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专访:伊力哈木•土赫提透露被软禁经历

七月初开始对外失去消息的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经济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日前恢复了对外通讯以及部分行动自由。他周一接受本台专访,透露一个多月以来在北京市国保警员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他被软禁在住所和宾馆,对外通讯隔绝以及被日夜轮番谈话的经历。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报道
2009-08-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伊力哈木•土赫提:这两天我出来了,现在外面。我是星期日已经在家里了。昨天我不知道我能出来呀。他们不在我也怪不习惯的现在。我今天就是开车转了一圈北京城。

记者:也有公安人员表示你是放暑假了就是不在北京这样的说法,你有什么看法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没有去过外地,没有去过新疆,我没有过过节日。我也没有带孩子出来散散步,我没有出来过。哪叫放暑假呀?

记者:那么,您的家人也一同是被他们看着的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家人跟我一块儿,绝大多数。

记者: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呀这一个多月?
伊力哈木•土赫提:就是聊天吧,每天聊天,没完没了地聊天,不停地聊天,白天黑夜地聊天。

记者:是在哪里呢?
伊力哈木•土赫提:住所也有,宾馆也有。

记者:宾馆的时间长不长呀?
伊力哈木•土赫提:两个礼拜吧。

记者:也是在北京,是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周边地区吧。

记者:这个过程里头没有说对你有什么不人道的对待,是吧?
伊力哈木•土赫提:不是。他们很礼貌,除了程序不合法。

记者:跟外界完全都是隔断了消息,这样?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没有阻拦消息呀,没办法。

记者:就说这段时间完全打断了你的打电话和上网的通讯,是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就没有那种条件。前天开始我这个手机开机了。

记者:但是对于这种没有任何法律文件这样的?
伊力哈木•土赫提:对,没有任何东西,甚至口头上说的 一个司法程序,对不对?始终是没有法律程序。我是拥护法律的,也是法律的倡导者。

记者:这个聊天的内容主要是围绕什么呢?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也不知道他们,始终没有说给我具体的什么罪。但是既然是国保的话,肯定跟国家的安全和政治有关系吧?他们很关注韶关、7.5这些问题吧,也可能是担心我说什么话吧?

记者:那现在有什么担忧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他们说得很清楚,现在通过调查呀,包括把电脑带走呀,还有别的,然后觉得我没有任何的违法的行为,也没有煽动行为,但是将来可能实施法律和我的命运是没有关系的,因为这是政治问题,不知道领导的意思,最上面领导,所以可能有反复。

记者:可能会有反复,是吧?
伊力哈木•土赫提:可能性大吧。因为他们也做不了主嘛。就像说我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某些方面觉得我做得特别对,但是不明确吧,看领导的态度,最高层领导的,对吧?

记者:有没有什么警告,就说最好不要怎么啦?
伊力哈木•土赫提:警告,你看怎么理解,我汉语不太好,人家汉语用得老司机一样嘛,当然有了,那种东西。

记者:我们知道您的最后消息就是说您7月8号的时候和朋友通过电话说可能要被……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是韶关事件之后,就是每天差不多24小时跟他们一起吧。虽然我那个时候能上网,能打电话。然后往前走的话就是从去年5月份开始90%的时间跟他们在一起,奥运会前就一直跟他们在一起。

记者:前天开始是不是他们就没有再和你一起了呢?
伊力哈木•土赫提:对。这几天没人找我。

记者:每次大概是有多少人来找你呢?
伊力哈木•土赫提:有时候两个,有时候三个,有时候四个。

记者:那么,您一直在民族大学里面教书吗?现在还是可以开学以后继续在那边教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不知道,因为那个中央电视台不是说我是大肆煽动吗?现在还没撤销。那么,我作为一个分裂分子,我怎么面对他们呢?

记者:但是学校方面没有直接跟你谈过什么,是吧?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没见过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吧,我的情况.

记者:经过这个事情以后,你言论或者意见方面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伊力哈木•土赫提:现在中国往前走呢。无论怎么样?我现在也给你打电话呢,对吧?你给我打电话,对吧?应该尊重人格吧,自己的人格,包括别人的人格。争取公益方面应该更积极一点。我们国家往前走,我觉得这个潮流谁都阻拦不了。暂时的麻烦,哪怕暂时的黑暗是会过去的。

记者:你的维吾尔在线呢,还可以……?
伊力哈木•土赫提: 维吾尔在线现在是有绝大多数管理员编辑,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下落,联系不上。三月份的时候也有传唤的,新疆的,北京的也有嘛。我从法国回来之后。但是现在具体的因为我也试着联系他们,然后操作的人是我们北京也有,在海外留学的,三月份之后出去的我们的管理员,他们在管理我们的网站,我也很感谢他们。我现在也跟他们没联系过,我现在今天跟你们谈完之后,没准我的电话可能又断了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