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十君子两名声援者被国保遣返原籍 律师百余次申请会见均徒劳而返

2014-07-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各地的声援者在河南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外声援郑州十君子。 (本台粤语部)
图片: 各地的声援者在河南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外声援郑州十君子。 (本台粤语部)

连日来,河南郑州第三看守所外聚集了数十名声援“郑州十君子”的维权人士及网友。周四,声援者王健及王默被当地国保带走送回原籍,而其余来自各地的大部分人也都接到了国保的电话,要求他们回去。有声援者表示,会坚守到底。而自常伯阳、姬来松等人被捕后,各代理律师先后申请会见超过一百次,但至今仍未成功会见当事人。

郑州第三看守所外绝食接力声援“十君子”的行动周四仍在持续。而当天中午,声援者之一的王健被南京国保带走遣返回原籍;至下午,另一名声援者王默也在前往焦作的途中被江苏国保拦截遣返。

参与声援的江西维权人士宋宁生周四告诉本台,当天约有50多人在看守所外声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收到了国保的电话,要求他们返回原籍。

“南京的王健,我们一直都在这块,昨天晚上接到他当地国保的电话,让他配合,跟他回去。今天早上就来了(第)三看(守所)门口,(国保)好说歹说让王健跟他回去了。还有一个也是江苏的朋友,王默,下午也被他们当地的国保带走了。他是一直在我们这边(声援),今天过焦作去了,他们当地的国保在焦作把他接走了。我们这边大部分的人都接到了当地国保的电话,要他们回去。”

本台记者周四下午致电王健时,他告诉记者目前仍在返回原籍的路上,又说回家后,如果有机会还会再次前来郑州声援。

王健:“(现在)在路上。”

记者:“您这次回去之后还会不会再去郑州声援?”

王健:“有可能的话肯定会。”

记者:“是不是担心到了老家之后可能有一些监控的措施?”

王健:“对,主要担心这个,如果没有的话,我肯定会去。”

网民“九仙望云”周四在推特上写道:今天南京王健兄被遣送,这是清场的节奏。郑州十君子已经给河南带来恶名声,他们抓人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联合各地的国保遣送在郑州三看抗争声援的义士很可能成为常态。由此反推,声援已经给河南带来压力,目前的抗争声援方式是有效的、成功的。因此,第一梯队被清场,第二梯队及时跟进是可行的。

声援者之一的网络活跃人士,网名“超级屠夫”的吴淦认为,清场是在意料之中,因为当局害怕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

宋宁生则表示,他们一定会坚守到底:“中国的改变需要我们大家做出努力。只要不被抓起来,只要还自由,我们必须还得来,包括后面的一些朋友都会持续上来。”

常伯阳、姬来松、董广平、陈卫等人因创办郑州亿人平公益组织及参与“六四公祭”,约两个月前陆续遭到郑州警方抓捕,律师多次申请会见至今不被获准。其后,维权公民刘地维、贾灵敏也因普法活动遭到抓捕。自7月8日起,陆续开始有网友前往第三看守所,拉横幅声援他们,要求保障其会见权。参与的人数也由最开始的十几人不断增加,最高峰时约有70余人。

吴淦周四告诉本台,目前律师仍无法见到常伯阳等人。

“一百多次(申请)会见,律师轮流来了一百多次,都没有见到(当事人)。”

常伯阳的代理律师庞琨认为当局之所以迟迟不允许律师会见当事人是为了制造压力,迫使常伯阳等人屈服认罪。

“我认为这完全是侦查机关违反法律、破坏法律实施的一种行为。根本的原因是他没有办法拿到比较确实的证据来指控当事人,应该是为了避免律师和当事人互相见面,他们故意制造了一种心理压力,让当事人被关在里面屈服的一种做法。我们认为既不符合法制的理念,也不符合人道最基本的要求。”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