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百岁冥寿习总烦事多多(高新)

2013-10-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习仲勋与习近平旧照(网络资料)
图片:习仲勋与习近平旧照(网络资料)

今年秋冬,日理万机、琐务缠身的习近平至少有两场冥诞活动势(事)必躬亲,一是他自己亲爹的百岁纪念,二是今年十二月下旬的一百二十年毛诞。刚刚完成的自己亲爹的百年冥寿的纪念活动表面看习总只是和国母彭丽媛陪同国太母齐心到场了一下在人大会堂举行的纪念座谈会,因为不需要讲话所以事先也无须为审读秘书们起草的讲话稿而花费时间,但至此为止习大人已经为应付全国各地、全党上下对自己老父百年冥寿的高度热情陆续付出了多少个日夜的心焦力瘁之苦,只有受苦人自己楚。

香港《凤凰周刊》今年第五期卷首语的题目是《破除官本位须减政放权》,文章写道:“在当代中国,以官位大小来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高低,已经愈演愈烈。官大则身价高,官小则身价低,……官本位无处不在,甚至制造出不少黑色幽默。例如开会排座次在中国就是一门高深学问.......。报纸、电视也一样,不管新闻价值如何,统统须以官位高低排要目,谁在头版,谁排头条,谁用几号字,电视镜头给多少秒,都有—定之规,一旦搞错,就是天大麻烦。”

该文章作者没有关注到的是,在共产党政权治下的当今中国大陆,“官本位”的“无处不在”,不但体现于从中央到地位的各级官场上的在位者和退位者,去世者亦然。就以昨天刚刚完成的习仲勋百岁-冥寿纪念会为例,中共政权的各中央党媒援引的都是新华社“通稿”,在会议报道的副标题中出现的字样统统是“习近平参加座谈会 张德江出席”,内文的首段内容是“纪念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为亲属参加座谈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出席座谈会。”内文的最后一段内容是:“座谈会由刘延东主持。刘奇葆、赵乐际、栗战书、杜青林、王晨、陈元出席座谈会。从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上退下来的部分老同志、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和习仲勋亲属、生前友好等参加座谈会。”
就是就样一篇关于党为党国元首的父亲作(冥)寿,元首本人也到场的新闻报道正好就是中共官场上严格“官本位”制度的生动体现。先说措辞,但凡党的会议和公开活动的官媒新闻稿中,“出席”和“参加”这两个词是被严格区别使用的,够级别才有资格被在报道中指名道姓的领导人,都是会议或者活动的“出席”者,不是官员或者说虽是官员但却不够级别的会议或者活动的到场者,则仅仅是“参加”而已。

再说被作(冥)寿的逝者生前的职务高低所决定的死后的被纪念规格。自中共政权从三十年前开始实行各级领导干部的退休制度之后,对于离、退休干部的从养老到送终的物质体现及医护级别,从生前到死后的政治待遇和被褒扬、被纪念的规格,都有等级森严的内部规定。邓小平自不待说,象陈云、杨尚昆等生前即已经担任过至少一届正国级领导职务的去世党国元老,其百岁冥寿都要由中共中央出面,党的在位最高领导人及在京常委基本上都应该是当然出席者。至于象习仲勋这样的生前只是官至副国级的去世党国元老,其百岁冥寿的规格因生前级别决定必须要比陈云、杨尚昆等人低一格,正常的规则主要体现在百岁纪念会的召集单位一般应该是被作(冥)寿者生前所供职的最后一个单位,不一定都是以中共中央的名义,比如也可能是以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国务院及全国政协,或者是中央军委出面,纪念座谈会的第一出席者一般只是该名被纪念者生前供职单位的最高领导人,而不会是党中央一把手,比如四年前耿飚将军的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就是因为耿飚生前的最后一个职务是人大副委员长,所以第一出席人是当时的政治局常委兼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至于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家副主席和中央军委副主席习近平亦有到场,无疑是有其担任过耿飚秘书的个人因素,但同时也是因为在习近平担任耿飚秘书期间,耿飚是被内部明确指定主持军委日常办公会议的秘书长,所以习近平的到场是以中共中央特别是中央军委 的领导人身份“出席”而不是“参加”,至于当时也到场的其他几位先后担任过耿飚秘书的人士则只能被统统归类于“耿飚同志的亲属和生前身边工作人员”,具体名字都不会被详列在官方新闻通稿中。

