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锡林郭勒牧民求助巡视组受阻 呼伦贝尔牧民集体上访被抓

2017-04-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政府方人员在当地一宾馆大堂看守其木格。(受访者提供/记者乔龙)
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政府方人员在当地一宾馆大堂看守其木格。(受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日前,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牧民其木格因打算向中央巡视组反应草场被侵占情况,遭当地政府拦截、软禁。另外,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牧民也前往呼和浩特向中央巡视组投诉,有关19位牧民因草场纠纷遭当局抓捕事件。

内蒙古官员腐败问题严重导致当地牧民持续上访,而地方政府官员则极力压制农牧民们集体或个人上访。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牧民其木格最近打算到呼和浩特,向中央巡视组求助,遭到地方截访人员拦截。

一位蒙古族维权人士4月22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牧民们得知中央巡视组将于4月27日离开内蒙古的消息之后,近期不断有牧民前往呼和浩特向中纪委揭发官员贪腐,但是遭到阻拦。他说:

“很多当地的政府勾结警方拦截上访人员,秘密控制,这种现象很严重。比如锡林郭勒正镶白旗牧民其木格,昨天(21)被地方的政府人员和警察抓住,到现在为止正好是20小时,被非法控制在一个地方。两会期间,警方也非法拘留过其木格,将他非法控制10多天,没有任何拘留证”。

该蒙古族维权人士称:“牧民其木格反对正镶白旗政府官员腐败,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曾经向内蒙古巡视组反映过情况。这次她专门去呼和浩特向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结果昨天在街头被抓”。

记者稍后联系到被正镶白旗政府人员软禁在当地一宾馆客内的牧民代表其木格。她告诉记者,她被一批截访人员和公安控制在当地一宾馆客房内:

“我昨天在呼市,我们白旗公安局抓我。现在白旗宾馆里,公安局、嘎查(村),镇里都有人看守我。上次开两会的时候就隔离我10天,3月6日开始,3月16日放的我”。

4月24日,其木格被软禁四天后获释。她说,当天她和三名家人再度启程前往呼和浩特。政府人员则在后面尾随。其木格因为她家1814亩草场被政府人员强占。另外,官员声称要落实“十个全覆盖”政策,将她家的房屋拆除之后,未重新安排他们的生活。

另外,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苏木牧民玉琴因草场纠纷,曾与18位牧民上访多年未果。在2015年8月29日再次维权时,他们19人被该旗公安抓捕。其中,玉琴被行政拘留15天。今年4月下旬,她再度到呼和浩特向进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的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

她对本台说:“我们的父辈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内地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支边。当时支边是国家政策,考虑到支边干部仅靠工资生活难以维持,因此鼓励家属参与畜牧业生产,并每年安排秋季打草。这个约定俗成一直持续到1987年,当地草原实行承包”。

她还说:“草畜双承包后,由于干部家属是非牧民户口无法分到相应草场。经苏木嘎查俩级政府从实际出发集体决策,把一处3.8万亩草场划拨给支边干部家属,此举即兼顾历史也符合现实。然而 2006 年,换届后的苏木嘎查俩级政府推翻了以前的决议。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块草场承包给了别人。从此,产生纠纷并各执一词”。

玉琴说,2015年草场纠纷白热化。他们到草场打草时,陈旗警方持枪恐吓并粗暴地将牧民拘留,还诬陷牧民们是“哄抢”:

“警方说,抓人是接到草场主人阿拉达尔图的报警,而他就是时任副苏木达扎布拉的儿子。他还偷偷地办了《草场证》,那时他的年龄才十四五岁不到法定年龄!而非法侵占3.8万亩草场近一半的那木吉拉,时任组织部副部长。我们想说的是,呼伦贝尔地区干部非法侵占草场问题非常严重。我们亲身的遭遇清楚的表明,干部侵占草场已经肆无忌惮,不惜动用武力”。

牧民代表玉琴说,他们要向巡视组实名举报当地干部:“那木吉拉、扎布拉 等干部都侵占着大片优质草场,个别干部还拥有不止一块草场。其中就包括西乌珠尔苏木划拨给我们有偿使用的草场。”

牧民提出的诉求是要求巡视组,彻查陈巴尔虎旗干部非法侵占草场问题,及调查所举报的干部以权谋私是否属实;同时希望上级部门重视牧民反映的问题,并希望讨回公道。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何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