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幼子遭株连“被失学”

2016-08-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部分709案家属,右一右二为李文足和泉泉。(志愿者提供)
部分709案家属,右一右二为李文足和泉泉。(志愿者提供)

在中国大陆,去年709逮捕行动的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家人受到株连。继他的妻子李文足被国保逼迫失去住所之后,他的幼儿入学又被国保阻挠面临失学困境。他的律师指责中国当局为了逼迫被捕律师“认罪”,而迫害其家人的行径有国际人权组织也对中国被捕律师的家人被株连表达关注。

“709中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830日办理儿子泉泉入学报名手续,乘坐出租车时,突遭辖区国保强行上车同行。在学校里,李文足缴完学费并与校方签订合同,办理好入学和分班手续后,却意外被告知儿子无法入学。

据知情人在网络上公布的消息指,接待老师告知李文足外面四个人刚刚跟保安说了些话,保安告诉了园长,他们(老师们)都非常害怕,学校是弱势群体,都是些孩子和女老师,外面那些人搞得挺害怕的,我们不能收你的孩子。

对此,王全璋代理律师余文生告诉本台,株连肆虐以至幼儿,当局的目的是要把李文足母子赶出北京:

他本来已经报名了,但是被警方强迫园方解除了合同,不让他上学了。当局还是想把李文足母子赶出北京,主要是这个考虑。

余文生表示,当局为了迫使在押当事人认罪,早前曾骚扰李文足的房东,致孤儿寡母无法继续租房,而现在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手,对家属的株连迫害已经无所不用其极,肆无忌惮到了无耻者无畏的地步:

李文足现在还住在原来的地方,李文足接下来会继续找房子,继续给孩子找能够入园的学校,但是警方还是有可能会继续阻止,很可能会造成孩子入不了学,我肯定要谴责他们,当局做事毫无底线,很无耻。

泉泉今年6月获得天恩国际交流基金会颁发的希望奖,是迄今为止各类奖项中最小的获奖者。颁奖者指,之所以要授奖给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是因为李文足带着孩子奔波于看守所与家庭之间,泉泉两岁就经历了父亲坐牢的磨难,希望这个奖项能让孩子能从苦难中获得希望。

余文生表示,幼小的泉泉早早地经历了作为中国良心犯的孩子所承担的苦难,已经变的很懂事。

记者:您见过泉泉吗?

余文生:我以前经常见到这个小孩,非常可爱,也非常聪明,是情商很高的一个孩子。

有不少网民谴责中国当局公然践踏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制造另一个小安妮,行径令人发指,要求当局立即停止一切针对709家属的株连迫害行动。

对此,总部在美国的国际人权机构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该组织对中国当局株连709案家属感到愤怒,她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侵犯人权的打压行为:

我们也留意到了对于家人的骚扰。在709的个案之中我们也看到情况越来越严重。这些家属包括未成年的孩子,在中国的法律下没有犯过任何的错误,当然了这些被捕的律师也没有做过任何的违法的行为,他们不应该受到株连。我们对株连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也是非常的关注,希望当局立即停止对家属的打压。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