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持续加强网络管控

2016-01-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一首唱习近平和彭丽媛的流行歌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一度在互联网上四处流传。(视频截图/优酷)
一首唱习近平和彭丽媛的流行歌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一度在互联网上四处流传。(视频截图/优酷)

中国官媒日前刊登文章说,最近3年,中国网络宣传在传播正能量等10个方面取得新进展。但有评论指,中共当局自中共18大以来加强了对网络言论空间的打压和管控。有国际非政府组织多年来一直将中国大陆列为全球互联网敌人之列。

中国全国网络宣传工作会议1月5号至6号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1月6号刊登题为“中国网络宣传这三年:十方面取得新进展新成效”的文章说,这十个方面包括:1、宣传习近平讲话;2、宣传正能量;3、全党宣传;4、网络阵地建设;5、应急管控;6、网络生态治理;7、依法治网;8、网络基础管理;9、国际话语权;10、机制队伍建设。

文章在谈到网上主题宣传和正能量传播新亮点时说,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网络舆论场一度乱象丛生,国家重大政策的新闻没有社会阴暗面的报道停留时间长,英模人物的报道不如花边新闻的位置突出,网上跟帖评论充斥谩骂、攻击等负能量。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网信系统下大力气,着力扭转这种乱象,党和政府声音始终成为网上主旋律,围绕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一系列重大主题,加强网上宣传, 正面宣传亮点纷呈。例如,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重大主题宣传中,新浪微博阅兵话题总阅读量达51亿,微信消息讨论量超过18亿条,涉阅兵视频点击量超3亿次,网民点赞刷爆屏,网上一片“阅兵红”。

美国中文网刊《中国事务》主编伍凡对此评论说:

“1959、1960所谓‘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人、没饭吃,但是当时的宣传也是铺天盖地,讲‘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现在还是用这个办法,全国出了那么多事,经济那么下滑,它从来不会去讲,拼命讲我们有多好多好,然后搞一个大阅兵来欺骗大家。”

文章说,过去3年,中国大陆网络生态综合治理呈现新气象。有关部门开展系列专项行动,落实网站主体责任,指导主要商业网站建立辟谣平台,组织主要新闻网站和商业网站签署《跟帖管理自律承诺书》,推动建立网站管理人员失信黑名单制度,推进网站信用等级评价制度建设。

伍凡认为,中共当局自18大以来加强了对网络言论空间的打压和管控。

“从服务供应商的控制、网民实名登记、打击大V、建立5毛队伍,在各个层次全面控制网络。”

文章还说,过去3年,中国网络应急管控体系和能力建设取得新进步。中央、省、市三级的全国网络应急指挥体系已初步建立,在上海外滩踩踏事件、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天津港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深圳滑坡事故等中成效显著,结束了“大灾之后必有大谣”的混乱无序局面。

对于中国官媒说的“大灾之后必有大谣”现象,美国原网络杂志《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表示:

“大灾之后必有大谣,这是共产党自己总结出来的。大灾和大谣之间没有必然的规律。只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现在有点儿官员责任制,他们想限制信息,不让记者了解真相。这种情况下,社会上对灾难事件中到底死了多少人,比如天津大火到底原因是什么,老百姓得不到信息,因为信息已经被共产党控制住了。老百姓有些传言,官方认为这就是大谣。大灾之后必有大谣,实际上这句话恰恰是讽刺共产党对突发事件的信息管控。”

文章指,18大以来,中国依法治网取得新进展。目前,《反恐怖主义法》已经出台,“网信”一词首次写入国家法律。中国正抓紧推动网络安全法等重要法律法规出台,修改完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制定出台“微信十条”“帐号十条”“约谈十条”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中国最高法、最高检出台了多个相关的司法解释,把现有法律延伸适用到网络空间,让互联网在法治的轨道上健康运行。

李洪宽则认为:

“这些法律没有一条是保障互联网自由的,都是违背互联网的基本精神,试图限制老百姓使用网络表达自己的真实意见。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违背世界文明的,也违背中国自己的《宪法》。”

按照文章的说法,中国网络宣传工作取得的新进展的具体内容还包括:利用动漫、视频等易于网民接受的形式,利用多个微信公众号,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全党动手”做好网络宣传工作,各部门围绕重点、热点、敏感问题,主动加大信息发布力度,掌握舆论工作主导权;网络阵地建设取得新成果。加快建设求是网、中宣部党建网等理论传播重点网站,指导人民网、新华网等中央主要新闻网站开设理论频道,打造理论传播平台;组织开展中央新闻网站记者证核发工作,为首批14家中央主要新闻网站发放新闻记者证。探索建立对商业网站的日常考评机制,促进网站基础管理的规范化、长效化;国际网络空间话语权和影响力取得新突破;加大对党政领导干部、网信干部、网站采编人员、网络志愿者等教育培训力度,两年累计培训80万人次。
李洪宽指出,中共网络宣传的巨额开销都来自中国的纳税人,而中国网民对此却毫无发言权,被迫接受强加在自己身上的“防火墙”、“5毛”等种种网络枷锁。

中国已经连续多年被关注新闻自由的 “无国界记者”组织评为“互联网自由之敌”,中共18大以来的最近3年也年年“榜上有名”。

(记者:林坪;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