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严控“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行动 民众黑衣悼念

2013-06-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香港学生身穿黑衣,手捧蜡烛,在街道上唱歌纪念“六四”事件。 (法新社图片)
图片: 香港学生身穿黑衣,手捧蜡烛,在街道上唱歌纪念“六四”事件。 (法新社图片)

星期二“六四”24周年纪念日当天,北京警方在事件发生地天安门及木樨地一带加强警戒。部分“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被允许集中前往万安公墓悼念遇难的亲人,但该群体重要成员丁子霖却被警方阻止前往。与此同时,中国许多网民在网络上显示穿黑衣悼念“六四”。

本周二是六四事件24周年纪念日。据网民们反馈给本台记者的消息,从周一深夜开始,在当年屠杀惨剧的事发地天安门以及木樨地都有大批公安武警戒备,彻夜没有离去。

网民石榴周二向本台表示:(当局)非常非常的紧张,我有很多朋友在之前就被抓起来刑拘,还有人被旅游、被软禁。很多人昨天还没有被看起来,今天起来一看家门口就有保安(盯梢人员)盯着不让出去。

香港电台的消息説,安葬部分六四事件死难者的北京近郊万安公墓,有大批公安及保安人員在大门驻守。 附近架起路障实施交通管制,路口有交警截查车辆。公墓大门外旁边有群众在焚烧衣纸。

丁子霖声明抗议当局阻止悼念

去年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可以在当局的监视下前往木樨地悼念在事件中死去的儿子蒋捷连,而今年丁子霖和丈夫蒋培坤却在六四前遭到当局人员软禁在家,不仅被断网,电话也被切断,丁子霖透过一份声明表示“我们今夜一定要去木樨地祭奠亡儿,非去不可。国安答复:上级不准许。六月二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家的座机和宽带线路均被切断。我们写了这份“强烈抗议”,但无法直接往外发。接着,我们的手机也被切断。至此,我们与外界的所有通讯联系均被隔断,眼前漆黑一片。”

1989年6月3日夜间11时10分,蒋捷连被射杀死在木樨地复外大街29楼地铁口。

而另一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顺利的和其他六四难属一行到万安公墓悼念。张先玲周二向本台表示,当局开放了包括她在内的天安门母亲进行集中祭奠。上午9时前她们到达了万安公墓,当局在现场部署了80多名的警力对公墓进行封锁并阻止在现场的媒体拍摄。她还说当局给每个前来祭奠的家属安排了多名人员跟随并采取监视。

张先玲祭奠完毕回到家中后告诉本台记者:今天的祭奠我们没有想到是这样的顺利。我去之前还是做了思想准备,(因为)今年防范的非常严,打压的非常紧,所以我想今天到了墓地也会有一个斗争,会把我们分开,不让我们一起祭奠,他们这种常用的伎俩我想会是这样。结果倒是没有,今天我们到那防守的很严密,外面一圈警察大门紧闭,我们是从旁门进去的,他们并没有把我隔开,还是把我们放一起了,祭奠的过程中有七八十个警察,他们也都离我们很远,没有任何干扰,也没有任何的干预,还比较顺利的就祭奠完了。

网民黑衣悼念

屠杀事件虽然过去24年但民众都没有忘记。因为当局的打压,他们无法上街悼念,但选择在这天穿上黑衣,点蜡烛悼念。从周一晚间开始,就不断有穿黑衣服和点蜡烛的照片出现在网络中,随后便被网管删除。

1989年北京爆发学生运动,要求当局实行民主,6月4日凌晨当时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下令对天安门集结的学生施行清场措施,成百上千的学生市民被枪杀,有的还被坦克碾断双腿,有的则成了肉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