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反腐名额除异己 原国企厂长遭酷刑胁迫认罪

2017-05-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原芜湖卷烟厂厂长王龙明。(public domain)
原芜湖卷烟厂厂长王龙明。(public domain)

中国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反腐行动中,有地方当局被曝光为摊派“腐败名额”制造冤案假案。中国中青报的报道显示,因“贪腐铁案”被一审判6年徒刑的原芜湖卷烟厂厂长王龙明案被指,被告在被拘押期间遭受酷刑,编造自己受贿的情节;检方证据漏洞百出;行贿人在同步录音录像中称“扯了谎”。案件被发回重审,5月11 号开庭。王龙明的妻子要求法院公开重审王龙明案。

原芜湖卷烟厂厂长王龙明去年8月被控受贿121万余元,以受贿罪被判刑6年。但王龙明坚持自己是因为受到酷刑而编造了受贿的情节,同时,该案因多处证据不清,所有贿金无一查获,及一审法官拒绝播发显示定罪证据漏洞要害的录像等问题,引发许多关注和质疑。

本周四(5月11日),该案将在原一审法院芜湖市镜湖区法院重审,尽管有许多人关注案件,但当局只发了三张旁听证。

一直为丈夫喊冤的王龙明的妻子邹菁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当局为了把该案办成铁案,对丈夫实施虐待和酷刑,并以家人安全相威胁,还把姐夫逼疯:

“陈树隆贪腐团伙把王龙明关了54天,让他生不如死,不让吃饭、睡觉、死亡威胁。王龙明54天爆瘦40余斤,还告诉他,已经把家人全部抓起来了,如果再不承认的话就抓他的女儿。王龙明为了保家人,不得不编造自己受贿的情节。还把王龙明的姐夫逼疯,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丈夫被抓期间,芜湖市纪委强迫邹菁换上指定的衣服和裤子拍摄录像,后来邹菁得知这是为了让丈夫看到,认为家人已经被抓了起来,威胁他认罪。

据中国媒体的报道,在检察院向法院移交的案卷和同步录音录像里,邹菁和律师发现,所有贿金无一查获;指控称王龙明在家受贿,但出入境记录显示,其中至少有两笔受贿发生时,王龙明其人在罗马尼亚。更为蹊跷的是,同步录音录像里,一名行贿人在做完笔录后,与办案人员聊天,称之前所言是“扯谎”。他既没送过钱,也没在王龙明那儿落得好处。

邹菁引述律师指,该案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每一项指控所依托的证据都形不成严密的证据链:

“最后得出来的所谓证据全部都是假的。如时光穿越,王龙明人在罗马尼亚和习主席在一起合影,结果他们就说,在那个时间点他在安徽芜湖受贿。连出入境纪录都显示王龙明在罗马尼亚。还有一个穿帮录像,行贿人跟检察官说,我没有给钱,我撒谎。检察官说这很正常。所有的证据全部都是无一查获,全是点对点的口供,矛盾重重。”

去年11月,主办王龙明案的安徽原副省长陈树隆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该案才浮出水面其后又陆续有人揭露陈树隆炮制了多起贪腐冤案。

安徽另一反腐冤案的受害人家属吴风华告诉本台记者,反腐已经成为官场利益集团清除异己的工具:

“芜湖市纪委一向办案就是如此,都是陈树隆的团伙。他在主政芜湖的时候,就是利用芜湖市纪委来清除异己。王龙明的案子,就是利用老百姓仇官仇富的心态,不管这个官员冤枉不冤枉,反正被打到了,你是腐败分子了。老百姓都是很高兴的,他们不会去追究这个人是真冤枉,还是不冤枉。纪委的人他们非常猖狂,把你搞死了,你也是畏罪自杀,我们反腐反正老百姓欢迎。至于我们怎么样去做,老百姓也不知道了。他纪委的录像也不会拿过来的。”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嘉華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Jean

温哥华

我是芜湖人,陈树隆在芜湖市纪委的团伙在芜湖制造了很多冤案,他用他在纪委的人,清楚异己,建立自己的贪腐团伙。可以保证他们团伙的人无所顾忌地搞贪腐。

2017-05-16 08:4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