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被拘牧民获释后遭监控

2015-02-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内蒙古四王子旗牧民在北京上访。(新娜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四王子旗牧民在北京上访。(新娜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四王子旗、阿鲁科尔沁旗等地的五位维权牧民,因到北京上访被处以行政拘留10至15日,至本周一(2月16日)全都获释,但受到当局警告,倘若再接受外媒采访,将被判刑。未被拘留的牧民也被公安恐吓,接受采访将被拘留。海外蒙古族人称,维权牧民的通讯工具受到监控,不敢接听来自海外的电话。


今年一月以来,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等地的牧民因到北京上访维权,要求中央政府协助追讨被强占的草场和土地,遭到当地政府截访。其中五位牧民被公安处以行政拘留10至15天,分别于上周及本周陆续获释。但是,他们的行动和言论表达权被剥夺。

旅居日本的蒙古人团体自由联盟党主席代钦星期二对本台说:

“被关押的五人已放。12日被放的是敖登花,13日放的是娜仁花,15日放的是奇达什图(音),16日放的是朗达西图(因)和阿迪阿(音)两个人”。

代钦说,获释的牧民被公安警告,若接受采访就要判刑:

“四子王旗的警察威胁他们说,不能接受外媒的采访,如果接受外媒采访就判刑。同时威胁别的牧民,要是接受外媒的采访,就拘留15天”。

2月2日,四子王旗等地数百牧民为征用草场补偿款先后前往北京、呼和浩特等地上访维权,被公安抓走四人,处以行政拘留15天。其中敖登花在农历新年之后,仍要进拘留所执行未完的五天羁押期。

旅居日本的蒙族青年铁木伦对记者说,他多次尝试致电获释的牧民,但对方不敢接听电话:

“我跟他们联络后,他们不肯接电话。现在牧民们都不接我们(海外)的电话,微信也被删除,电话也不接。现在公安都在监视他们所有的对外通讯,所以牧民很怕,不敢接外国的电话”。

据四子王旗巴音敖包苏木的牧民称,该村有120万亩草场,其中90万亩由当地牧民和官员,还有外来户使用,但是剩下的30万亩被人占用。自2012年起,政府还强行征用四子王旗及苏尼特右旗的草场地,改建为北京军区“朱日和军事基地”,但赔偿过低,军事基地在演习时,经常造成污染。两个旗的牧民,先后多次上访。另外,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巴音镇牧民承包的土地41万亩,被亿利集团强行占用。阿鲁科尔沁旗巴音温都尔苏木的牧场,被强占145万亩土地。

上周六下午,海外蒙古族人及人权团体发起联合行动。在中国驻日本、美国、法官、瑞典、蒙古国等使领馆外,拉横幅、举标语牌,谴责内蒙古当局近期对上访牧民采取拘留,威胁等手段,进行打压。要求北京当局重视牧民的生活现状,归还被强占的草场和土地。

支持牧民抗议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時表示,内蒙公安威胁牧民是侵犯人权:

“我也是刚才听说已经放了牧民,这些做法本身就是侵犯人权。根据国际法的规定,我们有这个权利。牧民把自己的遭遇告诉国外记者是他们权利范围之内的事,根本没有违背中国的宪法和其他法律,所以我要帮助牧民,坚决声援到底。抗争到底”。

哈达的妻子新娜也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她说: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说白了很多就是土地经济,在内蒙古更明显。受害的就是底层的农民、牧民,所以现在底层的矛盾很突出。就从四子王旗牧民的情况看,建立军事基地,强行牧民搬迁,补贴不到位,牧民之所以(持续)五年这样做(请愿),他们是有冤屈的,他们不是无理取闹,而当局在五年之内,一直不作为,这才是问题所在”。

新娜表示,东部的阿鲁科尔沁旗的情况更加严重,农牧民维权十年,仍然无人理会。这也不符合习近平提出依法治国政策和中央精神,地方当局必须纠正。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