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被判10月当庭上诉 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被以“颠覆罪”传唤

2014-08-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微博图片)
图片: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微博图片)

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涉嫌“妨害公务罪”周三上午一审被判处10个月徒刑,梁当庭表示将会上诉。其代理律师表示,有关判决非法。此外,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周二被以“颠覆罪”传唤近7小时,主要问及他探望朱虞夫妻子以及此前被捕的吕耿松的情况。

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涉嫌“妨害公务罪”一案8月20日本周三上午9点在荔湾区法院宣判,梁颂基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

今年1月4日,广州维权人士肖青山、张圣雨、马胜芬等人在梁颂基家聚餐,时值“南方周末事件”周年纪念前夕,有警察突然登门搜查,梁颂基向对方泼了一盆自来水,后被大批公安抓走,当天遭到刑拘。

梁颂基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的委托人当庭表示上诉,又指有关判决是非法的,梁颂基是无罪的。

陈进学:“这个当然是一个非法的判决,本来就无罪的。”

记者:“说梁颂基是妨害公务罪,您觉得无罪的依据是什么?”

陈进学:“那些人来没有出示工作证、也没有出示检查证,他们执行的不是公务,根本就不存在妨碍公务。而且根据相关规定,必须要证明屋内是有正在发生的危害人身安全和社会安全的案件,他才能够进屋检查的,没有这种情况的话他也根本没有权力进屋检查。而且梁颂基他们也没有进行一个暴力或者威胁的行为,他只是泼了一点水,这是一个很温柔的反抗行为,够不上暴力威胁。”

记者:“对于这个判决他本人是怎么样的表态呢?”

陈进学:“他本人当庭是要表示上诉的。”

当天到法院外试图参加旁听的维权人士贾榀告诉本台,至少有十多人到场声援,而法院外有大量警察戒备,除了律师外,其余人士均未获准进入法庭。

贾榀:“法院门口聚集了四、五十个警察,法院左右两侧500米以外分别都有三五成群的警察在巡逻和站岗,公路上有全副武装的特警随时准备查车。”

记者:“能不能进到法院里面呢?”

贾榀:“没有,没有,全都进不去,除了律师外全都进不去。”

贾榀又表示,该判决是政治迫害。

“这肯定是政治迫害啊,维权这个圈子里面的很多朋友其实根本没有违法的,但是当局会找各种理由对他们进行政治迫害,这种是非常让人生气的卑鄙的手段。”

此外,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周二上午10点被杭州市公安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了近7个小时,至下午5点多才结束。

陈树庆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传唤我最主要冲着前些天我去看了朱虞夫的爱人,问了朱虞夫在狱中的情况,朱虞夫爱人也向我转达了朱虞夫很关注外面的民主党同伴,我写了篇文章在网上发表了。其他他们还问了吕耿松、徐光的有关事情,问了很详细的。他甚至还问吕耿松是不是你们的头?他无非就是想给吕耿松套上‘组织者’之类的东西,想去构陷他们。最后无非就是警告一下让我不要关注其他民主党人的事情,带有一点威胁的意思。”    

今年7月7日,浙江民主党人吕耿松被警方刑事拘留,8月13日,又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

陈树庆告诉记者,他们民主党人都希望将中国纳入法制轨道,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我们建立民主党,也针对中国现实的状况,就是共产党的权力不受制衡,他的所谓的领导权不管好、坏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情况下,我们要建立一个和平理性的在野党来监督他、制衡他,如果他犯错的话,危害国家利益,侵犯民众的权利我们还要反对他。这是我们一个负责任的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如果共产党一定要政治迫害,为了国家和社会的进步,需要我们付出代价,需要我们去坐牢,也是义不容辞的。”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