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向北京及联合国提申诉被阻 内蒙政法官员登门恐吓报复新娜

2014-03-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异议人士哈达在被囚禁期间,脸部抽搐,需要咬上牙签。(新娜独家提供)
异议人士哈达在被囚禁期间,脸部抽搐,需要咬上牙签。(新娜独家提供)
Photo: RFA


本台上周三曾报道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致函中国国 家主席习近平,呼吁释放她的丈夫哈达。本周日,内蒙古政法委官员登门新娜家进行恐吓,称她接受境外反动媒体采访并停发她的本月生活费作为报复。此外,新娜透露,哈达曾提出向中国政府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申诉,但被内蒙古公安阻止。

本台上周三报道,出狱多年但仍被囚禁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的妻 子新娜,周二致函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丈夫刑满释放后继续遭到法外羁押已三年多,呼吁国家领导人立即释放哈达,并对肇事者立案调查,追究决策者 的刑事责任。新娜提供的囚禁哈达多年的建筑物照片,也首次曝光。新娜星期一告诉本台,相关消息自上周报道后,当局采取了报复手段:“昨天下午,内蒙古政法 委的一个主任和内蒙国保找我们谈话,说白了就是恐吓,说我们跟境外反动媒体联系,后果很严重。他明说不能跟自由亚洲电台、恩和巴图(南蒙古观察网站创办人 之一)联系,然后说我们给境外收集资料。我就接着说,我们的照片是我们本人的肖像,那屋子就是关哈达的地方,也是实事求是。如果你们觉得这是问题的话,你 们以前以‘天国的女儿’名义在网上发的东西(“天国的女儿”在博讯网上发哈达出狱照片《自由的哈达》),怎么就没事?完了他还是恐吓,说习近平也知道了。 我说那你就解决吧。如果你说我这是个案,我是非法经营,我儿子是非法持有毒品,那你们为什么在我们被看守所关押期间,你们国保出面、政法委出面?你们(不 管经济、吸毒)出面干什么?他不说话了”。

被内蒙古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的异议人士哈达于2010年12月刑满出狱后,继续被当局囚禁在呼和浩特郊外的一座建筑物内三年多,他的妻子新娜3月18日,通过本台发表一封给习近平的公开信,指内蒙当局继续关押哈达是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

新娜说:“我们给习近平写的信反响很大,可能上面(北京)说他们(内蒙)了,他们就来恐吓我们。我说我已经向上写信了,我根本不怕你们恐吓,我们有理。他们说后果很严重,想靠个什么给敌对势力提供情报,这个、那个”,

新娜还说,她丈夫哈达曾向公安明确表示要向北京及联合国提出申诉,被阻止:“威勒斯昨天跟他们说,哈达要申诉,不仅向中国政府,还要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他们说不允许”。

新娜周一提供给记者的一张哈达照片上,看到哈达嘴上咬着一根类似牙签的东西,神情木纳。新娜解释:“他的嘴巴咬了根棍,他如果不咬那根棍,面部就抽搐,咬着棍子就不抽搐”。

星 期一,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就当局前一天登门恐吓,向内蒙古政法委包主任发出一封信(见附件)作为回应。新娜说,之前公安曾向她家提出愿意为其买房子换取哈达 停止申诉,消息自本台报道后,当局改变说法:“买房子的事现在不说是政府(给钱)了,说是他(国保)个人了,改口了,意思不是用房子来要挟。也把你们的报 道复印给我看,我说我都看了,不用再给我看”。

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在写给政法委主任的信中称,“时至今日,父亲仍被非法拘禁,我和母亲因言获罪被软禁家中不许经营书店,却要领救济金度日,难道关押软禁我们并一分不差的执行你们的条件就是解决问题吗?”。

威 勒斯告诉记者,自母亲上周接受本台采访后,每月的生活费被停发,目前他不仅仅担心母亲的安危,也担心自己再被抓进监狱:“昨天代表政府来我家谈话的主任明 确说,习近平同志对内蒙方面做了指示,要解决你们的问题。我就问,难道是习近平同志指示内蒙方面来恐吓我们的吗,还是要解决问题?如果内蒙有关方面还说境 外知名媒体是敌对势力,以这种姿态不让我们发出声音,是违反言论自由的作为。接受完你的采访后,新娜老师的生活费,已经停发了”。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嘉华)


附件:哈达之子威勒斯给内蒙古政法委主任的信
内蒙古政法委包主任:你好!
通过昨日的谈话,得知关于政府为我父亲哈达协调住房问题,公安厅国保总队方面至今为止未将我们向你反映之协调意见转告,今再次以书面形式向你反映。

年后您与我们的律师见面,告知我们政府要在我父亲出狱前给他解决住房问题。具体细节是要求我们出一百多平米楼房房款的百分之三十,考虑到我们现阶段没有积蓄也不许我们经营书店,你可协调有关方面将我们被公安厅拉走查封的书店货物作价变卖,希望律师转达你的意见。
得到消息后我们询问了父亲,关于政府给他协调住房的看法。他明确提出不需要政府专门给他协调一套住房。关于这个情况我相信您在近期会收到我父亲的书面意见。

二月底国保总队方面来人,询问这一问题的答复。我们提了三条建议,并希望转达给你处。具体如下;
一•我父亲不希望政府专门给他协调一套大住房,因为我们没有实际承受能力。
二•变卖书店财产变成房产,我们不接受,将来我们还要继续经营书店自食其力。
三•如既定方针没有回旋余地,母亲同意将现居住房变卖,用作政府协调给我父亲的住房房款,但因不明原因学校无故扣押房产证不给我们,请帮忙协调,好先解决我父亲出来的生存问题。

三 月中旬,国保总队方面两次来电话要求我们将货物从他们扣押的库房处拉走,我们以为可以经营书店了,进一步询问才得知经营书店问题没有得到具体指示,只是要 求我们尽快腾出库房,别的他们一概不管。陆续接到国保方面的电话后我们很纳闷,你们谈给我父亲协调住房的话题没音讯了,却雪上加霜的提出库房搬迁问题,难 道只能变卖书店才可继续“协调”住房吗?与此同时更有莫名的号码给我母亲发短信警告她要将她收监,这难道不是要挟恐吓吗?我们很无奈......

多方的刺激让我们想起这四年来内蒙当局有关方面对我们一家的多方欺压与刁难,时至今日,父亲仍被非法拘禁,我和母亲因言获罪被软禁家中不许经营书店,却要领救济金度日,难道关押软禁我们并一分不差的执行你们的条件就是解决问题吗?

昨 日,你说我们接受境外敌对势力采访,给习近平主席写公开信是给解决问题捣乱,却避重就轻不谈内蒙有关方面对我们一家的实际犯罪和诬陷,更不提四年来我们一 家多次写信申诉而当局推卸责任和拖延敷衍的实质。在这里我不禁要问到底是谁不想解决问题?谁在捣乱?给习近平主席写信就是要解决问题而非捣乱。
通过昨天的谈话,你四年来首次明确提出我们可经营书店,你还说习近平书记也知道了我们的情况,希望我们一家的问题在此契机下可尽快解决....
此致
蒙古族公民:威勒斯
2014年3月24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