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二十七)

2012-04-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第七章【民间网络言论维权的崛起】第二节【民间对中共压制的抵制】

“除非面临极端专制下的极端考验,否则的话,在一般的情景中,并不是非要为存自由这个天理,就必然牺牲掉求生存这个人欲。那种古典英雄主义,在‘人权高于主权’的今天,即便真有这样的人格,也只可以作为自律,而不可以针对他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恰恰是自由主义的黄金律。对我来说,如果遇到极端的情境,我必须在对妻子的爱和对自由的爱之间,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的话,那我宁愿为了妻子而出卖坚守自由的良知,而绝不会为了坚守道义底线而出卖了对妻子的爱。”

“如果我们为了‘自由’这个天理,而要求所有热爱自由的人必须抛弃生命和爱情等人欲,那么我们争取的恰恰是自由制度的反面。而在人类历史上,对人们提出这样要求并付诸实施的,绝不是自由制度,而是各种极权制度。”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