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新闻传递民意,网络反腐揭示深层社会问题(二)

近年来,中国的不少公共事件、群体性事件或腐败大案,都是经由普通民众在网络上爆料,才引起各界关注、评论和挖掘,从而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并最终促使当局处理解决。在这一过程中,公民记者、公民新闻的概念进一步深入人心,并影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接下来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寇天力制作的6集特别报道,与您探讨中国公民记者、公民新闻的生存与发展,及其对中国公民社会的促进。
2010-05-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上次节目里,我们介绍了公民新闻和公民记者在中国兴起的背景原因及其特点。公民记者、公民新闻做为一个新事务、新现象,之所以能对民众、社会产生巨大吸引力,不仅在于它是由普通民众自发参与介入,而且也因为其报道的内容与大众和社会息息相关。根据中国多家网站的民调显示,目前民众最关心的仍是反腐问题。而这一情况也使网络反腐成为公民新闻的主要内容之一,民众尤其是网民对这些新闻的讨论回应也非常热烈,并对腐败案件的处理产生影响。中国民间的人民监督网主编朱瑞峰说:

最近发生了好多案件,都是以网上网民进行了披露以后,他们有的是纸里包不住火才进行查处的,并没有像他们所说的主动去查处一些问题。我们感觉像我们的公民记者网络监督的作用还是大的。

在这些由网民监督揭发而后被处理的腐败案例中,比较有名的包括江苏江宁县抽天价香烟的房管局长周久耕腐败案、地方政府弄虚作假的周老虎案等等。如今,网络反腐已成为中国反腐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而作为举报者、调查者的公民记者们功不可没。朱瑞峰说,他的举报使得一些官员的政治前途没有了。

我们报道,有的上面领导批了,对他们查处,他们就弄假材料,但是对他们威慑力还是很大的。我们报的那些官员到处去封杀我们的网站,因为他太害怕了,都怕人民群众知道他,最起码我们报出去,虽然有的他没住进监狱,但他的政治前途已经完蛋,你看我们报道了山西省纪委等很多官员都是这样的,他们的政治前途已经完了。

中国民间的权利运动网工作者张建平(参与网)
图片:中国民间的权利运动网工作者张建平(参与网) Photo: RFA
除了网络反腐之外,在追求社会正义方面,公民新闻与公民记者也发挥着重要作用。通过网民发贴而被世人熟知的重庆钉子户事件,让人们了解到拆迁过程中被拆迁户捍卫自己权利和利益的新方式;而巴东烈女邓玉娇一案被在网络披露后,全国各地民情激愤,民间维权者、志愿者纷纷赶到巴东调查、声援,不但使真相一层层被揭开,也使当局有关部门对案件的最后处理不得不走向一定程度的透明公正。中国民间的权利运动网工作者张建平说:

官方它始终鼓吹的是一个和谐社会,而真正背后的那些黑暗老百姓都是很清楚的。当一个公民记者他去揭露的时候,他会引起共鸣。这样的话呢它就会给当局一定的压力。

在社会公益方面,公民新闻也显示巨大社会效应。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时,当地民众身处灾区现场,所发出的一些报道甚至早于官方媒体。相关公民新闻不但使外界及时了解到当地灾情的严重性,也使外界救援努力更贴近实际需要。而地震震出的当地豆腐渣校舍工程等问题也因志愿者和公民记者们的亲身调查而曝光。这些例子都毫无疑问都显示出公民记者和公民新闻的巨大作用。同时,公民记者、公民新闻为特征的民间力量对反腐、正义等问题的侧重,实际上从另一角度也反映出中国在制度上的缺陷。朱瑞峰以中国目前的反腐情况为例说:

制度内的反腐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它有的反腐败是出于某些目的去反腐败。老百姓举办,网上举报,报道很多贪官,他们就不查,有的还是温家宝总理两次批示要查处,但查处就是下面骗,批到省纪委,省纪委交到下面纪检组,到那里写个假材料,成了骗温家宝总理了;我们再写个材料给温总理寄过去,温总理再批示以后批到中纪委,可中纪委让卫生部监察局到下面一查,又弄个假材料,又哄住了,这些案件大家都知道。这些官员比如山西省卫生厅长(吕书凯)就是个腐败分子,两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把他查处,成了官官相护这样的问题。

