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部矛盾凸显 维稳任务艰巨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表示,当前中国社会各种矛盾突出,维护和谐稳定的任务艰巨繁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2009-06-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在最新一期刊载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综治委主任周永康在“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表彰大会”上讲话的全文。周永康指出,当前中国社会大局仍处于人民内部矛盾凸显、刑事犯罪高发、对敌斗争复杂的时期。他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从财力和人员上加强政法队伍建设,运用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执法方式,以减少社会对抗,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中国民间维权组织“权利运动”负责人张建平认为,周永康的讲话回避了当前中国大陆主要的社会矛盾,以及贫富分化和官员腐败的社会现实。在缺乏独立的司法监督的现行体制下,单靠用政法手段打压,只能加剧社会不稳定的现状:

“周永康他实际上对一些真正的社会矛盾点在什么地方呢,他轻描淡写甚至他进行回避。他有种来势汹汹的一种味道,这是我们引起重视的。现在中国大陆出现的问题是什么?出现的就是贫富差距,当官的官商勾结,滥用权力,无官不贪。就是没有一个好的监督机制。没有一种真正的、切实的措施来落实所谓的‘和谐社会’,打压只能是激化这些矛盾。”

周永康表示,目前由于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下岗职工、失业农民工增多,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增大,在劳资纠纷、合同纠纷、债权债务纠纷等新矛盾不断产生的同时,土地征用、房屋拆迁、企业改制等老问题有所凸显,各地区、各部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任务艰巨繁重。中国民间的“人民监督网”主编朱瑞峰认为,中国官方想以专政的工具和手段解决社会问题,只能引起更加强烈的民愤:

“现在这个情况并不是用这些专政工具去堵,像河里的水一样应该疏导。哪边有访民上访,要认真地给它解决问题,打压这种办法是不合适的。专政的手段我想是不行的,社会上的这些问题必须是去疏导,并不是用专政的手段去打压。近期我也看到工信部发布了一个软件。用这种方法其实就是打压舆论。我想这种做法肯定是不会起到社会治安好的效果,反而会激起民愤。”

中国公安部网站在近日发布消息,公安部决定从警务督察局、治安管理局和刑事侦查局等多个单位抽调精干力量,组成检查组,从6月15日开始,分赴全国部分重点地区开展社会治安整治行动督导检查。官方的中新网在相关报道中表示,此举将加强把握社会治安主动权,整治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为建国60周年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旅美政治学者王军涛认为,自从中国军队镇压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后,当局就开始了以暴力镇压换取政治稳定的倒退:

“我觉得这个讲话如果提到对敌斗争就说明现在中国共产党在治理整个社会的思路又在滑向过去阶级斗争的思路。因为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从70年代后期以来,中国的形势曾经由于改革开放得到了大大的缓解。但是1989年镇压了那场民主运动之后,中国共产党又开始重新要靠暴力来维持所谓的政治稳定,用稳定来保改革、开放、用改革开放促经济发展、用经济发展进一步地来化解矛盾。这样改革开放走上了权贵资本主义道路,少数人在中间垄断了机会和财富,所以人们感到很不满。”

王军涛强调,从世界上民主国家的发展过程来看,在缺乏必要的政治制度改革前提下,中国官方试图以高压统治维持经济发展的做法,只能加剧社会的不稳定:

“从比较政治学的角度来考虑,凡是那些带一些威权或者极权体制下完成现代化进程的那么它都是要靠高压来强迫。所以,我觉得还是由于中国这个政治体制的问题。只要它政治体制不改革的话,这些问题会越积累越严重。他现在已经把传统的异议人士变成敌人了、把那些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变成敌人了。现在又在把维权人士、环保人士都在变成这个制度的敌人。所以它想靠增加警力,什么用警具只能维持一时的稳定,但是会给这个国家;会给这个制度造成更多的敌人,更大的不安定因素。”

法新社的报道指出,中共高级官员周永康掌控着中国的法院和警察系统,他强调维持社会稳定任务很艰巨的讲话,反映出中共高层对建国60周年前夕中国社会和政治局势不稳定的担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