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名维族学生“分裂罪”乌市开庭 当局全面封锁消息

2014-11-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m1125-ql1p.jpg
去年世界人权日,穆塔力浦举牌抗议。(穆塔力浦提供)

继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日前以“分裂国家罪”二审被判无期徒刑之后,被认为“涉案”的七名维族学生星期二也在乌鲁木齐市中院开庭受审。一位学生的律师为当事人作了无罪辩护,两位学生也自行作了无罪辩护。法官将择日宣判。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被二审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之后。一同被控“分裂国家罪”的七名维族学生,本周二在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伊力哈木的代理律师李方平当晚八点在其微信披露,“伊力哈木七学生案件庭审刚刚结束,择日宣判。一个律师作无罪辩护,两个学生作无罪辩护”。他还补充道,“以维吾尔文审理的女学生,情况不明”。记者当晚多次致电李方平,但无人接听。

由于当局严密封锁消息,外界无法得知七名被告人的最新情况。当局在起诉伊力哈木的案卷中,七名被告人分别是帕哈提、肖克来提、穆塔力浦、阿卜杜凯尤木、阿提克木(女)、阿可拜尔和罗玉伟(彝族)。其中留学生穆塔力蒲与民大学生阿提克木是一对恋人。

穆塔力浦是在今年1月15日,与伊力哈木在北京家中被公安带走的同一天,在新疆和田洛浦县家乡被国保带走。本台星期二致电洛浦县布亚乡派出所,询问穆塔力浦案是否已经开庭,公安表示,法院没有通知他们何时开庭。

记者:问一下,穆塔力浦的案件,什么时候开庭?
公安:穆塔力浦?
记者:对。
公安:你是哪儿的?
记者: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想了解一下,听说周二开庭?

公安:你要问法院、检察院,你问我们,我们怎么知道。
记者:他当时是从你们这里带到县公安局去的。
公安:那你去问检察院,我们不知道。
记者:开庭的事情,没有通知你们啊?
公安:没有。
记者:他涉及什么罪?

对方未等记者问完,就挂断电话。

穆塔力浦被捕当晚曾告诉本台,他是被洛浦县公安局多名国保叫到派出所,随即带上警车。他上车后曾给记者发出最后一条短信称,将被带到县公安局。其妹妹四月份曾告诉记者,从朋友处得知哥哥的案件被移送检察院,但始终没有进一步消息。同时证实哥哥的女朋友阿提克木也被抓走。女大学生阿提克木的家乡在阿克苏新和县。

24岁的穆塔力浦于去年7月15日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境,前往土耳其继续学业时,被新疆警方带走扣押79天。其女友阿提克木曾多次向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局申请护照,但被拒绝,因此在网上发表文章,为自己维权。

去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当天,穆塔力浦举牌用四种文字敦促当局尊重人权,还他出国留学的权利。他当时对记者表示:“首先人权宣言对不论是哪个民族、种族、国家,是全世界通用的宣言,而且中国也是世界人权宣言的签署国之一。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对于我前段时间以来自己的人权遭到侵犯,想引起更广泛的关注,让更多的人知道一个维吾尔族留学生的遭遇;第二,在世界人权日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还有这么一个宣言。”

记者周二致电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办公室查询,当天有否开庭审理相关案件。
记者:你好,我想问一下,今天有没有开庭审理维吾尔族的几个人,涉嫌分裂国家罪?
法院:这个我不太清楚,你要是问的话,你看一下相关信息好吧。我们这里提供一般的查询。

记者:今天有没有开庭,您都不知道啊?

法院:不太清楚,我们这里人比较多。
记者:开庭一定公布吗,在网上可以看到吗?

法院:这我不太清楚,请问你是哪里的?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

法院:我们这儿还没有(开庭),我们这儿只承办比如说,书记员,法官的电话。

记者:分裂国家罪是开庭,还是不开庭审理?

法院:这个我不清楚,因为我不是参与这个案件的当事人。

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在本月中旬曾告诉本台,被捕的民族大学研究生帕哈提的母亲曾告诉她,法院通知请律师。她说:“(11月)12日,有个家长打电话给我,说他们的孩子好像快开庭了。他们现在已经请律师了,等开庭”。

古再努尔表示,被起诉的学生中,部分人家庭困难,难以负担律师费:“他们里面有些孩子有困难的,有农民的,他们都是农民的孩子”。

上述七名被告人被控参与伊力哈木组织的分裂国家集团,从事分裂活动。对此伊力哈木否认全部控罪,12月底之前,伊力哈木将被移送监狱。其代理律师刘晓原周二对记者说,暂时还没有确定为当事人提出申诉的具体时间:“他没有这么快,现在人都还没有去监狱,可能要过一段时间”。

根据中国刑法中的有关规定,分裂国家罪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直至死刑。

特约记者 乔龙 责编 胡汉强/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