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於其一非正常死亡案暴露中共“双规”体制的残忍和违法

2013-10-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中纪委召开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 中纪委召开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 (网络视频截图)

中共高层近日高调反腐。不过,路透社星期四详细报道了浙江温州官员於其一在“双规”期间非正常死亡案,指该案暴露了“双规”这种党内秘密关押体制的残忍和违法。

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23号在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强调,要强化反腐败工作的震慑作用。此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也提出 “苍蝇老虎一起打”。路透社星期四的报道说,王岐山没有详谈如何取得反腐败的震慑效果,而中共惯用“双规”来惩治党内的“苍蝇”和“老虎”。报道说,在“双规” 期间死亡的中国温州官员於其一案件的审判结果已在9月30号公布,涉案的六名中共干部分别获刑4至14年,其中五人是温州地方纪委官员,另一人是温州市检察院官员。这六人在於其一“双规”期间,为迫使於其一交待贪腐问题,对他进行殴打,并把他放在冰水浴桶中反复按头闷水,导致他在今年4月8号死亡。报道说,於其一的遭遇凸显了“双规”这种党内秘密关押体制的残忍。

於其一家属代理人之一,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星期四晚间对此表示:

“双规本身是共产党纪律处分的一种方式,是防止违法案件、内部自查的一个体系。双规是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所以被双规的干部,往往不叫被告或者犯罪嫌疑人,而叫谈话对象。他们的审讯叫谈话。现实中,双规凌驾于正当法律程序之上。双规主要针对职务犯罪,其实按照刑法规定,这种案件应该由检察院来立案侦察。而有了双规后,这些人往往先通过党的纪律检查机构来进行处置。刑法实际上管不了双规这种处置,它没有时间限制,其实也有时间限制,但不被遵守,而且被双规者不能见律师,刑讯逼供用的比较普遍。”

路透社的报道说,在“双规”中对他人刑讯逼供的人员很少受到法律惩处,於其一的死亡引起公愤,家人坚持寻求司法公正,才使法庭开庭审理该案。不过,浦志强律师对於其一案的审理结果并不满意:

“我觉得这个案件是党干预司法的一个缩影。如果真正按法治原则去做的话,纪委这样一个机构应当成为审查对象。这些人同样也在上班,也在执行职务,但他的这个职务就可以让他随便去打人,以至于把人打死。打死了以后,他的单位突然又不见了,我们又审查不了纪委。他们对被判刑感到委屈,觉得自己是在上班,执行单位的行为意志,自己不该承受这么重的刑期,所以他们要上诉,要上访。但我们认为,这六个被审判的人,应该构成故意杀人罪,而不是故意伤害罪。因为如果没有纪委,不是为了刑讯逼供的话,你把一个人闷到冰水里,你应当预见到他可能会发生窒息,但你完全放任这种情况,让他死掉。所以我们认为,如果纪委不出来承担责任,不检讨纪委这个制度性的东西,不承认这些人是在执行公务,那么就不是职务犯罪,按照个人犯罪,他们应该是故意杀人罪,最高判14年,又判轻了。还有一个情况就是,真正的主犯,刘险峰、林建中,甚至还有浙江省纪委副书记马光明,这些人其实都开会布置了用这种方式来收拾於其一,至少刘险峰、林建中是这样做的,他们应该是主犯,不应当仅仅受处分了事。把他们这些人保护起来,可能还是为了保护更大的官员。所以这个案件的审理,是一个假的审判。”

对于中国的“双规”制度,现在美国纽约的叶宁律师评论说:

“双规这种陋规是于法无据的。因为中国的宪法规定了,如果没有法院或检察院的逮捕命令,不得拘禁公民的人身自由。双规其实是中国共产党党内的帮规,双规本身是非法的,属于私刑范畴。双规中发生的酷刑行为,也严重违反了中国加入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

中国媒体今年报道了两起“双规”期间非正常死亡案件。继於其一之后,从今年4月8号起被“双规”的湖北黄梅县地震局长钱国良,6月3号从办案地点被送往医院抢救,此后一直呈“植物人”状态,6月19号钱国良在医院死亡,家人称钱国良遭到了纪委办案人员的刑讯逼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