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贵日前获再次见家属 透露遭当局威胁不准上诉

2013-03-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海外民运人士在中国驻外机构要求北京释放陈克贵 (网民提供)
图片:海外民运人士在中国驻外机构要求北京释放陈克贵 (网民提供)

陈克贵获家人探视,透露曾被威胁不允许上诉否则将改判无期徒刑并且在狱中遭到殴打。其父陈光福坚持希望依照程序启动申诉,但同时吐露陈克贵已对法律不抱任何希望。律师则认为狱方行为属不法,应就此提出控告或申诉,申请再审。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去年四月逃离东师古村当晚,他的侄儿陈克贵因为砍伤翻墙入室打砸的当局人员却被当局判刑。

不上诉因遭威胁?

上周四,陈光诚大哥陈光福一家人包括妻子任宗举,儿媳刘芳在临沂监狱再次见到了陈克贵,去年底他被判刑三年三个月之后,案件至今都未启动上诉程序。

陈克贵家人了解到他在狱中遭到殴打,并有狱方人员对他进行威胁要求不得上诉和申诉,否则会将他的案件处理成无期徒刑。而陈克贵在狱中并不知道家人曾委托律师,也不知道律师曾多次申请会见。

陈光福周一向本台表示:“我感觉他现在还在受到各方面的压力,有些事情他还是不敢说。当时他当庭表示不上诉,我们就考虑到可能是他有很大的压力。这一次他吐露了一点就是公安局的人告诉他,你可以不在乎,但是如果你上诉的话,你要考虑到孩子和老人,这是他会见的时候亲口告诉我的。被殴打的事他没有对我讲,我问他们对你施用酷刑没有,他说没有,但是刘芳问他的时候他回答说警察打过他。”

记者:他是不是害怕你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你?

陈光福:对,应该是这样的,他不想让我担心。但是他对刘芳没有保留,这个案件从实质上他们没有依法处理,没有依法办事,完全是在法律程序之外运作,克贵告诉我说,他根本就对法律不抱任何希望。

记者:这样的情况之下你们还会考虑帮他申诉吗?

陈光福:我一直还是坚持我们要走最后一个程序就是申诉,但是克贵也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依靠法律是什么事情也办不到的,但是我告诉他即使什么事情也办不成,但是这是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我们还是要坚持。他告诉我现在就是在监狱里也还是有人在告诉他,如果他申诉的话可能会把他转成无期徒刑,我回答说这个是不可能的,因为申诉是不可能加刑的,但是他不知道这一点,他也就相信了。

陈克贵被关押即将满一年之际,外界也都再次对当局提出质疑和谴责,认为他们不仅限制了陈克贵的通信自由,并阻止家人律师探视,关注此案的网民们发出呼吁表示对当局的判刑不认可,要求立即还陈克贵自由。

陈克贵家人曾委托的律师丁锡奎就当局曾向陈克贵威胁施压周一向本台表示:“现在一个是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个问题,对他们的不法行为进行控告,还有一个就是他这个案件本身为理由提起申诉,申请再审。现在他的亲属没有和我联系,原来约好是会见之后如果他们决定要申诉的话,是要和我联系的。”

去年4约26日晚间,山东临沂当局发现陈光诚不在家中,随即率领数人手持棍棒深夜翻入陈光福的家中,陈光福的儿子陈克贵在被殴打无奈之下拿起菜刀砍伤了当局人员,之后自首。被拘押超过半年之后,去年11月当局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他3年三个月有期徒刑,陈克贵当庭表示不上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