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劳维人士四批捕两取保 矛头直指番禺打工族

2016-01-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朱小梅丈夫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家属独家提供)
朱小梅丈夫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家属独家提供)
Photo: RFA

去年12月3日被抓的7名劳工维权人士中,四人已被批捕,两人获取保候审,另有一人暂无消息。获得取保的彭家勇的律师接到对方要求接触委托的电话,认为情况不正常。有劳维人士向本台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当局已缩小范围,将矛头对准了劳工NGO番禺打工族,令人对曾飞洋的处境产生担忧。

本台日前报道了劳工维权人士何晓波被以“职务侵占罪”正式逮捕,其后,曾飞洋、朱小梅、孟晗等三人也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批准逮捕。1月9日,邓小明获取保候审,同一天,彭家勇的代理律师范标文接到了当事人的电话,彭家勇也被取保,但他要求解除律师委托。

范标文律师10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一要求很不符合常理。

“我问他(彭家勇)是不是取保候审,他说是取保候审,然后说要先解除跟律师的委托。然后说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是警察送他回去的。这非常不正常。彭家勇以前也有联系,在网上,他也存了我的电话号码。所以他应该没有理由要解除跟我的委托,除非警方跟他施加压力。”

此前,何晓波的代理律师也曾因检察院未询问其意见就作出批捕决定而提出质疑,得到的回答是,何晓波曾签署不聘请律师的承诺书,因此检方不知有辩护人的存在。

去年12月3日,当局突然大规模扫荡广东劳工NGO,并抓捕、约谈了大量劳工维权人士。随着4人被批捕,2人获取保的消息传出后,有劳工维权人士认为,当局已经锁定了目标,即广州番禺打工族。

劳维人士吴先生1月10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被取保的两人都不是番禺打工族的员工,很担心当局会尽一切手段做实番禺打工族负责人曾飞洋的“罪名”。

吴先生:“逮捕的状况好像是针对飞洋那个机构的,因为你看家勇、邓小明都被放了,只有飞洋那个机构他们逮捕了。”

记者:“家勇和小明他们不是番禺打工族的核心成员是吗?”

吴先生:“不是。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打工族)的职员了,原先是的,但是早已经离职了。好像是有针对性的,一定要把飞洋(罪名)做实。因为他门面广了可能对证据的收集什么有缺陷,但是现在他们面已经收小了,只是针对打工族,其他他们就不说了。这样的情况下,飞洋的处境感到比较担忧。15年的女权也好、律师也好,他们用的方法好像都是同样的方法:开始就是大面积地去抓,但是在抓了以后就会把重点缩小,只针对某一个机构或者某一个人来做了。”

此外,朱小梅的丈夫1月6日向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律师于去年12月14日申请取保候审一直未获处理的理由。根据邮政记录显示,该申请于1月7日已被公安局门卫签收。朱小梅的丈夫表示,申请信息公开除了希望了解公安不予批准取保的理由外,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曝光他们不合法的行为。在公安局签收邮件的两天后,朱小梅的逮捕通知书送抵家中。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陈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