虽然从中国宪法和各种规章制度看,中国官方对官员和政府行为的制约,有党委、纪委、公检法等三大渠道,但腐败问题仍日益严重,腐败官员层出不穷;这些官方的反腐渠道并不通畅。张建平说:

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是无官不贪的一个社会状态。真的要吏治的话呢,在这个体制内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应该在体制上,所有的东西应该透明、公开,真正让外界第三方来监督。我所说的第三方呢就是老百姓包括媒体来起到监督作用,而不是它所谓的内部监督,内部监督的话就是个笑话,必须在体制上下功夫才是真正的吏治或反腐。

官官相护、欺上瞒下使许许多多问题或被遮掩,或被放任。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则不仅仅是举报无门,甚至还因此受到打击报复;而网络举报形式的公民新闻则使问题能迅速被曝光。曾有过多年反腐经历、并被外界称作中国网络反腐第一人的江苏徐州中国矿业大学教师王培荣说:

网页截图:王培荣( 王培荣的BLOG)
网页截图:王培荣( 王培荣的BLOG) Photo: RFA
网络反腐我是从2000年维权开始的。我当时是举报我们小区里的开发商制假售假开始的。因为我发现在徐州正常的举报已不起作用了,只有通过网络公开出来,把他们的罪恶暴露在阳光下,他们才有可能得到惩处。在这种情况下,我萌发了用网络这个渠道。但我进行举报与其他人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所有的内容我都先通过正常举报,在正常举报没有任何作用的情况之下,才在网络上公开;第二个特点是用实名制。我对我举报的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果他们认为是失实,他们可以去告我。但直到现在只有2002年开发商告了我一次,而通过打官司他反而进了监狱。现在就是没人来告我,因为我举报的都是事实,他们只有采取行政手段来压我。中国的一个体制是,举报到上面,他们都是层层转,很荒唐的是,最后转来转去,很多材料转到了被举报人手里,由他自己来查自己,这是很荒唐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通过网络公开。

在反腐举报等问题上,在正常渠道走不通的情况下,本来还应有作为第四权的媒体的监督,这些媒体本应起到独立的监督作用,但实际上,中国的媒体为政府所经营主管的特性,使它们在客观公正方面受到质疑,其不尽人意之处太多;再加上官方对媒体的自我审查要求,使这些媒体在某些报道和新闻挖掘方面缩手缩脚,同时,无权无势者也难以在这些媒体上发出声音。此时,以普通百姓为主题的民间新闻、公民记者的出现,就起到了传统媒体、官方媒体起不到的作用,真正为平民百姓提供了发出自己声音的平台。长期从事社会公益活动的四川天网网站创办人黄琦的妻子曾丽女士说:

四川成都,部分义工和上访维权人士在天网的新办公室里合影。(曾丽提供)
图片:四川成都,部分义工和上访维权人士在天网的新办公室里合影。(曾丽提供) Photo: RFA
在国内,很多人有自己的想法、或对政府有些意见,都没有地方去说,也没有地方说出来,黄琦就是帮助一些人通过网络形式把他们的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无论是强制拆迁的还是征用土地的那些农民的情况通过网站给反映出来,其实也是让大家都有一个说话的地方、说话的权利。因为他找不到一个政府部门去说的话,他有的他不接待,其实人民就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愿望表达出来,黄琦就是帮助这些人,可能就会得罪政府的一些官员,他们可能就会对黄琦进行关押、打压。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然而社会向前发展的每一步都有其代价,公民记者和公民新闻在中国的发展也非一帆风顺。类似黄琦一样的社会公益活动人士在进行公民新闻活动中受到政府打压的例子层出不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寇天力为您制作的6集特别报道公民记者与公民社会的第二集,介绍中国的公民记者、公民新闻所覆盖的侧重点及其揭示的社会问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