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再被断网妻子新娜库存书房被撬门清空

2015-08-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左起:新娜、自称库房业主、公安,在库房外。(记者乔龙)
左起:新娜、自称库房业主、公安,在库房外。(记者乔龙)

哈达再被断网妻子新娜库存书房被撬门清空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再被当局断网及要求缴纳物业费,其妻子新娜经营的蒙古学书店多年前被当局查封之后,上周六(8月8日)其存书库房突遭公安撬门入室清空。事发时,一位自称是业主的男子在公安的陪同下,声称要收回房屋。新娜与儿子威勒斯要求对方出示相关文件,但对方拒绝,母子俩被公安带到派出所搜身,并抢走手机和照相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刑满出狱后,被内蒙古公安24小时监控的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星期天(9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公安专为他安排的住处上周被要求缴纳物业费,遭到拒绝。他说,当局的最终目的是要他们一家人屈服:“最主要的还是要我们屈服。最近让我交付物业费,因为我没有钱付(没有生活来源),而且按照合同应该由公安支付,而且从昨天(8)下午开始,已经屏蔽我的网络,已经无法上网”。

今年60岁的哈达曾在1989年创办蒙古学书店,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内蒙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去年12月9日获释后,一直受到公安的监控,其银行账户被冻结,妻子新娜经营的书店被当局关闭后,他们存书的库房上周六,被公安撬开大门入室清空,书被运走。

新娜周六告诉本台记者:“我现在现场跟你说话,今天(书库)门口已经有三辆搬家公司的车,一堆工人,还有开锁的师傅,威勒斯想拍照,公安不准拍摄,发生激烈的冲突。我说如果不拍照,没法证实是那么拉走的货物。你拉我们的货就得拍摄”。

新娜说,她向公安提出第一,不同意拉货,因为公安不准他们继续合法经营书店,第二,既然不允许再开书店,现在又强行搬库房就是继续折腾他们,她表示强烈抗议,第三,搬库房造成的经济损失,应由公安承担责任和后果。她说,后来公安将门窗撬开:“有一个开锁的师傅,但没有打开,因为这把锁好像不易开,后来走了。因为他一听说这种情况怕了,他知道有争议,他知道这个问题麻烦。最后是公安厅的两个国保,一个是林科长,还有一个姓季的人,他俩亲自把门锁撬开”。

新娜还说,在争执期间,她曾致电派出所报案。稍后,到场的公安将她和儿子威勒斯带到派出所,手机和两部照相机被扣留:“我刚从派出所回来,现在威勒斯失联了,不知道被抓到哪里去了。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就搜身。我说我们要证明是你们公安厅在拉货、撬门,以后我们要打官司的。威勒斯带着两个照相机,一个手机被收走,不知道怎么处理”。

威勒斯星期一对本台记者说,他的父亲获释,虽然继续受到软禁,但还是有少量的自由,也因此与公安的摩擦减少。可是当局在继续刁难他们一家,制造矛盾。他说:“这次的行动,抢劫手机和照相机,说明他们想把事情闹大。多年来,内蒙古有关方面对我们家的合理诉求,并不向上级如实反映,只是一味的打压,达到震慑蒙古族人和欺骗中央的目的。现在我们面临的处境比四年前,在持续恶化。我们没有生活来源,不准工作,银行卡被冻结等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威勒斯说,目前只能通过国际媒体,反映目前的艰难处境,他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他们一家人持续受到打压的状况。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