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一党专制、非法治国已经导致蒙古族民众重新思考他们的未来走向

2015-01-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旅居德国席海明。(南洲摄影)
旅居德国席海明。(南洲摄影)

一月下旬,在内蒙古持续发生了蒙古族民众保卫自己生存环境和权力的抗争。在日本的蒙古族人成立了一个新的组织来声援同胞的维权行动。

进入二零一五年,从中国的内蒙古地区继续传出蒙古族民众为了保卫牧场的各种上访、示威等抗争行动。与此同时,记者获悉,一月下旬,流亡世界各地的蒙古族异议人士,侨民团体在日本举行会议,成立了一个新的组织,该组织推举流亡德国的席海明先生为主席。大约几乎与此同时,在台湾也成立了支援蒙古族民众抗争的《南蒙古之友会》,席海明先生二十号亲自到台湾参加了他们的活动,感谢并且祝贺该组织成立。

关于海外蒙古族团体的这些新动向,二十八号夜间席海明先生返回德国科隆,二十九号上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首先对记者介绍说,“这次会议是因为我们蒙古人在海外陆陆续续地建立了很多不同的组织。现在形势紧迫,我们大家感到有必要把各种组织统一起来,形成一种统一的力量。所以我们这次在日本主要是做这件事情。我们的会议基本上可以说是很成功的。”

对此,席海明先生介绍说,大约与此同时从国内传来牧民上访事件,这个事件更激发了大家的决心。“因为在这期间正好发生了牧民到北京上访两周,一共有五拨人去,但是北京迟迟拖延不做回应。后来他们被迫又到呼和浩特进行抗议和游行,并且递交了请愿书。我认为,这个事情是保护蒙古草原,延续蒙古民众文化生存的一个斗争。因为草原是蒙古族,蒙古族文化存在的根基和基础,关系着整个蒙古民族的生存。因此这也可以说是蒙古人,全民族抗争的开始。我们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有一种紧迫感。”

席海明先生说,一党专制,非法治国已经迫使所有在中共的族群从新思考他们的未来走向。“西藏民众不可能有尊严地活下去,因此自焚了一百多人,蒙古人现在也发生了特木勒自杀事件,以及这么多牧民起来抗议、反抗事件。这个说明共产党已经撕毁了他们自己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也撕毁了他们自己制定的草原法。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一个是抗争,与此同时也要从新思考我们蒙古民族未来的出路和生存方式。”

关于他们新成立的这个筹备性的组织,他介绍说,“我们新成立的组织是《南蒙古大呼拉尔太筹委会》,用中文说就是《南蒙古大议会筹委会》。这在历史上,成吉思汗时代有过,大议会筹委会,我们准备在一年内正式筹建成立这个组织。如果中共对我们牧民显示出真正要解决问题的善意,我们也会关注到。否则我们在中国变局中会重新寻找我们的出路,计划我们的未来。”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