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鄂前旗老牧民找中纪委 投诉二千亩草场10年租赁变成“永久性”

2017-03-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傲特格代在呼和浩特展示请愿纸牌。(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傲特格代在呼和浩特展示请愿纸牌。(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鄂前旗老牧民找中纪委 投诉二千亩草场10年租赁变成“永久性”

内蒙古自治区鄂前旗一位牧民日前到呼和浩特向中纪委巡视组上访,反映他家近两千亩草场租赁合同期到期,被村支书以合同属“永久性租赁”为由拒绝归还。这位64岁的女牧民因不会汉语,通过侄子用汉化向本台记者讲述其家人的境遇。此外,翁牛特旗6位牧民因抗议牧场被占曾被监禁,他们近日上诉自治区高级法院。

内蒙古维权人士新娜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鄂前旗的牧民傲特格代,日前到呼和浩特找她,要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新娜说:

“这个老太太已经来了好几天了,他们都知道要乔龙先生报道,她汉话不好,领着她的亲戚帮忙(翻译),要外媒记者报道”。

现年64岁的傲特格代是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昂素镇巴彦柴达木嘎查的牧民。3月24日,傲特格代以简单的汉语对记者说:

“因为我的草场纠纷,我听说北京来了巡视组,我想说一说我家的草场。我不会说汉话,我让我的侄子替我说”。

傲特格代的侄子对记者说,十年前,他家的近两千亩草场租赁给了村支书,现租赁期已届满。对方却以当年签署的租赁合同属于“永久性租赁”,拒绝归还:

“我是傲特格代的侄儿,主要是因为与嘎查书记的草场租赁纠纷。我家原来有4313亩草场。2003年时,我们家因欠郭鸿斌货款被逼债,无奈将家里的1900亩草场租赁给他抵账,租期十年租金五万多元。 2013年合同到期后,我们去收回草场时,郭鸿斌却说租赁合同上写着是“永久性租赁”。我们老俩口都不识汉字,当初相信他们,才在他小舅子起草的合同书上签的字。他小舅子当时是镇司法局的干部,现在据说又当上了昂素镇政协主席”。

傲特格代的侄子说,当他们看到被欺骗及篡改的合同后,感到非常愤怒,于是委托律师状告对方,但是一次又一次败诉。他说:

“其实,按当时的草场承包价1900亩草场至少应是每年七八千元。因欠郭鸿斌货款,所以我们就以五千元的低价租给了他十年,共计五万元。如果真像他所说的是“永久性承包”,我们绝不会以五万元的低价租金给他。郭仗在嘎查当了九年书记,他对我们与之打官司怀恨在心处处刁难,连我女儿入党盖章时都不给盖章”。

傲特格代的侄子称,这次他们曾到中纪委巡视、自治区农业厅及信访办再次投诉,同时希望中纪委官员为他们主持公道。他说:

“听说中央巡视组已来到内蒙古了,就是要了解干部腐败问题。所以我上访告状,把嘎查书记郭鸿斌利用职权欺压百姓的事情向上反映,希望政府给我们老百姓主持公道”。

另外,乌审旗牧民因不满政府新出台的公路收费方式,令他们付出比以前更多的路费。3月4日,200多位农牧民到旗政府请愿。另有五名代表带着一千多人签名的诉求,到呼和浩特向自治区政府请愿,其中高子国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当地牧民告诉本台:

“高子国他被拘留10天,放了,就是乌审旗看守所”。牧民说,高子国获释当天,很多牧民前往看守所所迎接。牧民提供的视频中,高子国带着笑容,离开看守所,在场迎接的牧民上前与其握手。还对高说‘辛苦了’、‘受罪了’。

除此之外,翁牛特旗6位农民曾因抗议牧场被占而遭判刑入狱,日前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提出申诉,要求重审案件。2013年5月,这六名牧民因抗议集体牧场被一国有林场强征,双方发生冲突。6人被法院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分别处以一至两年不等的刑期。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表示,2013年他们被捕后,先被控以“破坏民族团结及煽动国家分裂”,其后当局改变说法,起诉他们“破坏生产经营罪”。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