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志强会见律师徐友渔健康堪忧 90后网上举牌声援

2014-05-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今年87岁高龄的张思之大律师代理浦志强案。图为张思之律师坐在从看守所返程的车上。 (网络图片)
图片:今年87岁高龄的张思之大律师代理浦志强案。图为张思之律师坐在从看守所返程的车上。 (网络图片)

因参加“六四研讨会”而被刑拘的浦志强与律师进行会见。学者徐友渔及其他两位被刑拘者也被安排周五会见律师。徐友渔家属担心他的健康状况。与此同时,网络中有数名90后发起举牌行动声援被捕者,他们表示在这个时代,有肩负社会责任的义务。

上个月底因参与民间“六四研讨会”而被抓捕的人,直至本周四已确认浦志强﹑胡石根﹑郝建﹑徐友渔及刘荻五人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目前案件还在侦查阶段。律师也在积极介入案件,申请会见当事人了解情况。

当中最引人关注的维权律师浦志强,周四下午获准会见律师。代理案件的除了他的同所律师屈振红外,还有现年87岁高龄,被称作中国第一代法律人的张思之。

屈振红律师在结束会见后向本台表示:“他都挺好的,一切都正常,其实我不太想说这些。我们今天主要是去会见,都挺好的。他们(公安)在侦查阶段,我们有权会见,身体都还好。对于其他的情况屈振红表示不便多做回应。”

另一位被刑拘的胡石根,他的代理律师梁小军周三被拒绝会见后,周四获准会见,晚间他在推特称,胡石根的精神状态有些憔悴,他指当局连夜传唤并将其送进看守所的行为,对于一位近60岁的老人来说不亚于一种酷刑。胡石根告诉梁小军,不认为自己有罪,对关心的朋友表示感谢之余,并对未来的中国充满信心。

另一位被刑拘的,现年67岁的学者徐友渔目前已经确定由尚宝军律师代理,但看守所方面表示要排期到本周五才能进行会见。

徐友渔的妻子杨女士周四告诉本台记者,因为丈夫患有糖尿病,十分担心他的身体。

“要明天(周五)才能够会见,今天是得到通知。因为他这个病,在家里吃饭都是要靠称量,吃一两米和一两面条。在那个地方(看守所)那种环境,我现在也见不到他,不能和他通消息,我什么都不知道。”

此外,周五下午马纲权和丁锡奎律师也将会见80后被刑拘的作家刘荻。

周四上午,有网民转发了五名来自全国各地90后声援浦志强等人的举牌照片,照片中,他们举着一幅画有浦志强照片的纸板,称浦志强为中坚力量。

参与者之一考拉周四向本台表示:“我们90后看到这样情况的时候,我们就觉得需要为他们做出点呼吁。对于我们来说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和小伙伴一起把呼吁发在网上。我觉得这是一种使命。八九那一代之后很少有年轻人可以聚集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毕竟打压很严重。我们觉得在六四来临之际,我们作为90后有必要站出来说出自己的心声,不能因为恐惧而放弃我们的责任。”

目前这项召集90后声援被捕者的活动仍在网上继续进行,他们呼吁更多刚步入社会的新一代肩负起时代的责任为宪政中国打下基础。



(特约记者:心语 责编:林迪/申铧)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gong

我犯有株连九族杀无赦的谋逆重罪,
胆战心惊地躲在家里无处掩藏,
接踵而至的急促脚步沉重作响,
迫不得已,大衣柜里我把身躯包装。
“忠儿啊,我寄托厚望的长子,
你要坚强地承担千钧的道义大梁!“
慈母的谆谆教诲暗暗传向耳畔。
绿衣们一阵紧似一阵地砸门喧嚣,
我朝起菜刀决一死战地奔向院场。
噩梦惊醒,白色恐怖的月光,
专制独裁的侦察飞机隆隆地鼓躁,
惊悸的女儿朝娘窝把幼小的身子度量。

2014-05-10 01:22

gong

我犯有株连九族杀无赦的谋逆重罪,
胆战心惊地躲在家里无处掩藏,
接踵而至的急促脚步沉重作响,
迫不得已,大衣柜里我把身躯包装。
“忠儿啊,我寄托厚望的长子,
你要坚强地承担千钧的道义大梁!“
慈母的谆谆教诲暗暗传向耳畔。
绿衣们一阵紧似一阵地砸门喧嚣,
我朝起菜刀决一死战地奔向院场。
噩梦惊醒,白色恐怖的月光,
专制独裁的侦察飞机隆隆地鼓躁,
惊悸的女儿朝娘窝把幼小的身子度量。

2014-05-10 01:20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