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反性骚扰“人肉广告牌”活动被叫停 女权组织者被警察要求离开广州

2017-05-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张累累被迫停止反性骚扰活动(受访者提供)
张累累被迫停止反性骚扰活动(受访者提供)

在广州,女权人士5月初发起“人肉广告牌”反对性骚扰的活动持续了大半个月,日前被广州警方叫停。警察要求活动组织者张累累在租房期满后搬离广州。有评论人士批评当局不应该打压反对歧视的女权活动。

广州女权活动人士张累累联合妇女组织“新媒体女性”在今年5月初发起“我是广告牌,行走反骚扰”活动,活动原计划将持续五月一整个月,期间张累累每天都将带着广告出行。不过,就在两天前,广州警察登门告知张累累必须停止这一活动,并且还要求她搬离广州。

张累累5月19日向本台记者表示:“前天517的时候他们到我家来找我,叫我把我现在做的这个行动停止,接下来半年在广州都不要做事情,然后叫我直接搬到别的地方去。”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为什么不能继续下去?”

张累累:“他们说这个活动太大了,而且他们说下半年要开财富论坛。”

张累累说,原计划之后还有一系列行动,但现在都不得不搁浅。张累累认为,这个环境对女权议题并不那么友好:

“本来还有一些计划要做的,现在都不能做了。整个行动的回馈,响应的人也挺多的,有很多人去做更多的事情,这些都不是我们要求的。现在就要求停下这件事情,就觉得比较难过。可以看到很多人关心性骚扰这个事情,然后有那么多人来响应,愿意从家里走出来,愿意去别的地方行动,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性别意识。但是对于女权议题这个环境不是特别友好。”

张累累日前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他们说:你必须叫停你发起的反性骚扰行动》的文章,文章里写道:他们说:你这个活动影响太大了,必须停掉。他们说:你有想过吗?女权五姐妹因为反性骚扰的行动被抓,你这个行动的性质,跟她们有什么不同?你想想是不是?或许是我愚钝,想到现在,我也没想通。我不知道,她们想跟乘客们去宣传反性骚扰,然后对方愿意的话把反性骚扰小贴纸贴在身上,为什么这会是值得抓的?为什么她们并没有被批捕,你也会说人家是犯法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已经筹好钱的反性骚扰广告,想刊出来会这么难?为什么最终将我们的身体作为媒介,来刊登这个广告,也会被阻止?

去年3月,张累累曾计划发起一个反性骚扰广告的众筹,一个半月内筹得了4万块钱。但由于种种因素,反性骚扰广告最终未能上线。无奈之下,才决定以“人肉广告牌”的方式来进行反性骚扰宣传。

女权活动人士熊靖向本台表示,对于广州当局的做法感到有些心寒。据她所知,被要求离开广州的还有一些所谓的敏感人士,但女权活动绝对不应该与“敏感”挂钩:

“我知道的时候,我也挺意外的,因为她这个活动反对性骚扰是一个很正当的事情。广州警察的态度让人觉得特别寒心。当然他们赶的不只是张累累,我们知道还有些其他的人也有类似的情况。看来是广州的警察想要在他们那个财富论坛召开之前清理掉上了他们名单的一些人。但是合理合法的活动,也要被当作敏感的人被赶走,我觉得这个有些超乎想象。”

张累累在她的文章最后写下她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三次被逼迁的经历。她说: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流离失所,我希望大家可以关注我。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