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救恩堂十字架周四凌晨终被拆 杭州鼓楼堂遭千警强拆信徒遭威胁

2014-08-1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拆车吊臂于8月14日凌晨靠近救恩堂十架一刻。(网络图片)
拆车吊臂于8月14日凌晨靠近救恩堂十架一刻。(网络图片)

中国在浙江省大规模拆除教堂十字架的行动近日愈演愈烈。上月两度险遭强拆并遭遇信众抵抗爆发流血冲突的温州平阳县救恩堂,周四凌晨终被当局拆下十字架。此前,周二晚,杭州鼓楼堂十字架也遭遇强拆,当局出动近千名警察及防暴队到场,信徒遭威胁。

自今年以来,中国当局以“拆除违法建筑”的名义,强拆了浙江省130多座教堂和十字架。上月两度险遭强拆并遭遇信徒抵抗爆发流血冲突的温州平阳县救恩堂,周四凌晨终被当局拆下十字架。

曾因护教被打伤的信徒温先生周四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救恩堂今天早上被拆了,就是7月21日我们被打的那个救恩堂。负责人把教堂的钥匙都给政府了,其他信徒都进不去,都被锁在外面,他们围起来就把十字架拆了。那时候天已经亮了,是四、五点拆的。”

记者:“当时多少人在现场?”

温先生:“没有多少人,被拆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以前警察一聚集我们就知道,但现在消息被封得挺死的。我们的黄益梓牧师被抓了后我们这边的消息也不大灵通了。政府就跟三江一样的,采取抓人的措施,我们很多人被抓了,我知道的黄益梓牧师和同工王波,分别在8月2日和3日被抓了到现在都没出来,官方理由是有很多。”

本台曾在8月4日报道,一直在网络上表达反对意见的平阳牧师黄益梓被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

然而,至少两位在抗议中被打伤的当地信徒告诉本台,上月24日,被打伤的信徒家属到水头镇政府讨说法,黄益梓是在群众开始抗议后,才赶到现场祷告的,不存在所谓“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有律师认为,当局开始拘捕持不同意见的神职人员,令浙江教案事态升级。

温先生还告诉记者,在7月21日护教事件中被打伤的信徒原计划在周四早上与律师到法院上诉,但遭当局阻拦和威胁。

“被打的事件我们要上诉,我们的律师打电话说今天过去,但政府知道了这个消息,提前到我们家里来拦住我们。我们村里的人今天早上也有很多人到我家里来,政府给他们安排下来说服的工作,按照他们说我们上诉就是和政府对抗,他们就说要关掉你亲戚的厂房,现在开始威胁说,你再这样就停掉你的水电,压力挺大的,有亲戚过来说我们也挺为难。现在是政府说了算,随便把你抓过去就定你的罪,你也没办法,最主要的就是要打压我们基督教。”

此前,周二晚,杭州鼓楼堂十字架也遭遇强拆,当局出动近千名警察及防暴队到场,封锁教堂及附近道路,整个行动在凌晨结束。

在鼓楼堂聚会的基督徒方先生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一开始说要拆的,到后面有消息说不拆了,我们挺高兴的,但后来无缘无故又说要拆,星期二就来拆的,政府拆的。”

记者:“参与强拆的有多少人?”

方先生:“很多,有保安、警察、武警。”

记者:“有特警吗?”

方先生:“有啊。他们还到外面雇拆迁队的人来拆。”

记者:“有没有人阻止?”

方先生:“阻止没用啊,他们不让你进去,在门口堵牢了。我们只能在钟楼下面祷告、唱诗。”

杭州的一名要求匿名的牧师周四向记者表示,他和一些信徒因曾向外界介绍当地强拆教堂十字架的事情遭到当局警告。

“昨天我听说了(鼓楼堂)凌晨时分被拆掉的,对政府拆十字架的行为我们都表示抗议的。对拆教堂、十字架我们的教会实际上都有和当局交涉过,但基本上交涉都没有任何效果。而政府会给你打电话或找你谈话,我的一些朋友、基督徒弟兄姊妹也接到过这样的电话,警告和外面谈的时候(要小心),其实我们谈的都是事实,我们不怕,但也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多或少也有这方面的顾忌。”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