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发公开信后儿子探望被刁难

2014-07-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合照。(资料图片)
图片: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合照。(资料图片)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于本月中旬通过本台发出致习近平及国际人权机构的公开信后,其儿子威勒斯上周三(7月16日)到黑监狱探望父亲时,遭到当局刁难,被脱光衣服检查,三步之内有公安监听谈话内容。据哈达的妻子和儿子表示,哈达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谈了三点感受,包括感谢国际社会和境外媒体的关注,他将继续写申诉表达抗争。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自2010年刑满释放后,一直被当局羁押在呼和浩特市郊外的一处建筑物内,其家属曾于本月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进行之际,10日通过本台发表致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国际人权机构的公开信,控告内蒙古当局长期将其囚禁在黑监狱,同时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其家人所遭受的迫害。此事引起内蒙古当局的不满,哈达的妻子新娜告诉本台:“15日那天给他们国保打电话,要求见哈达,因为上一次(7月上旬)他们说推迟到16日见,从下午五点打到晚上十点,他们不断掐电话,不想让我们去。(16日威勒斯)去了(哈达)主要有三点,第一,哈达告诉威勒斯,他并没有外出旅游,一直在黑监狱里被关押着,第二,7月1日,我们写完控告信,打电话去是国保故意掐断的,第三,哈达听说控告信适时的、恰当的机会发出,很高兴,他还通过我们感谢恩和巴图先生(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负责人),恩和巴图把控告信翻译成英文,也感谢自由亚洲的乔龙先生,威勒斯跟父亲说了您的名字,更感谢国际社会的关注。哈达听说律师也遭恐吓以后,非常生气,他表示谴责”。

新娜说,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负责人恩和巴图已在7月3日美中战略对话之前,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递交了哈达的控告信,也因此引来内蒙古当局的报复。威勒斯告诉记者,他于上周三探望父亲时被脱光衣服检查:“我是7月16日去见的我父亲,我父亲的申诉信通过我们向国际社会发了以后,内蒙方面很恼火,因为这次去,我明显发现,前几次去时,他们跟得不是那么紧了、很远,搜身也不是特别紧,但是这次搜身很紧,必须脱光搜。而且外出(院内)谈话,三步之内靠着你,全程是这种情况,我就问他‘出去(旅游)没有’,他说‘没有’”。

哈达的妻子新娜于今年3月通过本台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指哈达被非法拘禁三年多,其家属又遭各种迫害,呼吁当局立即释放哈达。但是,哈达的处境未见改善。

威勒斯说,一个月前,内蒙古政法委一位官员找哈达谈话,提出释放他的条件:“6月15日左右,内蒙政法委的人找他谈话,说你可以出去,但你出去以后不能随便接受采访,第二条是,我们可以给你发生活费,但是前提条件你要闭嘴。看守他的人对他说,你看内蒙官员对你多好啊,给你提出条件,你就接受呗,但他们都有前提条件,比如你不能接受采访,不能说一些事情(被非法囚禁)。他们还是在下面做工作”。

被当局视为非法组织的“南蒙古民主联盟”创办人哈达,1995年12月10日被捕,后被以“分裂国家和间谍罪”判刑15年(另一位同时被判10年的异议人士是特格希),刑满释放后又遭非法羁押近4年,至今失去自由19年,在此期间,内蒙古高官多次易人,但哈达的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威勒斯说,现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的父亲,只能每月和他通话一次、探望一次,如果国保认为家属做了令他们不快的事,就会刁难,包括不准通话:“这个电话,他们对我说,这个电话(号码)不是给你准备的,是我们工作人员的电话,你(哈达)想接电话的时候,我可以借给你(父亲),但不能随便打电话”。

威勒斯还披露,其父亲还计划对外发表当局威胁他的言论:“我父亲想自己对外写一个东西,官员这四年来找他谈话的内容,以两个方面为主,第一你哈达出去后的生存,如果你出去后,听我们的,每个月给你生活费。你如果不听我们的话,就抓你的老婆、孩子,把你也抓起来”。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