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妻致函习近平吁释放丈夫 哈达囚禁处首次曝光

2014-03-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乔龙提供)
图片: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乔龙提供)

出狱多年但仍被囚禁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日前致函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丈夫刑满释放后继续遭到法外羁押已三年多,呼吁国家领导人立即释放哈达,并对肇事者立案调查,追究决策者的刑事责任。本台获得多张照片,囚禁哈达三年多的建筑物首次曝光,另一张照片则是新娜站在公安的监视器下。

被内蒙古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的异议人士哈达于2010年12月刑满出狱后,继续被当局囚禁在呼和浩特郊外的一座建筑物内,他的妻子新娜今年被当局禁止探望。本台日前获得署名新娜的一封给习近平的公开信,指内蒙当局继续关押哈达是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公开信称,哈达被非法拘禁又快四年了,他前后已坐了十九年的大牢。十九年过去了,厄运并未结束且蔓延至今波及妻儿,以前只是给哈达一人治罪,现在不仅我被诬为“非法经营”被“判三缓五”,我儿子威勒斯也被诬为“非法持有毒品”被“免于起诉”,我们一家三口全被诬为罪犯。

公开信说,这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内蒙古当权者所导演的一幕惨烈悲剧!这也是对依法抗争的蒙古人所进行的令人发指的迫害!这更是对中国少数民族人权的粗暴践踏!在此,向习近平呼吁,要求及早结束对哈达的非法拘禁,并追究其决策者的刑事责任;立即停止对我们母子俩的政治迫害和司法诬陷,还我们的清白,对迫害和诬陷者立案调查,以及严肃处理内蒙古政法系统的违法者,彻底肃清内蒙古在民族问题上的左倾余毒,堵死投机者利用民族问题快速升迁的捷径。

本台获得的多张相片显示,新娜靠在有摄像头的监视器下,她和儿子威勒斯在书架前合影,母子表情沉重。而另一张显示一片建筑工地的照片上,其中两栋蓝色屋顶的建筑物格外显眼,拍摄者告诉记者,那是囚禁哈达的房屋。

本台周三多次致电新娜及她的母亲、还有哈达的儿子威勒斯,但均显示停机或无人接听。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周三告诉记者,自2月20日接到哈达电话后,再也没有新消息:“他基本上一个月给我打一次电话”。

记者:威勒斯有没有跟您打电话?
回答:好长时间都没有了。

记者:警察说他吸毒。
回答:不可能,他用什么钱去吸毒,。

记者:说新娜非法经营。
回答:没有那回事,那是扣帽子。

哈斯朝鲁说,已经很久没有跟新娜联系,而他家的电话也时常打不进:“跟新娜好长时间没有联系,哈达出狱以后就没有联系,已经三四年了”。

新娜的母亲今年2月2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曾透露,女儿新娜在春节期间,没有见到丈夫哈达,跟她一起过年,但警方的车辆停在家外监视,直到新娜离去。而外孙威勒斯外出打工,遭到警方干扰:“威勒斯今年都三十岁了,他出去打工,公安局就跟着去,到打工的饭店,就跟人家说,他(威勒斯)是倒毒品的、抽烟的,你要是用他,你这个经理就别当了,涉毒品罪,谁也不敢用他”。

哈斯朝鲁说,哈达上次曾告诉他,计划对当局采取法律手段,但不知进度如何:“上次给我来电话说了,当局告诉他,可以用法律手段解决,意思是让他告(政府),谁知道他怎么告,我也不知道,政府方面的人带着任务,谁知道怎么告,看他告吧”。

记者多次致电新娜所在地派出所多部电话,但都无人接听。新娜的母亲曾告诉记者,当记者采访她后,将会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无法联系到她,她举例说:“一车一车的公安局来人,什么亚洲台、自由台(自由亚洲电台)也给我来电话,新西兰就有个王宁(记者),如果他今天来电话,明天就有公安来两车人,一个个都像土匪,进门的霸道劲,给我写几条罪状。我说我犯什么法,我说法律上我可以通信、接电话,美国的席海明也来电话(问候),我就实话实说,(警察)车就来了,一帮人,今天还没有来。你这个电话来了后,明天就有人来了,会问你为什么跟他们通电话。我就是这句话,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我也87岁了,进监狱算了”。

哈达于1989年在呼和浩特市创办蒙古学书店,努力恢复弘扬蒙古本民族的文化。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1996年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刑15年,2010年12月10日刑满后,他的人身自由继续受到限制。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申铧)

附件:新娜给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

习近平先生:
您好!

