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六四”难属遭公安严控 孙文广教授被旅游

2017-04-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六四死难者王楠的母亲张先玲(资料图片)
六四死难者王楠的母亲张先玲(资料图片)

今年的4月4日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天安门母亲们群体在这个日子的前后,拜祭在“六四”中遇难的亲人,但却遭到警方全程监控,还有部分人被公安约谈。此外,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则在清明节期间“被旅游”。

天安门母亲群体前发言人张先玲,日前到北京市郊的万安公墓,拜祭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的儿子王楠,全程遭到警方监控。

张先玲的丈夫王范地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今年是儿子遇难后的第27个清明节,与往年一样,连日来他们夫妇出入,均有便衣贴身监视:

“每年都提前去,老样子,跟着监视,注意你们,防止外国记者来采访,国内的记者他不会来的,电话采访他不阻拦,但是他监听。他们有的人并不愿意,但是他执行上级命令,监视居住是违反宪法,你跟他闹也没用。

记者:“你还知道哪些天安门母亲祭拜孩子遭到警方监控吗?”

王范地:“监控还是不少,他认为是主要成员的都会监控。”

1989年6月4日,张先玲仍在中学就读的儿子王楠,在天安门南长街,被中国解放军射杀身亡。

天安门母亲另一成员尹敏告诉本台,尽管自己是在家祭拜儿子,但仍遭公安上岗:

“我孩子的骨灰就在家里,我每个清明节和忌日我都在家里祭奠他。清明节前就通知了监视居住,每年都是派出所说这两天你要去哪里,说上面要这样做,说怕记者采访。但现在信息时代,想怎么采访怎么说那不是渠道太多了吗,我们去年就写过很多东西,这么多年他们就一直这样监视居住,两会期间半个多月这清明节到六四,还是这样,二十多年我们这些难属很无奈。”

尹敏向自由亚洲电台介绍,天安门母亲群体多年来坚持向中共当局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诉求,但在漫长的等待中,不仅所有的吁求均石沉大海,他们也一直遭到监控。

王范地说,自己年纪大、身体差,今年没有亲自拜祭亡儿,天安门母亲群体这些年有不少成员带着遗憾离世:

“过去每年都去,但今年我们没去,心脏不好,肾脏也不好,一受刺激就脑梗,我们岁数都大了,我都84岁了,我太太80岁了,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我们都成老人了,这个群体死掉的人都好几十人了。”

“天安门母亲”由一群在’六四“事件中遇害者的母亲组成,要求彻查六四事件并向家属公开道歉。该组织常受中国当局刁难,包括不可公开悼念“六四”遇害亲人等。

此外,著名异议人士、原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于传统清明节前夕,再次遭到当地警方上门软禁,以阻止他参加当地祭扫先烈活动。

孙文广4月4日告诉本台,日前他和妻子被带到外地强制旅游,获悉同省多名异议人士遭到警方和国保的监控和威胁:

“清明前,山东济南很多异议人士都受到了严密的监控,我家从3月下旬开始,就有三个公安人员昼夜值班,每天出去的时候他们都紧紧跟在后面,从4月1号开始我和妻子又被旅游,防止我们搞一些活动。济南的邵凌才和李红卫他们想组织一次纪念活动悼念,但是很多国保找到家里进行威胁。”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