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人事安排陈敏尔无疑会位列胡春华之前(高新)

2017-09-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陈敏尔(左)、胡春华。(public domain)
陈敏尔(左)、胡春华。(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正在复制十年前的自己?》中已经介绍了笔者在江泽民时代最早先对外介绍“七上八上”和“三上四下”原则时即已经解释得很清楚,那就是非党和国家领导人选进中委或连任中委是“三上四下”,党和国家领导人是“七上八下”,但“总书记不受此年龄限制”。所以当时的乔石下了,但江泽民留任。

照此惯例,无论习近平是否已经打定主意到二十大上继续连任,都不需要安排一个王歧山或者其他什么人为自己“打破七上八下的惯例”,所以王歧山十九大上不再连任的话,实属“党内正常新老交替”。

但是,假如习近平仍然还没有打算推翻和更改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一样都是十年换代的前朝旧制,那么在自己五年任满的时候,就应该安排一个自己的党总书记接班人培养对象出任分管党务,具体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就象十年前他自己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热身五年再正式接班的程序一样。

有道是,当年的胡锦涛就是把一个时任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委书记关进秦城,同时安排已经内定的总书记接班人选接掌直辖市委书记职务,短暂过度之后即使直升政治局常委。

如今到了习近平在总书记位置上坐了将近五年,正在筹备召开下届党代会的时候,似乎也也是如法炮制,把一个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委书记关进秦城,同时安排自己已经内定的总书记接班人选接掌该直辖市委,短暂过度之后直升政治局常委,就是我们本篇文章所要继续讨论的问题。

日前,自由亚洲发表了《习近平下令,重庆官场大抓捕》一文。文中说:重庆今年5月选出的43名19大代表,是孙政才满意的名单,但陈敏尔不喜欢,于是,再次审议期间,有多达13人无法通过资格审查,被取消党代表资格,包括7月已告落马的原市委书记孙政才,及这次受查的组织部女部长曾庆红。

这就是说,将近三分之一的重庆19大代表,已被取消党代表资格,包括5名市委常委级,即副部级的高官,以及8名厅级干部。有消息透露,除曾庆红之外,还有市委秘书长王显刚,也被“双规”,另有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刘强和副市长,兼两江新区委书记陈绿平也被控制,此外,原市委副秘书长,现任环保局长兼书记史大平等5名干部也被查处,他们的问题,不是涉及“薄王”唱红打黑,徇私枉法,就是涉及孙政才贪污分赃或行贿受贿,卖官鬻爵。。

笔者据此查对了重庆市党报,发现仍然还未被公开宣布接受调查的女曾庆红最后一次以领导身份公开报道是本月九日,而王显刚和刘强以及陈绿平的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本月十四日和十五日。另外,新华社的“重庆市主要领导”栏目里,市委常委仍然是陈敏尔 张国清 唐良智 吴存荣 张鸣 曾庆红(女) 陈雍(满族) 王显刚 刘强 陈绿平 陶长海 杜和平,新任命的,暂时未被宣布“党内分工的 胡文容排名最后。所以,是否会一次性查处如《习近平下令,重庆官场大抓捕》一文中所说的众多常委,还有待观察。

不过,最算对孙政才的政治清算最终不会涉及太多重庆市党政领导人,习近平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把前朝任命的两个隔代接班人的其中之一以贪腐论罪,以自己的政治心腹取而代之的作法,绝对会遭致党内诟病。一位“文学城“网站的网友评论说:“记得上海的陈良宇?由于看不起当政的胡温,被以50万RMB的贪污和作风问题打入大牢。陈良宇可是上海人民的好官啊。习近平对重庆正在重复当年胡温对上海的行为。“

人们还记得,当年的陈良宇是2006年9月下台的,而习近平接掌上海市委书记一职是次年三月份的事情。时任中组部长贺国强陪同习近平出席市委干部大会,在会上强调这次上海市委书记的配备,是“经过认真比选、反复酝酿、慎重研究决定的”。

“比选”是中共人事决策过程中的惯例。“大凡都有几个候选人,由党委讨论研究集体决定。”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对此曾表示,“但在公开场合提比选,还是比较罕见。”“认真”、“反复”、“慎重”三词多少透露出中共中央此番定夺上海“一把手”过程中的反复和不易。

而十年后的习近平则是赶在把孙政才扣押在北京的当天即令赵乐际急付重庆,立即宣布陈敏尔接替重庆市委书记的“中央决定“。即没”比选“,更没”酝酿“,此一细节彰显出他习近平的专制和独裁已经和当年的毛泽东殊无二致。

笔者在《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一文中已经分析过:中国古人早有“唇亡齿寒”一说,而把孙政才和胡春华五年前在十八大上共同进入中央政治局之后的关系形容成唇齿相依并不夸张。虽然在那之前他们二人似乎并未有政治结盟之嫌,但一经把他们两人同时敲定为党、政一把手接替人培养对象,他们两个就是一损俱损,一荣共荣的关系了。

笔者说“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这里的“树”还不仅仅指退休不久即被帕金森症所困扰,中共内部已经有传闻说他的健康状况还不如江泽民的胡锦涛,更包括在十八大时未能进入政治局常委,从此被习近平政治边缘化的李源潮。

十八大之前,对胡春华和孙政才的政治考核主要是由时任中组部长李源潮一手操办。李源潮当时的如意算盘是,自己在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第一届,也就是十八大至十九大之间的五年时间里出任分管党务工作的专职政治局常委,就相当于现在的刘云山。此目标一经实现,那么十八大至十九大之间的这五年时间里,他李源潮在中共核心领导层里的实际政治地位即使不能相当于过去的杨尚昆之于赵紫阳,至少也能相当于自己接班的曾庆红之于江泽民。如此五年之后,胡春华和孙政才在十九大上双双入常,其中一个接替他李源潮的主管党务工作的专职常委,为二十大时接替总书记职务进行政治热身。而他李源潮则继任一届常委转兼全国人大委员长或者中纪委书记……

如此分析下来,正是因为习近平赶在十八大召开时,虽然勉强接受了胡春华和孙政才的入局,但却成功阻止了李源潮的入常,由此就已经断定了孙政才和胡春华面临的危机远大于希望!

现如今,孙政才一倒,识时务的胡春华自己可能都会主动在政治局会上为陈敏尔唱赞歌,不惜用自己“缺少基层政权工作经历的重要一环”来反衬陈敏尔的政治资历在六十后里高人一筹。

也正如笔者在过去文章中已经评论过的,自从胡锦涛称赞江泽民把中共政权的“香火传递”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了之后,曾经先后担任过省级行政和党的一把手,特别是担任过党的省级一把手,是进入政治局的必由之路。如果要成为未来党中央的核心领导人的接班人选 ,有习近平那样从基层干起,从县级领导班子的党政负责人一步一个台阶地递升至省委一把手,是在党代表们的选票面前最有竞争力的。

外界评论在把陈敏尔与胡春华作比的时候,只注意到了胡春华已经担任了几处省级领导的“优势”,却没有分析到他不具备地方基层,特别是县一级党政一把手工作经历的劣势。所以,就如同当年李源潮和李克强均曾经官阶比习近平高,但最终却被习近平“比选”下去一样,笔者两年多前即已经断定,胡春华与陈敏尔相比,很可能败就败在他的“团派”从政经历上了。

现如今,虽然外界已经有传闻说胡春华和陈敏尔会“并列”政治局常委,但即使能够被未来十九届一中会不会的新闻公报所证实,那么陈敏尔排名胡春华之前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