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去年新疆刑事罪案总数飙升

2015-03-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0f16e31c-a226-4253-a2e3-31f648c40c41.jpeg
总部在美国的“对话基金会”周二发布报告,指去年新疆有近300宗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刑事案件审判,但据对话基金会的数据显示,新疆每年约有300宗“危害国家安全罪”案件,大多涉及言论与集会自由。(资料图、AFP)

总部在美国的“对话基金会”周二发布报告,指去年新疆有近300宗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刑事案件审判,与2013年持平,但其他刑事案件审判总数却飙升40%。海外维吾尔组织称,“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刑事案件审判与过去持平,并不意味着因政治罪名遭逮捕或起诉的人数减少,大量被告被以其他罪名入罪。

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国际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周二发表报告,当中援引新疆高等法院年度工作报告指,2014年新疆一审法院审判的“危害国家安全罪”案件数量与2013年持平,虽然工作报告中并未列明具体的案件数量,但据对话基金会的数据显示,新疆每年约有300宗“危害国家安全罪”案件,大多涉及言论与集会自由。

“对话基金会”的报告说,尽管这类被认为侵犯人权的案件未有增加,但新疆去年一审及二审审结的刑事案件总数却飙升至29511宗,较2013年上升逾40%,其中,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丶侵犯公民人身权利丶危害公共安全罪及与此相关的煽动民族仇恨、歧视罪显著增加。值得注意的是, 当局经常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指控被指从事非法宗教活动丶散发宗教宣传品丶组织集会丶游行丶示威的人士。

对此,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刑事案件审判与过去持平,并不意味着因此罪名遭逮捕或起诉的人数的减少,在新疆,去年当局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措施压制维吾尔人,包括直接开枪打死及大量对被告使用新的罪名代替“危害国家安全罪”:“我认为这是变相的对于维吾尔人的一种压制。在2013年在当地针对维吾尔人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指控,甚至一些人因为言论而遭到扣押,2014年现在采取的是直接开枪打死人,并指控成恐怖,或者是极端宗教丶煽动仇恨等新的罪名取代了‘危害国家安全罪’。过去和现在,危害国家安全罪比例差不多,有一点无可非议,那就是当地局势比2013年进一步恶化。在当地为了完成维稳的政治任务,在各地进行运动式的公审,以这种名义进行镇压成为了中国现在的一个策略。”

近年来,在严打“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大背景下,去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新疆,行程刚刚结束,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就发生火车站爆炸案,为其视察成果蒙上阴影。随后,习近平发表“给暴恐势力毁灭性打击”等谈话,要加强在新疆的反恐。

对此,新疆维权人士赵元培说,去年是一个血腥的丶充满暴力的一年,也是中国当局进一步打压的一年:“新疆处于一种高压的状态,难以调和的是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这些涉及暴恐的问题都处理的比较及时,当局非常担心,实际上出现这样的问题,处理的不及时,市长都要立即下台。”

由于“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具体案情被视作秘密不得公开,报告中也只列出了于2014年因此罪入狱的较为引人注目的案件,其中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而被认为“涉案”的7名学生同样被控“分裂国家罪”,其中4人被判处3-7年有期徒刑。报告还特别提到,长期参加维权活动的民主人士赵海通,去年被乌鲁木齐法院重判14年,是唯一在新疆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罪的汉族人。据律师透露,赵的案件还涉及到新疆的“民族问题”。当中还提到有维吾尔人因使用移动存储设备散播“敏感”影音制品、向儿童灌输“圣战”和”极端分子”思想而被入罪。

对此,迪里夏提表示:“尤其是现在极端的宗教恐怖在世界各地蔓延,维吾尔人的信仰和传统的文化与中国有非常明显的区别,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把维吾尔人和特定的恐怖连为一体,进行压制和打击。”

迪里夏提还说,希望报告能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同时敦促中国认真对待报告提出的实际问题。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