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克什克腾牧民连续五天请愿 乌审旗牧民草场被强占林权证被吊销

2017-03-2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牧民陶特呼在自治区信访局请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牧民陶特呼在自治区信访局请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克什克腾旗蒙古族牧民在当地旗政府门前连续五天请愿,要求发放去年的草场补贴。牧民表示,他们的生活极其困难,家家都依靠贷款或高利贷度日。另外,在呼和浩特请愿的乌审旗牧民陶特呼对记者说,因政府开采油田,草场被抢占、林权证被吊销、造林补贴被克扣,她和丈夫因此上访,却被拘留。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的数百牧民,不满当局拖欠草场补贴款,3月20日起连续五天到旗政府请愿,要求官员尽快发放2016年度草场禁牧补贴。

一位蒙古族人3月27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政府至今未向牧民交代何时发放禁牧补贴:

“从3月20日至24日,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蒙古族牧民们连续五天到旗政府门前集会,要求发放2016年草场补贴。而旗长、旗委书记等相关领导没有一个人出来见牧民。反而威吓牧民集会,要求他们立即解散。各方面还派出特警,阻拦牧民们接近旗政府”。

该蒙古族人称,特警还阻止请愿者拉横幅及喊口号。他说,当地因羊肉价格下跌,牧民收入愈来愈少:

“正处于春季,牧民们接羔子,最繁忙的季节。牧民们每天赶往几百里路到旗政府请愿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再加上近年牧民被禁牧,生活失去保障,家家都贷款或贷高利贷维持生活,而指望的这点草场补贴却跨年未发放”。

本台记者致电克什克腾旗政府办公室,当对方得知记者身份后,立即挂断电话。

在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一位叫陶特呼的牧民告诉记者,她家草场被强占,她和丈夫因上访,双双被拘留。目前的生活苦不堪言。她对本台哭诉道:

“ 我是鄂尔多斯乌审旗苏力德苏木塔来乌素嘎查的一个牧民,我有许多冤屈没处说理,现在我来呼和浩特上访来了 我不会说汉话,让我儿子替我说”。

陶特呼的儿牧仁根毕力格对记者说,他家地处毛乌素沙漠,原来大部分草场都已沙化,但他的父母热爱家乡,放牧的同时辛勤治理沙漠,使当地的草原起了很大的变化,荒漠变成了绿州,但结果却十分意外:

“本来,传统的牧区生活很平静,但因为经济开发,长庆油田在我家草场上打井修路涉及到巨大利益,从此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草场被抢占、林权证被吊销、造林补贴被克扣、父母还双双被非法拘禁,日子越来越艰难……”。

牧仁根毕力格对记者讲述他家三件不幸遭遇。他说:

“2012年7月,长庆油田进驻我家草场修路打井并签约;2013年7月邻居鲁布桑仗着嘎查长(村长)敖日根宝是他舅舅,开始找茬抢占我家草场,我们找基层政府层层向上反映,结果都袒护有背景的他,因草场纠纷又吊销了我家的林权证,我们又开始打官司,从鄂尔多斯中院到自治区高院又都败诉,政府及法院的主要理由说是‘关键问题是俩家的草场界限不清楚’,其实 1991年分草场的底账一清二楚,丈量人都亲自签字划了押”。

牧仁根毕力格说,他父母因此多次上访,其家的造林补贴款被克扣:

“嘎查长敖日根宝告诉我父母说,国家有补贴项目,让他们先干着,回头拨款,从2010年到2013年,我父母贷高利贷投资二十多万,用于治沙。三年时间治沙1500多亩,成效显著,但补贴至今不给”。

牧仁根毕力格还说,他的父母亲甚至被当局拘留:

“2016年5月,鲁布桑变本加厉拉了一道铁丝网,把我们回家的路堵死,我们当即报案没人搭理。为了正常回家,我父亲用铁钳剪开豁口,嘎查长敖日根宝亲自到现场指挥抓人,把我父亲行政拘留七天,事后我母亲气不过,自己手握《草原证》却被人欺负,再次把铁丝网剪开,结果又被派出所来人抓起被行政拘留五天”

陶特呼和儿子呼吁国际媒体关注他家的命运,更希望当地政府部门通过媒体了解他家的处境,为其主持公道。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