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政府强拆教堂十字架 基督徒作家吁紧急关注

2014-02-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2014年2月27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黄湖教堂十字架被拆。(自由微博)
图片:2014年2月27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黄湖教堂十字架被拆。(自由微博)

浙江杭州及舟山政府近日连续强拆一些教堂屋顶的十字架。周四,杭州市黄湖基督教堂十字架被官方派出的两百多人强拆,舟山市白泉镇基督教堂的十字架在一众信徒抵制下暂时得以保留。大陆众多基督徒对事件表示愤慨。为此,2006年因报道批评浙江强拆教堂、迫害基督徒事件被开除公职的前《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站长昝爱宗致信习近平,呼吁紧急关注事件。

周四上午,浙江杭州余杭区当局出动二百多人,使用起重机,二十多分钟内,迅速拆除了黄湖基督教堂顶端的十字架。此前,该区乔司堂的十字架已经被拆除。

据悉,杭州古楼堂、三墩堂、星桥堂的十字架也在当局的清拆名单之列。下午,舟山宗教局官员到白泉镇基督教堂,要求信徒配合拆十字架,遭到抵制。

周五,白泉镇基督教堂的一名信徒告诉本台记者,浙江已经有多间教堂的十字架遭到强拆,在众多信徒的共同抵制下,白泉基督教堂的十字架暂时保住了,但面对当地拆十字架的行动,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上面不是有几个拆了吗?我们教会有很多信徒,信徒不让他拆。”

本台记者周五致电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询问有关情况,接听官员未透露任何信息。

记者:“浙江省一些地方出现拆除教堂顶部十字架的行为,想请问这是属于政府统一的行为还是其它情况。”

官员:“这个方面我不是很清楚,我们办公室的人全部在开会。”

对于拆除十字架的起因,白泉镇基督教堂的信徒说,虽然政府声称的理由有高速公路旁基督教十字架影响交通安全或建筑违章等等,但实际上起源于省委书记夏宝龙的几句话。

“夏宝龙到我们白城来,说我们十字架太高了。他说,这是十字架的天下,还是共产党的天下?”

据统计,浙江是全国基督徒较多的一个省,人数仅次于河南和安徽,仅温州市700万人口中就有120万基督徒,基督教堂及十字架在省内十分常见。

但浙江家庭教会的骆牧师周五告诉本台,全省整治十字架的行动开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省委书记到了温州,看到温州教会比较复兴。有些弟兄姐妹新造的房子房顶上都有十字架,教堂当然都有十字架。他回来就说要拆掉这些十字架,或者说晚上不能用灯。杭州最大的崇一堂,以前大约是晚上通宵十字架亮在那里,现在就是晚上到9点钟必须要熄灯。”

骆牧师所属的家庭教会在2011年圣诞节聚会曾被当局暴力驱散,多位信众受伤。他说,这段时间的聚会仍然不断受到监视。

“派出所的人经常到我们聚会的地方,经常在监视我们。但是没有用怎么样的重的手脚。”

浙江政府强拆十字架的行动引起大陆基督徒的广泛批评,网上有大量帖子呼吁为浙江基督徒和教会代祷。

周五,网络作家、杭州基督徒昝爱宗发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呼吁紧急关注事件。

昝爱宗向本台表示,当地官员对佛教和基督教态度不同,对西方文明存有偏见。

“夏宝龙不是说过一句话吗?他说,西方敌对势力往往利用我们干部作风上的问题、发展中的矛盾抹黑党的形象。他就是说,好像基督教是西方来的。基督教来的、西方来的都是敌对势力。我认为他这种思维是有问题的。基督教其实传播的是一种现代文明、一种博爱、一种自由、一种真理。你要说把西方都否定了,中国就变成一个非文明的国家了。”

他希望通过公开信,利用舆论,迫使当地政府停止迫害行为。

“如果有媒体报道这个事,会引起舆论的压力,会关注这个事情。这事就会不了了之。已经拆了的,你悄悄恢复也没关系。没有拆的,就不拆了。有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就是说前提是舆论的效果,而不是说习近平看到会批示,他不会批示的。”

昝爱宗曾担任《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站长,2006年因公开报道、批评浙江萧山强拆党山教堂、关押和打伤数十名基督徒事件被开除公职,事件一度引起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迫使浙江省数年来放弃对基督徒的强硬手段。

他说,从强拆十字架的情况看,浙江政府并没吸取当年的教训。

“我认为他还没有吸取06年的经验教训。宗教的事情是属神的,与政府无关。你关心政府的内部事务就行了,不要关心不该管的事情。比如人的灵魂,你管得着吗?”

昝爱宗表示,如果呼吁等行动不能阻止政府,相信基督徒会采取法律手段,将政府告上法庭。



(特约记者:江沛 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