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通讯被断丧夫无力祭子 学运领袖遭警方要求停写悼文

2016-05-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外界呼吁关注天安门母亲(忻霖提供)
外界呼吁关注天安门母亲(忻霖提供)
Photo: RFA

今年是“六四事件”27周年,在当年镇压中失去子女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也渐已老去。年近八旬的组织发起人丁子霖因健康原因,今年不能祭奠死去的儿子。北京国保当局更通知丁子霖,将从6月1日起对其实施软禁,并切断所有通讯。此外,六四学运领袖王德邦告诉本台,警方已前往他的住所警告,今年不得再发表纪念六四的文章。

本周六是“六四”27周年纪念日。多年来一直追究屠城责任,以及为死去的子女争取公道的“天安门母亲”群体,至今已有41名成员先后离世。“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的丁子霖日前指,自己心脏有毛病,医生建议不要活动甚至说话,避免情绪波动。因健康问题今年不能去拜祭儿子蒋捷连,但仍会坚持下去。

与此同时,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在推特发布消息说,北京国安部门已通知丁子霖将从6月1日起,对其实施软禁。家中住所电话也将被切断,期间只能使用警方提供的专用手机联络警察或120救护车。

去年六四前夕,丁子霖曾透露,中国当局派员在她住所外站岗,并禁止她到儿子蒋捷连中枪的木樨地进行拜祭悼念。

丁子霖的丈夫蒋培坤去年9月因心脏病逝世,终年81岁。丁子霖今年将独自一人在家度过儿子忌日。而另一成员、前发言人张先玲也表示自己已力不从心。

“天安门母亲”现任发言人尤维洁告诉本台,每年的“六四”周年前夕气氛都会变得紧张。当局为了以避免相关人士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会在他们去北京西郊万安公墓的那一天,全程监视他们的拜祭活动:

“去年是在六四前夕找我们,但是不会说是要警告我们,因为我们在万安公墓有一个拜祭地点,每年都是这样,他们在六四前夕会来找我们,是公安系统开车把我们送过去,因为说怕记者来采访,所以他们要把我们送过去,年年如此。我们这个群体27年了,有很多父亲母亲都已经等不到看到看到自己的孩子昭雪的那天到来,他们就去世了。作为我一个难属,我希望政府能够更快地解决这个问题,跟我们对话。”

尤维洁还表示,六四遇难者父母们已经老去,不少含恨而终。执着的追讨声,渐被后代“不如忘了”的无奈取代,但她们会继续坚持争取平反六四。

同样一直为“六四”发声的学运领袖王德邦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警方已经向他“打招呼”,要他不要写纪念文章,但遭拒绝,称无论如何都要将抗争到底:

“前两天他们来找我啦,例行公事,看看我的思想、看看有什么行动。我也很坦率,我说27年我的思想就没变过,推进中国民主、落实中国的人权,这是我们这一代的使命。我明确跟他提出来,八九六四这个坎,这个民族是绕不过去的。必须对八九六四进行平反,只有这样才能恢复社会的正义、清除民主社会包袱、纠正社会道德价值和社会观念。否则的话,这个社会的堕落没有办法改变。他们未必会这么认同,他们对我提出来要求,希望我不要写文章。但我说,我27年来每年都写。”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何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