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学":在京访民子女连日在天安门举牌请愿

2016-11-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姐弟二人在天安门广场举牌。(访民独家提供)
姐弟二人在天安门广场举牌。(访民独家提供)
Photo: RFA

李文坛等三名访民子女因受父母上访株连而失学。他们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期间连续前往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等地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乞求上学,日前又到天安门广场举牌,要求享受义务教育权利,但遭到警方驱赶。

在京访民子女李新辉、李文坛和李文普等姐弟3人,从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的最后一天起至今,连续在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天安门广场等地公开乞讨求学,但均被北京公安送到天安门派出所训戒,再送到久敬庄关押。目前,北京公安又通知孩子们所在原籍的驻京办人员,将孩子们送到北京暂住地敷衍了事。孩子们要求接受义务教育的诉求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12岁的李文坛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失学快两个月了,四处求告无门,因求学心切才去举牌,但却遭到打压:

“我是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丰李镇尹屯村人,我叫李文坛,哥哥李新辉、弟弟李李文普,为了上学我们兄妹三人从10月23日至今手持横幅多次去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广场要求享受教育权和生存权,总是被天安门公安让我们原籍地驻京办工作人员把我们送回住处,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的上学问题。中国的义务教育,真是挂羊头卖狗肉。”

李文坛说,他们的横幅还被公安扯烂,还威胁他们不准再举牌,他们的呼吁至今仍无人理会;而前年由访民自办的“流浪访民子弟学校”被警方强制关闭,牌匾被拆走。

孩子的母亲访民胡大料对当局株连孩子表示气愤:“我孩子们每年开学都上不了学,义务教育享受不了,因为我们是外地的,在北京住。农民工学校的学费很高,我和我爱人都被当地政府打残废了,也没有生活来源,每次开学孩子们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上学。这一次没开学就跟政府说了,开学十来天,地方政府联系给我们拿钱,结果8月31号驻京办说钱已经打到你家帐上,可地方政府的领导说不让给钱给我们,就这样我们孩子失学。当时我又去久敬庄、中南海,一天去两次也没人管、没人问。我又去峰会找习总,当地用车把我拉回来关黑监狱。直到现在孩子们没上学,到久敬庄多次,但是没有人过问。”

胡大料和丈夫李三虎,因土地问题遭镇政府官员打伤,丧失了劳动能力,在老家又没有住房和责任田,十多年了一直在北京信访维权。夫妻俩共生育了6个孩子,都没有享受最低生活保障,从2004年就一直跟随父母在外流浪,除大女儿残疾已不再读书外,其他5个未成年孩子都在读书年龄。2011年,在北京的几名大学生发现他们的情况后,回校发起自愿捐款活动,将几个孩子送进北京一所私立学校就读。目前,当时资助过孩子的大学生全部毕业,孩子们又面临失学。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