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近百工人市政府讨薪遭强制驱散

2017-01-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维权现场(受访人提供)
维权现场(受访人提供)

临近年关, 厦门市近百名农名工自本周一起一连三日到厦门市信访局、劳动局上访,要求政府出面解决公司拖欠工人薪金的问题,虽然两个部门均承诺安排劳务公司发放工资,但一直未能兑现。无奈之下,本周四起,工人们开始转而聚集在厦门市政府大门外,要求市政府敦促劳动局履行之前的承诺,但遭到警察强制驱散。

工人陆先生周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他们的维权已经进入第五天尽管劳动局和信访局 表示已经安排劳务公司立即发还欠薪,可是等了多天也没有落实,于是转而聚集在厦门市政府大门外,希望市政府敦促解决问题,谁料遭到警方强制驱散: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昨天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到市政府门口讨说法,被警方强制驱离。他们强制驱散我们的时候有些工人不肯走,被警方压着、推着、拉拉扯扯,我们工友还是在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我们的小工头被他们押走了,脖子上都被扯红了。前一天我滞留在市政府门口不走的时候,也被他们强制架到了信访办。

陆先生感叹这几天的讨薪维权遭到重重限制:

政府他有很多限制,不让在市政府门口聚集,不让在信访办滞留,不允许打横幅,不允许喊口号,维权的基本上一切活动都是限制的,都是犯法的。

记者:一共被拖欠了大概多少钱?

陆先生:我们这边有60多个人只有半个月的,但有的人不是半个月,有的之前没结清的拖着一个月两个月的都有。

据称,该工程的建设单位为信和房地产集团公司,由北京港源装饰公司承接,后又分包给安微春国劳务公司。陆先生指,他们一开始向劳务公司讨薪却遭到了威胁:

讨薪应该向春和劳务公司讨薪之前我们去讨薪他们说我们挑衅,说把门关起来一个都不准出去,要叫一些人过来打我们,积怨太深了。现在情况就是说先把油漆工跟瓦工的工资发掉,我们是木工,他要把我们拖到最后,我不知道他们是真没钱还是假没钱。

据了解,在中国的建筑行业里,开发商、施工方、劳务公司、包工头、农民工之间一环扣一环,如果有一方资金链断裂,最底层的农民工就是最大受害者。

记者就此致电厦门市政府,但接线人员 不知道外面有人聚集请愿。

记者:有很多工人在市政府外讨薪你们知道吗?

市政府接线人员:我不知道我在值班室值班。

而厦门市信访局的值班人员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拒绝接受采访。

陆先生指,当局一直回应说明天就给,但一直没有下文:

信访局第一天、第二天就说让公司负责人过来把我们领回去,明天肯定给我们第一天说明天给,第二天也说明天给,第三天还说明天给,结果一直没给第三天的时候晚上我们就留在市政府门口,劳动局有人过去了,说明天早上9点一定给你们,昨天呆到9:30还没给,还说劳动局、信访局上班的时候你可以呆在那里,但是他们下班了就把我们赶出来了劳动局跟信访局不重视这个事情,那么我们继续滞留在政府门口。

记者又向厦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查询,一名参与调解的负责人指,监察员还在协调,记者又追问政府为何言而无信,对方则指工人若不满只能去法院申请立案:

参与调解的负责人:我们这边的监察员有去那边协调,有蛮多人。

记者:你们一直说明天给明天给,但到底什么时候给?
参与调解的负责人:这个劳务公司来发还是港源装饰公司来垫发,反正他们两家公司一定要沟通好。

记者:但是他们一直在拖有什么办法呢?

参与调解的负责人:所以说就建议申请劳动仲裁,但走法律程序肯定要时间,第一个就是劳动监察,第二个就是劳动仲裁。

但有工人指,打官司至少要好几个月,他们都急着回家过年,时间耗不起,且包括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误工费等加起来的法律维权成本也是一笔大的开销。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