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妻儿遭株连警方如影随形 儿子工作单位受压不敢录用(专访哈达家人之二)

2014-02-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合照。(资料图片)
图片: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合照。(资料图片)

刑满出狱三年多的内蒙异议人士哈达,目前继续受到当局法外羁押,而他的妻儿及亲属也受株连,被警方日夜监控。哈达的岳母告诉记者,女儿新娜春节期间探望她数日,警车一直在门外监控,直到新娜离去。外孙威勒斯刚找到一份工作,公安就威胁雇主,而她每次接受记者采访的第二天,警方就登门恐吓,形同土匪。

本台记者在过去的一年中,多次尝试联系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亲属,但电话另一端却传出“没有这个号码”或显示“无人接听”。哈达的岳母周五告诉记者,就连她的电话都被切断。春节期间,亲戚来电都无法打通。记者打通哈达岳母的电话后,对方感到惊讶。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难得听到家中的电话铃声。她说,女儿新娜在春节期间,没有见到丈夫哈达:“我这个电话被掐了,今天怎么就通了(感觉奇怪)”。

记者:今天通了,本来也不通的吗?

回答:不通,我的好多老家亲戚,都来不了电话。通了,今天难道他们(警方)出去玩去了,看(监控)电话的人。哈达是被关着,新娜来了,我那姑娘上我这儿过年来了,公安局的车也跟着来了,她住了五、六天,车就在我们一机厂的招待所门口,初九回去的,那些车也就回去了。

记者:他们家里的电话,我刚才打不通,没人接。
回答:被掐断了,没有自由,电视、电脑、都掐了,就娘儿俩过,威勒斯今年都三十岁了,他出去打工,公安局就跟着去,到打工的饭店,就跟人家说,他(威勒斯)是倒毒品的、抽烟的,你要是用他,你这个经理就别当了,涉毒品罪,谁也不敢用他。

这位老人说,新娜和儿子威勒斯想找份工作,非常艰难,机会微乎其微:“打工也不让打,公安局从良心上说,也给生活费,我这老太太实话实说”。

记者:哈斯朝鲁说,威勒斯正月十四去看他父亲哈达了,在那儿住了一宿,不让新娜看?

回答:威勒斯去了,不让我的姑娘(新娜)去,这都是上级安排的,一去就搜身,把衣服都脱了搜身。前年(2012年)我去,公安局跟我商量说,老太太,你姑爷十几年没有见到了,去过个年吧,我挺高兴的,跟我的二姑娘去了,去住了两宿,他们叫我把衣服整个都脱了,我的二姑娘去也是这样,搜身,不知道搜啥,我们也不是做保密工作的。我不去了,去就生气。我今年87岁的人,不跟他们生这个气。

被内蒙法院以“分裂国家罪”判刑15年的异议人士哈达,自2010年12月刑满出狱后,被送到呼和浩特市郊一建筑物内继续羁押。而当局对哈达家属采取各种限制手段,包括控制经济来源,甚至羁押,令这位老人非常不满。她说:“我老太太是个家属,老头是个离休干部,老头去世了,一个月给1400百元,姑娘(为哈达)进去过四次监狱”。

记者:是新娜吗?

回答:是新娜进去过四次,哈达是15年刑已经判了,刑期也完了,这四年(2010年出狱至2014年)是什么原因不放,什么罪状啊,我就问公安局,我说我不识字,你答复我,公安局的不答复,说不出来”。

更令她愤怒的是每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都会遭到公安登门威胁:“一车一车的公安局来人,什么亚洲台、自由台(自由亚洲电台)也给我来电话,新西兰就有个王宁(记者),如果他今天来电话,明天就有公安来两车人,一个个都像土匪,进门的霸道劲,给我写几条罪状。我说我犯什么法,我说法律上我可以通信、接电话,美国的席海明也来电话(问候),我就实话实说,(警察)车就来了,一帮人,今天还没有来。你这个电话来了后,明天就有人来了,会问你为什么跟他们通电话。我就是这句话,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我也87岁了,进监狱算了”。

本台将继续关注被羁押的哈达及家人状况。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