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媒体关注新疆局势:“恐惧和愤怒在沸腾”

2016-01-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china-xinjinag-unrest-police
图片: 中国武警在位于乌鲁木齐的国际大巴扎外站岗。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国际媒体关注新疆局势:“恐惧和愤怒在沸腾”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1月4日发文,关注高压之下的新疆局势。有评论认为,中国政府近期通过《反恐法》以及强化在新疆武力监控,令当地的民族文化及宗教信仰面临空前压制,民族冲突一触即发。

《纽约时报》中文网星期一发表题为《高压下的新疆:恐惧和愤怒在沸腾》的报道记录,该报记者杰安迪近期前往喀什、和田、吐鲁番、伊宁、莎车,以及乌鲁木齐等地为期10天的采访,揭示出一个“充满愤怒和恐慌”的新疆社会状况。

报道说,中国政府认为,更严格的安全措施以及对伊斯兰教更严密限制,是阻止一起又一起暴力的最好方法。因此记者一行经常要在公路边无处不在的检查站停下来接受检查。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检查站翻查过往车辆的后备箱,检查人们的身份证。维吾尔族驾驶员和乘客还被要求交出手机,以便警察在手机上搜索被指为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的内容或软件。除了宣传圣战的视频之外,警方还查找Skype和WhatsApp等能访问被当局屏蔽网站的应用软件。

一名23岁维吾尔族工程专业学生说,在这里所有人都变成了爆恐嫌疑人。他去年11月与一位在土耳其的朋友通短信后,被警方扣押一夜,“甚至接听海外打来的电话,就一定能让国家安全部门的人找上门来。”

在距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不远的新疆城市喀什,当地官员禁止清真寺用广播唤拜,迫使宣礼员们站在城市各个地方的屋顶上,一天5次大声呼喊发布祈祷通知。这项新规是对禁止课后宗教班,以及禁止18岁以下未成年人进入清真寺等长期官方政策的补充。

另外在喀什东南部的和田市,民众对政府取缔依传统命名孩子的做法怒不可言。据当地居民和警察表示,政府认为有些少数民族的姓名过于穆斯林化,如父母不给孩子改名,就无法注册上学;而在新疆北方盛产葡萄闻名的吐鲁番,葡萄园主也对当局禁止维吾尔人从事务工活动怨声载道。这项新的限制导致成吨的葡萄枯萎在藤上;另外,在离哈萨克边境不远的新疆城市伊宁,紧张气氛更由来已久。当地的两名失业大学毕业生对当局严格禁止年轻男子留胡子、禁止妇女用面纱遮脸等措施公开表示不满。居民说,无视上述规定者甚至会被监禁。

报道批评中国政府为避免已导致数百人丧生的骚乱演化为叛乱,正不断推出各种前所未有的措施,旨在影响中国1000万维吾尔人的生活和信仰。

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星期一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近期通过的《反恐法》,令外界更担忧当地少数民族的处境会进一步恶化。在没有法律限制的情况下,当局武力镇压的力度正在升级:

“2016年,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当局有缓解局势的新措施。相反,近期颁布的一些反恐名义的法规,甚至当地官员高调谴责所谓非法宗教的言论,包括从当地反馈的信息显示各地军警频繁调动和部署,都证明当地局势的确是令人担忧的。”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2014年发生连环袭击事件后,当局开展了“严打专项行动”。官方称目前已消灭了约200个“恐怖”团伙,处决了至少49人。《纽约时报》的报道指出,中国官方虽宣称严打活动中抓捕的是恐怖主义嫌疑人或所谓疆独分子,并且上述人士受到境外势力的影响和指使。但外国记者尝试调查此类说法时,却会面临挑战。新疆官员很少对采访要求作出回应。检查站无处不在,阻止记者前往发生骚乱的城镇。 而在其他一些地方,政府陪同人员会突然出现,令记者难以与当地居民交谈。北京上周驱逐法国记者郭玉,更凸显当局在新疆民族问题上的立场正变得日趋强硬。

长期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认为,新疆问题的表象虽呈现为民族冲突,但其背后的根源却来自长期性的政策压迫。尤其是近年来,中国当局对新疆自然资源采取过度开发以及新一轮移民等政策,当地民族冲突的起因日趋复杂:

“每次在新疆发生暴力事件,中国政府一概控制信息。是不是恐怖袭击?需要反复论证、公开信息,才能确定。在新疆地区,只有发生什么事情,马上就称为‘恐怖袭击’。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中国政府在利用反恐这一方便的工具,在新疆实施民族镇压。这应当引起我们的警觉。”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则认为,中国当局以反恐为借口进一步压制新疆少数民族权益,只会导致当地的民族矛盾日趋激化:

“中国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各种形式,从抢夺话语权到以所谓反恐名义立法,将维吾尔人的抵抗与国际恐怖联系到一起。中国无非是为镇压寻求政治借口,避免外交压力,同时推卸因自身原因引发当地动荡的责任。这是令人非常担忧的。”

《纽约时报》记者引述澳大利亚筹伯大学中国民族问题学者莱博尔德的话说,中国政府目前渗透维吾尔社会的能力正变得五花八门,也越来越令人讨厌。虽然这些新的限制能让共产党把很多问题掐死在萌芽状态,但也同时导致了新的民族对立和暴力,并且最终会削弱共产党自身的合法性和执政能力。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分部主任林伟也认为,中国当局试图通过压迫性政策削弱维吾尔的文化及宗教习俗,这样的手段只能导致新疆局势出现进一步的恶化。

记者:何平/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