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当局以大住屋换取哈达案停申诉被拒 妻新娜拟自营书店谋生遭禁

2014-03-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生活在公安监控摄像头下的哈达之妻。(乔龙提供)
生活在公安监控摄像头下的哈达之妻。(乔龙提供)
  

 

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15年刑满获释后仍被内蒙当局囚禁,至今已近四年。哈达的妻子新娜星期三透露,近期警方要提供她一处较大的住房,但被她拒绝,因为她不愿放弃为哈达申诉。而此前新娜曾接到公安的收监恐吓。目前,不但哈达获释机会渺茫,新娜也做好随时入狱的准备。

本台周三曾报道,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致函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丈夫刑满释放后继续遭到法外羁押,呼吁国家领导人立即释放哈达,并追究决策者的刑事责任。当天深夜记者终于联系到身在呼和浩特的新娜,她表示:“那封信是我写的。我是 一直想写,因为他们现在恐吓我,我说干脆先写,万一他们把我收监,来不及。所以我昨天(3月18日)把信发了以后,挺放松的”。

她说,儿子威勒斯当天见到了父亲哈达:“我儿子今天去见的。哈达不见我,哈达现在的精神状况有些问题。今天把我儿子赶回来了,他稍微有些问题就生气,。总的来说,哈达精神状况不好,我想这是因为他原来在监狱里15年。刚出来的时候还行,后来他们(警方)当他的面,把我和儿子抓走,我估计对他是个刺激,。而且近四年他是被单独关押,状况很不好。有儿子在,我还能知道一些哈达的情况”。

1995年,哈达被法院以分裂国家罪判刑15年,2010年12月刑满出狱后,被囚禁在呼和浩特郊外一处建筑物内。新娜向本台提供了多张照片,包括哈达被关押的蓝色屋顶的屋子。

新娜说,当局每月给她和儿子提供2600元的生活费,但他们宁愿自食其力。最近当局又有了新动作,警方通过新娜的哥哥带话,要求新娜接受当局提供的一百多平方米的房间,让哈达一家三口居住,被拒绝:“今年过完年突然找我哥哥谈话,说哈达快出来了,给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官方出一大半(钱),你们出一小半。我哥哥当时没有多想,就说‘我出吧’。后来我哥哥跟我说,我不同意。第一我们不能再让你们花钱;第二,我们为什么要跟他们(警方)合伙,我们自己买房子不就行了。再说我们买小平方米一点的也行,或者不买,现在这个房子也能住。他们的目的是不让我们再开店,而我们想再开店,因为谁知道哪天你不发钱(官方生活费),我们没法生活,我们就受制于他们”。

新娜曾是一位教师,哈达被判刑后,失去了工作,于是自营书店谋生。她曾因接受国际媒体采访,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2012年4月获释。她说:“哈达在监狱的15年,我都是自食其力,我原来在中专当老师,就是因为哈达的事把我赶走。我们第一不要你们的房子,第二,我们遇到的生活问题自己解决,第三,我们要开店”。

2012年10月下旬以来,当局切断了新娜和儿子威勒斯与外界的所有通讯渠道。在当晚的采访中,威勒斯说,没有想到最近外来电话能打入:“我们出门都有人跟着,。照片你也看到了,我们前后楼还有对面的院子里,都有公安常驻的点,估计有十来个人。我父亲关押快四年,一次系统性的身体检查都没有过,关押期间,十个月不给我父亲厕纸,精神折磨他。今天我去看他的时候,就是因为你的报道我被父亲赶出来了。我跟他讲了,你报道中,我舅老爷接受采访说我爸爸跟他说的事,难道解决了吗?有啥解决?我们都不知道,你难道有消息吗?关押他的国保经常找他谈心,给他施加压力。他说,会解决的。我说,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吗,他说没有。我说那你说话一定要慎重”。

威勒斯说,全国两会期间,他的母亲新娜接到公安发出的收监恐吓:“两会期间,我妈妈接到公安发出的恐吓短信,说很有可能要收监,因为公安给你房子不要,你要继续申诉。从上个星期开始,我妈妈每天在收拾入狱的衣服、鞋,都已经放在编织袋,我们内心很痛苦。我的父亲到今天还在非法拘禁当中。关押他的同时,还给我们施加压力。您不知道,给我们的生活费因为接受过你们采访以后,马上扣除我们一半的生活费,那是(2013年)过年的时候,年过得很惨,他们拿生存作为压力控制我们”。

新娜表示,已经看透当局的意图:“就是我们给你钱,我们养你,就这样控制我们”。

记者:您这个电话是什么时候可以跟外界联络的,最近吗?

新娜:就是最近,我还在说呢,就是前几天。抓我们的时候,公安局长还跟我们说,你们有事找周永康去,跟我的儿子也这么说,。现在等半天也没有周永康的消息,我估计没有周永康,也有李永康、王永康,一回事。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