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高新)

2017-03-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资料图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歧山。(AFP)
资料图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歧山。(AFP)

中国每年一度的“例会”已经接近尾声,闭幕之前相信不会再弄出什么令外界预料不到的重大新闻来。而已经过去的几天会期里,最娱乐的 内容莫过于一位顶着女院士头衔的人大代表在发言中狂赞一阵江泽民之后,面对台下一片错愕的僵容,赶紧不好意思了一下,说是“文件打印错了”。意思是她在台上照本宣科念了大半天的那几张纸原来是她十几年前的献给当时还在台上的江泽民主席的“旧作”。

而最严肃的内容莫过于王歧山的惊人之语:要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倡导的“党政分开”。

中共官媒体报道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5日下午参加他所在的北京代表团审议。他强调,探索党长期执政条件下自我监督的有效途径,关乎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关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治理水平,要以自我革命的勇气,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构建党统一领导的反腐败工作体制。

蔡奇、徐和谊、刘忠军等代表发言后,王岐山指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政府工作报告体现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要求,体现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政方略,我完全赞成。承诺高期盼更高,要把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的重要论述,同“两学一做”常态化制度化联系起来,从思想到行动都体现“四个意识”,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毫不动摇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加强党的建设、践行党的宗旨,兑现对人民的承诺。

如上这段话的中心意思是:“文革”中人人都会背诵的毛主席语录“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现在重新成为“指导方针”,按照这个指导方针,人大会议也好,政协会议也好,说到底都还是党的会议。李克强以总理身份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代表的不是国务院,更不是他李克强总理本人,而是党的领导核心习近平。而且他的这种说法事实上是背叛和否定了当年邓小平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论述 。

1986年6月28日,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就法制建设和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这次讲话也是邓小平对民主法制建设和政治体制改革问题较早的一次谈话。

邓小平说,打击犯罪活动中属于法律范围的问题,要用法制来解决,由党直接管不合适。党要管党内纪律的问题,法律范围的问题应该由国家和政府管。党干预太多,不利于在全体人民中树立法制观念。这是一个党和政府的关系问题,是一个政治体制的问题。我看明年党的十三大可以提出这个问题,把关系理顺。党管政府怎么管法,也需要总结经验。党政分开,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就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坚持党的领导,问题是党善于不善于领导。党要善于领导,不能干预太多,应该从中央开始。这样提不会削弱党的领导。干预太多,搞不好倒会削弱党的领导,恐怕是这样一个道理。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应该相互依赖,相互配合。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因为首先遇到人的障碍。事情要人来做,你提倡放权,他那里收权,你有什么办法?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在谈及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时王歧山强调,改革的目的就是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在中国历史传统中,“政府”历来是广义的,承担着无限责任。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以及法院和检察院,在广大群众眼里都是政府。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笔者在内地的记者朋友评论王歧山的这段讲话内容说:这简单就是明目张胆地,大张旗鼓地彻底否定了邓小平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党政分开!

中共人民网上的文献内容清楚记载: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是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问题。为此,邓小平提出了著名的“党政分开”思想。早在1980年刚刚掀起改革开放大幕之时,邓小平同志即明确地提出了党政分开的思想,邓小平指出:“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的弊端,妨碍甚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此后的数年间,邓小平从未间断过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探索。1986年6月28日,他明确提出:“党管政府怎么管法,也需要总结经验。党政分开,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党政分开”这一概念。此后的数月内,他又多次提到“党政分开”。

中共人民网上的学习文章评论说:党政分开的思想正式公开发表后,当时的社会风气为之一振,改革徘徊不前的阴翳也随之一扫而空。

邓小平一九八九年镇压学潮期间在决定用江泽民取代赵紫阳时曾特别强调: 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要动“这个我征求了李先念和陈云同志的意见,他们都赞成。”。

1987年10月,赵紫阳所做的中共十三大报告对“党政分开”做了专题阐发,指出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党应当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十三大报告中政治体制改革部分的第一节就是“党政分开”,在论述了党政分开的原则和做法后,报告说“从党政不分到党政分开,是我们党的领导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党政分开才能使党组织较好地行使监督职能,有效地防止和克服官僚主义。全党同志都应该自觉地、积极地、高高兴兴地投入这场改革,实现这一历史性的转变。”。

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又强调过: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此后,不管有些人如何否定改革开放,如何挑起姓资姓社之争,但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十三大报告。

现如今,王歧山偏偏不信这个“邪”,偏偏就要把十三大政治报告的核心内容之一公开否定了。你邓小平不是说“十三大政治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吗,我王歧山就要针锋相对,就非非要动上一个字,当然是最关键的一个字!

邓小平在1986年9月会见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雅鲁泽尔斯基时谈到,“我们两国原来的政治体制都是从苏联模式来的,看来这个模式在苏联也不是很成功的。”

邓小平还说: “关于端正党风和纠正不正之风的工作划分问题,其实是党和政府的关系问题,是一个政治体制的问题”。而党和政府关系的基本原则就在于“党政分开”,“党要善于领导” ,“党政分开要放在第一位。
把王歧山几天前在北京代表团的讲话内容与邓小平三十年前的如上讲话内容仔细对照一下就不难发现,王歧山所讲的内容几乎字字都是在否定十三大,句句都是在批判邓小平。

笔者在内地的记者朋友感慨说:邓小平当年信心满满地要让十三大路线“管一百年”,如今三十年未满,习近平和王歧山就已经把十三大路线否定得差不多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子牙

虽说此文有点“标题党”的意味,王歧山并没有说“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这句话,而邓小平也从未放弃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党政分离”种种“改革”从来都只是徒有其表,并无实质内容,一直是“党领导一切”。

但国内近年来确实试图在各个领域加强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作用(尽管它早已经在中国的统治占据了领导地位),在党政权力能控制到的最基层的居委会,前两年就开始被组织部强制要求主任与书记必须是同一个人(若严格按照组织法规,居委会主任应由群众选举,而书记则可以由党员选举或上级任命,但从来没有所谓群众的真正的选举,所以居委会主任和书记是同一个人也很容易做到);去年的居委会的党建工作被列为考核的最重要内容;等等,共产党即使在基层希望牢牢掌管一切。

但这终归是形式主义,因为自身遭遇太多不公,及见到太多不公,多数基层的党员对共产党并无忠心耿耿之意,甚至持反感态度。

2017-03-13 12:51

Clark

Bethesda

根据当日的人民日报,习近平黄岐山说完全赞成政府工作报告,然而并非如其他政治局常委一样。提及李克强总理名字,可以证明他是跑差而非心腹?就十九大人事安排。以李克强的资深,是否有望出任中共第一副主席,假设中央军委实行常委制度,他是否有望出任中央军委当然副主席?

2017-03-10 10:3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