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想中的大国形象

1986年夏日,上海市团委和各大专院校,在当时叫做“国际俱乐部”的大礼堂举办了事关改革开放的讲座。由于我国的极权制度造成了的种种灾难,使人们多对政治厌恶、惧怕。个人报名参加者寥寥无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各机关单位的党、团干部。第一讲是复旦大学副校长讲的历史,他演讲后宣布:听众可以提问题,谈看法。我自幼生就的率真、坦诚急性子,使我第一个举手抢先说:“由于我国历史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不客观、不公正,我们都应该检讨、反省,重新认识面对。关于改革开放,只有当我们个人的人生价值和人权,在法治的守护中得到充分保障、体现,才有可能。”没想到这么一小段话,竟然受到满堂鼓掌。陈奎德博士是第二讲,由于其时我去河南老家探望病危中的姑母,未能听到。但是我返沪后,听他人说讲得好, 便协同几位年轻朋友去复旦校舍拜访。陈博士讲话有理有据,正如传言所说,讲得好。此后我们经常去求教。共同的爱国情怀,使我们成为支持“中共”改革的好朋友。我们都敬重地称他为陈老师。如今改革开放20多年,近两年人们大谈大国崛起,近日,”自由亚洲电台“又发出关于大国形象的征文,我正想用和平、理性方式,对改革实现民主起到推动、推进作用。我理想中的大国形象,就在那一小段讲话和应征文前的一小段文中讲明了。极权制度为一党服务的强权共性,打压、扼杀民众的个体个性,正是改革开放需要构建有关民生、民主、民权制度的法治基础。
2010-11-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我赖以谋生的食品小车正面,画有升起过半的金色太阳,中间蓝色心形写了个“和”字,两边用蓝色字体写有“心和人和”、“家和国和”。正上方还写有“和为人本”、“人为国本”。我过去在街头小卖时,常对顾客宣讲说:“今日的太阳不再是整人、斗人、杀人的血红色,应该是改革发展经济,人民安享民主、自由、幸福生活,金子般的颜色。”如果人人都能以和的心态面对人生,我国改革实现了军队、财政、司法国家化,不再任由一党权钱独有,强权霸道的占有原本属于国家、人民的一切所有,民富国强的日子就到来了。逃往国外400个亿万狗官不提,国内判刑、处决了的贪官也不讲,上月“法制文萃报”解密了央视主持人月薪26万,是民众许多倍的收入差距,特别是近几年贪案频发,天灾人祸不断地种种灾难,都在警示人们,社会 稳,人心思变,已经到了生死荣辱攸关的当头。我曾经在“自由亚洲电台”用改革的紧迫、真诚,民主的宽厚、豁达大声疾呼:“帮着、拉着、推着共产党从极权专制的死胡同回过头来。走大家都能活、都好活的多党民主宪政阳光大道。”这样的一个对内施仁政,对外谋和平,不再搞祸国乱世的革命输出,如此对国民、对人类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就真正的站立起来了。

奋起吧!政体改革改制度,极权专制制度不改变,任何人的豪言壮语都是谎言、废话。为了我国今后不再有谋权、征战、残杀,为着我国今后不再有革命、造反、灾祸、人人都能拥有富裕人生,我们就要肩负起政体改革的历史使命,要多党民主宪政这一可以确保人权、法治,并且能够对世界和平作出重大贡献的大国形象,在我们这两代手中力争实现。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