十九年前(1995,12,10),我丈夫哈达因民族问题被内蒙古当局以"分裂国家和间谍"的罪名重判十五年并关进监狱。我不仅是哈达的妻子,还是一所中专学校的政治教员,便用法律武器为丈夫喊冤叫屈:代他写上诉材料,给相关部门写申诉信,希望能引起各方关注,以求公正。多年来,我的呼吁从未间断,为此内蒙古当局对我的打压在哈达入狱的十五年间也从未停止,我还为此两次被抓,在看守所里被羁押了三个多月。

2010年12月3日,在我丈夫哈达刑满释放前夕,我又被内蒙古当局以"非法经营"的罪名再次被抓,我们一家赖以生存的书店也再次被封,我儿子威勒斯在我被抓后在网上给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写公开信抗议并向外界透露"父亲出狱前母亲又被抓"的消息也被抓起,编造的罪名竟然是莫须有的"非法持有毒品"。我们母子俩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一年多后虽相继获释,但至今仍受到当局的多方掣肘,公安如影随形,犹如狱外囚徒。

2010年12月10日哈达本该刑满释放,但当局又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再次关押他四年。稍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剥夺一个人的政治权利并不等于剥夺其自由,所以当局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哈达刑满不释放是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

一晃时间又过去了四年,现在是2014年春,哈达被非法拘禁又快四年了,他前后已坐了十九年的大牢。十九年过去了,厄运并未结束且蔓延至今波及妻儿,以前只是给哈达一人治罪,现在不仅我被诬为"非法经营"被"判三缓五",我儿子威勒斯也被诬为"非法持有毒品"被免于起诉",我们一家三口全被诬为罪犯。

这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内蒙古当权者所导演的一幕惨烈悲剧!这也是对依法抗争的蒙古人所进行的令人发指的迫害!!这更是对中国少数民族人权的粗暴践踏!!!

在此,我恳切向您呼吁:---
一,及早结束对我丈夫哈达的非法拘禁,并追究其决策者的刑事责任;
二,立即停止对我们母子俩的政治迫害和司法诬陷,推倒强加于我们头上的一切不实之词,还我们的清白,对迫害和诬陷者立案调查;
三,严肃处理内蒙古政法系统的违法者,彻底肃清内蒙古在民族问题上的左倾余毒,堵死投机者利用民族问题快速升迁的捷径。

从我们一家三口的悲惨现状,便可窥见内蒙古所谓"民族问题"的真相,再放眼远望,新疆,西藏的"民族问题"更是惨不忍睹。其实,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在民族问题上的左倾余毒一直没有肃清,错误主张占据了主导,所以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民族矛盾反倒日趋激化,这才是问题的实质,也是不争的事实。

回眸过去,五十年代初,您父亲习仲勋主政西北局时对少数民族采取的平等,宽松政策,至今还被少数民族同胞津津乐道,可惜这一历史局面只是昙花一现,后来随着阶级斗争为纲的激进思维得势,民族政策也走向歧途。经过文化大革命,民族矛盾更加恶化。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初期,胡耀邦总书记在民族问题上大胆拨乱反正,提出了一整套方针政策,就是为了缓解以致收拾极左路线造成许多尖锐矛盾的烂摊子,广大少数民族同胞也同样拍手称快,遗憾地是随着胡的下台,他在民族问题上的许多正确主张也烟消云散。

我真心希望您及新一届党中央能正视中国的民族矛盾,珍视习仲勋,胡耀邦等老一辈政治家的政治遗产,反思历史,深化认识,纠正错误,改弦更张,不要再走镇压禁锢且被实践证明是走不通的老路了。

民族问题说到底是个人心向背的问题,今天中国民族矛盾的激化,也不是"一日之寒"造成的,在民族问题上说千句空话,不如干一件实事,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民族分裂"和"恐怖分子"并非是少数民族的专利,把激化的民族矛盾归结为敌对势力和翻墙软件,更是自欺欺人的无稽之谈。顶层设计者不应是政治低能儿,镇压愈强,反抗愈大,积怨愈深。就我而言,我根本不服对我们一家三口的定罪,更藐视无视法律的"国保",相信未来,依法抗争,恐嚇根本吓不倒已具备现代意识的少数民族大众。统治者对噤若寒蝉的弱小民族,常怀恻隐之心才是上策。

现在,真该是当权者深刻反思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严重失误的时刻了!!!

蒙古族公民: 新娜
2014,3,1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