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焱在洛杉矶发表六四演说 评当局态度不值原谅宽恕

2013-06-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熊焱在洛杉矶演讲,后方照片是当局血腥屠城铁证。 (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熊焱在洛杉矶演讲,后方照片是当局血腥屠城铁证。 (记者萧融拍摄)
Photo: RFA

八九学运学生领袖之一熊焱,1日中午应邀到洛杉矶演讲。熊焱回顾当年参加学运、解放军对老百姓动武,以及后来在美国从事军中牧师等经历,强调中国领导人还没有对六四罪行认错道歉以前,博爱宽恕等信仰不适合用来对待当局。

熊焱应洛杉矶六四文化传播协会邀请,在六四前夕抵洛发表演讲。演讲前,他回头看着台前播映1989年6月3日深夜到6月4日早上,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展开血腥镇压,学生和市民倒在血泊中,群众奔走徒手抢救的照片。熊焱说,这些画面是八九一代不可想像,却真实存在的一道伤痕。

他表示:“昨晚来到洛杉矶,几乎是整夜都无法睡着,因为六四当时的记忆很自然就浮现了。想起邓小平下令人民解放军对老百姓开枪,当时在广场上的北京市民手中没有武器、没有石头,甚至周围也找不到啤酒瓶,他们是真正和平的群体,然而当局竟以武装力量和正规军队朝着他们开枪,这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但终究发生了。”

本周末开始,海内外各界纪念六四活动进入全年最高峰,香港支联会举办活动为避免争论,变相撤下“爱国”二字,随后激荡起又一波正反意见。熊焱对两方说法表示理解,期许对话交流不是加深歧见,应是起到正面作用。

熊焱说:“在中国大陆不论从政治哲学来讲,或是从现实生活而论,'爱国'和'国家'概念最容易被误解。国家可以有很多概念,如何定义'爱国'?今天由中国共产党所把持的国家机器甚至把'国家'神化到上帝之上,这是完全错误的概念,是阻碍社会进步、阻碍人民幸福的圈套。”

熊焱对中共政权长期刻意把“爱党”曲解并误导为“爱国”深感忧虑,由此延伸看向六四发生二十四年来始终被争论的“平反”一词。

他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今日中国在面对六四事件等重大问题,'平反'一词的概念已无法涵盖我们要清算六四屠杀之罪恶。中国人民在思想意识上已经觉醒到一党专制的共产党已无统治中国的合法性,甚至将来也再无机会,因此,'平反'已是一个不足够的词语。”

每年此时海外八九一代对六四发表公开讲话,总是牵动各界关注八九真相的视线,当同为八九学运领袖的柴玲选择原谅掀起千层浪,熊焱结合过去历史、当今现实和宗教信仰等角度,点评中共政权对待六四的态度,不适用于宗教信仰奉行的原谅宽恕。

他说:“若问博爱、宽恕和赦免好不好?都很好,但是,该用在哪个场合又是另一个问题。我经常以中国的中药材打比方,从黄耆、党参或当归之中拿出一味药都是好的,但是,应该如何投药入处方?这可不能乱用。所以,博爱宽恕怎会不好呢?关键是在哪个情况下可以宽恕,由谁来宽恕?在这些词汇后面的态度和思想,最大问题在于要结束一党专制回归宪政,真的给中国人民一个有自由、有人权、有民主、有法治,一个健康正常和公平的社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