说来也巧合,中共政权的当今圣上习近平一生中在政治上受益最大的两个人----自己的生父习仲勋和自己正式步入中共官场的第一政治引路人耿飚都是中共改革开放开始之后一度颇受重用继而却因为邓小平的压制而最终没有被官拜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因为有叶剑英的力挺,习仲勋和耿飚一个是中央书记处的日常工作主持人,一个是中央军委办公会议的主持人,而当时无论是薄一波、万里,还是杨尚昆、王震......,其职其权都在习仲勋和耿飚之下,但就在习近平自己主动要求退役并外放的同时,此二人均被已经不再把叶剑英当回事的邓小平给冷待遇了。接下来,此二人为党国效命一生的最后一个工作岗位都是人大常委会办公区内一排副委员长办公室中的一间。由此说来,习仲勋百年纪念座谈会的规格也应该是比照耿飚才是。耿飚生前虽然曾经官拜军委秘书长并一度被明确为“军委办公会议主持人”,其实际地位和实权相当于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期间的杨尚昆,但就是因为他生前的政治级别只是副国级,所以他的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就不够资格劳动时任党总书记兼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出面。如今习仲勋的百年纪念会由现任政治局常委兼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为第一出席人合“(常)理”、合“(党)法”,若要由现任党总书记兼军委主席习近平作为第一出席人则是合(情)“理”、却不合“(党)法”,于是习近平便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我们已经在本文开头引述过的官方媒体的统一报道口径,将习近平的到场特别说明为(作为亲属)“参加”,把张德江的到场以及其他众位均是习仲勋生前所担任过职务的部门和单位的现任副国级领导人的与会措辞为“出席”,不过所有到场者的被排列顺序,则仍然还是要严格从官本位角度着眼,上下有序,尊卑有别,张德江的大名是万万不能排在习近平之前的,可见习近平仅仅就为这样一篇新闻稿也都是要煞费心机,更何况接应不暇的各地、各单位、各部门所纷纷坚决和强烈要求非办不行的各类纪念活动都会被报请他习近平亲自酌定同意与否,各种纪念出版物和重要纪念文章的审阅、修改和内容删加,数部纪念专题影视片及以习仲勋为主题的故事片、肥皂剧剧本的审查和定度......等等,等等,哪一样都是刘云山和刘奇葆之流都不敢越俎代疱,“皇叔”习远平亦无能代劳的。

除了如上所有,围绕自己老父百年冥寿的烦心事还包括诸多毛粉们已经在私底下筹划在十月十五日,也就是中共中央肯定会在人大会堂为总书记之父作(冥)寿的当天齐聚毛主席纪念堂,借机提醒总书记“不能厚此薄彼”,“毛主席一百二十周年诞辰的纪念活动规格应该要比习仲勋的更高才是”。试想,假如毛粉们的预谋得以成功实现,成千上万的毛粉再加上本非预谋但正好赶上毛堂前后的热闹场面的北京老百姓加上外地、外国旅游者聚众围观,一时间凑足几十万人头而且拒不听劝、驱之不散绝非危言耸听,届时的中共政权既不敢抓,更不能杀,岂不是尴尬透顶?于是,无疑也是习总亲自作出了提前宣布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十月十五日当天“因故杜门谢客一天”的英明决策,令万千毛粉们只剩下或捶胸顿足、或涕泪横流的份儿。至于外界纷纷传言的所谓毛堂关闭一天的原因是习近平担心地下有知的毛主席他老人家会妒火中烧的说法不过是敌对势力的“妖言惑众”,大可不必当真!虽说如今中国人也在东施效颦的万圣节快到了,但自称“真正的共产党人”的习总书记既然从不信神,当然也不会信鬼!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