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者竞选人代被除名 更被跟踪恐吓及侮辱

江西新余区维权者刘萍,魏忠平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被剔除,两人不仅被警察跟踪,警告,还被选举办的官员粗暴对待和侮辱,连民间选举观察员到当地也被警察截回,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指当地选举是一场闹剧,呼吁外界关注。
2011-05-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江西新余市余水区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余水区人大代表选举,刘萍是江西新余钢铁厂的老职工,在去年底被企业强迫内退,每月收入从1900元降到435元,为此她不仅为她自己也为同一战线的的其他职工讨说法,曾经被拘禁,传唤。由于她和另一位维权人士魏忠平的努力,内退员工收入增长到每月660元,因此他俩受到职工的拥护和爱戴,这次参选区人大代表很多员工支持他们。但是在4月30号公布的初步候选人名单中两人的名字却被剔除。周二下午,刘萍和魏忠平两人到江西省余水区选举委员会咨询为何他俩没在初选名单内时,被工作人员粗暴对待和侮辱。

刘萍周三对本台描述了她和魏忠平受辱过程,她说:“进去的时候一位穿白衣服的领导,我说‘你贵姓?’他说‘姓是父母给的,我凭什么告诉你?’魏忠平把手下意识的放在文件上,他就马上拍桌子‘你怎么私自翻我的东西,这是国家重要文件,你这个小偷,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欢迎你!’,就使劲吼。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前前后后鞠了五,六个躬,他把魏忠平轰出去,把门关起来,他说‘你有没有录音?’我说‘没有’,然后他就翻东西,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候选人名单上(为何没有我)我说我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拿到推荐表,并且有十人以上联名的独立候选人。他就站在那里对我指点,拼命的吼,他们的人就全部进来,就推搡着我出去,其中有一个说你怎么能当代表呢,你应该去做鸡!我只想问他一些份内的事情,昨天晚上我都不晓得怎么过的,几个媒体采访我提到这个事情我就痛不欲生…………。”

湖北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表示,新余市余水区的选举根据我的了解,太露骨,在各个程序上公然的违法,他选举的时间不向选民公开,甚至选举委员会也向独立候选人给错误的信息,使独立候选人错过成为候选人的机会,独立候选人昨天到他选举委员会去,他都不公开讲,这是太荒唐的事情。

据悉,从4月30号开始,刘萍和魏忠平就被24小时跟踪并监视居住,电话也被监听。刘萍表示:他们警告我不要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我30号被跟踪监视,尾随,昨天早上才没看到公安人员了,初步候选人名单刊登以后就莫名其妙没有了(我的名字)。我打电话去咨询,他回答我说,按照党章的要求,根据你前期的表现,你不符合人大代表的资格,我就明确跟他说,按照选举法规定,公民年满18岁,只要不被剥夺政治权利,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实实在在的为百姓做了非常多的事,赢得了百姓的呼声和掌声。

此外,从北京来的民间观察员杜全兵在火车站广场即遭到10多名警察的绑架并被即时遣返。

姚立法说:观察你的选举是社会监督,他们在火车站出口就把人控制了,警察在那里查票,只查男不查女,马上就把人控制了,非常的荒唐。

姚立法和刘萍呼吁外界关注余水区人大代表选举的不当做法,呼吁有关当局要合法,公正的进行选举,不要一味的摆样子,黑箱作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