为公安局跟本案有重大的利害关系。”

律师控告公安涉违法

本周一五名律师在济南向山东检察院提出控告书和举报书,控告曲阜公安局涉嫌犯罪行为,同时举报该局在上个月对薛福顺及其妻子王书清进行非法关押,并存在殴打行为。薛福顺死亡后,尸体遭到当局抢夺,王书清则遭当局人员软禁,在被前来的网友解救后,在北京又遭到两地公安配合带走。令律师愤慨的是,当地公安面对质询则是一问三不知的态度,在查问一些部门电话时直接推脱给信访部门。

刘士辉告诉本台记者:

“也就是说他们(公安)自己也承认这一点,跟王书清接触过。王书清在哪里,他们说不知道。这里面可以说疑点重重,相互矛盾。”

律师留守山东等待答复

目前律师们还留守在山东,他们表示,必须等待山东检察院方面有进一步反馈。直到周二下午6点前律师都还没有等到相关答复。蔺其磊律师表示周三再前往检察院交涉:

“我们目前提交了证据,我们现在还在山东。这就是一个法律案件,目前律师手中的证据还不清晰,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说不清。当局的回应是很冷漠,他们当然不希望这么多律师介入。”

网络中民众也批评曲阜当局对事件感到心虚,无法面对律师和观察团的质询,认为所谓的口头调查结果不具备说服力,也同样不具备法律效力。网民肖其说“应当出具现场勘查的相关细节才能令人信服。”


(特约记者:心语 / 责任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