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陆游客:改善藏区应缩小警察权力

2017-08-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被商业化、娱乐化的四川甘孜州康定县一角(受访人独家提供)
被商业化、娱乐化的四川甘孜州康定县一角(受访人独家提供)

近日刚结束四川藏区之旅的一位中国大陆女游客星期一接受本台独家专访时,介绍在当地的所见所闻,强调中共在藏区犯了很多错误,需要做出改善,而改善的前提是缩小警察的权力。

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国大陆女游客星期一(8月21日)向本台独家介绍她近日在四川藏地旅游的经历,她认为有必要让海内外对西藏有兴趣的人士多多少少了解一下当地现状。

她首先谈到对所到藏地的印象。她说:“这不是我第一次去藏区旅游,08年之前去过一次拉萨,但是对西藏自治区不是很了解,只知道管得很严,比安多和康区的空间更加小。这次听说四川北部的安多藏区有泥石流有点危险,所以在成都我们几个人临时决定叫车去了康区的甘孜州康定和理塘这些地方。这次的感受是汉语歌曲、汉人商店越来越多,挤满了康定,成都的、都江堰的小吃,到处都是,还有一些东北的餐馆,过去应该是没有这么多北方来的汉人移民的。”

该名游客表示,当地藏汉两族间关系僵持,无法增进了解和信任。

“当地藏人在餐馆、商店里碰到的,非常小心谨慎,跟我们过去的感受非常不一样。过去我们去藏区,藏人热情好客,不管你是汉人、外国人,都对人很好,谈很多话,小姑娘小伙子活泼健谈。这次去藏区,藏人餐馆里都不愿意和汉人说很多话,这说明民族之间的矛盾肯定是越来越深的。我觉得原因上,一方面是中共的治藏政策,地方警察抓了很多藏人去监狱,搞得藏人之间人人自危,不敢多讲话,不小心讲了真话可能被抓起来;另一方面,是汉人的游客太多,大部分人不懂藏区的风俗习惯,藏人因为害怕警察,又不敢指责汉人,所以为了生存,就只能这样和汉人游客僵持着,彼此都不能增进了解。”

而在藏地面对庞大的的汉人移民,该名游客表示倍感吃惊。她说:“汉人移民真的很多,有时候一段街上,全部都是汉人,不知道藏人去哪了,在家里还是在村子里,都不知道。汉人主要是开餐馆、卖衣服、卖蔬菜水果,这些过去藏地没有的东西。令人生气的是,有些藏人饰品店里,卖西藏传统围巾、银饰,这些东西是汉人在做生意,也不知道他们了不了解藏人的风俗习惯。在藏区这些汉人商人,通过卖藏人的东西,赚汉人游客的钱,是不是有一点滑稽?”

该名游客还谈及她所到藏地的语言与宗教问题,强调中共在藏区犯了很多错误,包括限制藏语文使用权、严格监控寺院等,她认为这些需要改善,而改善的前提是缩小警察的权力。

“藏人的语言方面,大部分人说方言,但很多人不会认藏语字,标准的藏语他们可能也说不来,这个现象和藏语教育的缺乏有关系。中共在藏区犯了很多错误,可能一代人藏语说不好,要改的话,不能只加强小学生的藏语教育,还要允许一些成人班,或者发挥寺院在藏语规范教育上的作用,恢复寺院和民间在历史上的关系。这些有待改善,我个人认为,改善的前提是缩小警察的权力。藏人的宗教上面,我是看了一些书,向藏人的学者请教过,所以知道藏传佛教宗派的差别。这次看到的,宁玛派、萨迦派的寺院,看上去好像有发展,建了新房子,有的晚上还亮着灯,用灯管围起来寺院建筑的轮廓,和汉地北京、杭州这些地方看到的古建筑一样,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问过寺院的意见,这个做法是否符合佛教的允许,这个我们都不知道。格鲁巴的寺院,警察管理得很严格,相比之下,建筑上的发展没有其他派别好,氛围和其他寺院不一样。我说的这些都是面子上的,真正具体的寺院有没有宗教自由,我觉得很难说,要问寺院里修行的人才知道。格鲁巴的寺院里看到的僧人不多,但是信众还是很多,监控得非常厉害,每隔几步路就有摄像头对着你。”

下集专访中,该名大陆女游客将继续向本台独家介绍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藏人心中的地位、中共在藏区搞建设是否让藏人受益,以及她本人对中间道路和西藏问题的看法等。

特约记者:丹珍 责编:寇天力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