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下令删除了党章中的邓小平语录(高新)

2017-11-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共产党章程。(Public Domain)
中国共产党章程。(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为什么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入党章违规逆法》所要介绍的主要内容概括起来就是习近平已经在十九大全体大会上通过的“十九大党章”中被“法定”为党中央的“核心”,然后才被一中全会“选举”为新一届总书记,是彻头彻尾的违规逆法,是对党章中所规定的党内选举制度的公然践踏。

笔者是外部世界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指出中共这一操作失误的,集中全党智慧的前提下仍然还会出现如此重大失误,即使是站在理解甚至支持习近平个人独裁,支持中共一党专制的角度分析问题,都必须承认,把习“核心”先写入党章之后再“选举”他出任新一届总书记的操作过程是中共十九大最大的败笔,最大失误。

本文对为习近平量身打造的十九大党章所要进一步分析的内容之一是习近平把过去的党章中哪里些最重要的部分给悄悄删除了。

细心研讨过中共新旧党章的人士都应该会注意到“新党章”比“旧党章”的总纲部分长了不少,但至今还未见到有分析人物关注过邓小平一生中最大的功绩之一,由他亲自主导在十二大党章中贯彻的“党要管党,党政分开”的理念之表述被习近平彻底否定了。

一九八二年邓小平亲自主持制定的十二大党章中有如下一段:“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党必须制定和执行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做好党的组织工作和宣传教育工作,发挥全体党员在一切工作和社会生活中的先锋模范作用。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党必须保证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机关,经济、文化组织和人民团体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工作……”

如上这段表述经过几届党代会的修改,到五年前习近平登基的十八大上出台的“十八大党章”中,变成了如下表述:“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党要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要求,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党必须按照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原则,在同级各种组织中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党必须集中精力领导经济建设,组织、协调各方面的力量,同心协力,围绕经济建设开展工作,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党必须实行民主的科学的决策,制定和执行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做好党的组织工作和宣传教育工作,发挥全体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党必须保证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机关,经济、文化组织和人民团体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工作…… “

而到了如今习近平主持制定的“十九大党章“里,如上一段被更换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要求,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党必须按照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原则,在同级各种组织中发挥领导核心作用….”

最关键的区别就是:邓小平语录“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被习近平删除,替换上了”文革“年代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今年三月,笔者曾在本专栏刊登《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转达内地记者朋友痛斥王歧山的话:明目张胆地,大张旗鼓地彻底否定了邓小平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党政分开!

笔者在这篇文章里介绍了中共人民网上的文献内容清楚记载: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是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问题。为此,邓小平提出了著名的“党政分开”思想。早在1980年刚刚掀起改革开放大幕之时,邓小平同志即明确地提出了党政分开的思想,邓小平指出:“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的弊端,妨碍甚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此后的数年间,邓小平从未间断过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探索。1986年6月28日,他明确提出:“党管政府怎么管法,也需要总结经验。党政分开,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党政分开”这一概念。此后的数月内,他又多次提到“党政分开”。

中共人民网上的学习文章评论说:党政分开的思想正式公开发表后,当时的社会风气为之一振,改革徘徊不前的阴翳也随之一扫而空。

邓小平一九八九年镇压学潮期间在决定用江泽民取代赵紫阳时曾特别强调: 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要动“这个我征求了李先念和陈云同志的意见,他们都赞成。”。

1987年10月,赵紫阳所做的中共十三大报告对“党政分开”做了专题阐发,指出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党应当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十三大报告中政治体制改革部分的第一节就是“党政分开”,在论述了党政分开的原则和做法后,报告说“从党政不分到党政分开,是我们党的领导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党政分开才能使党组织较好地行使监督职能,有效地防止和克服官僚主义。全党同志都应该自觉地、积极地、高高兴兴地投入这场改革,实现这一历史性的转变。”。

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又强调过: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此后,不管有些人如何否定改革开放,如何挑起姓资姓社之争,但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十三大报告。

习近平上台之后的2013年9月,人民网还刊登了一篇歌颂邓小平的文章,题目是《邓小平四大历史贡献 政治体制改革使党政分开》。文中开篇即先强调:有人说,中国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其实,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首先是从建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破题的。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提出:“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等重要观点,为改革开放廓清了道路。80年代初期,当经济体制改革还处在自下而上的试验阶段时候,政治体制改革就已经在邓小平的推动下有条不紊地展开了。从反对个人崇拜,发扬党内民主,恢复和建立民主集中制到精简机构、制定规章制度和法律制度,建设民主法治社会,政治体制改革的步子相当大,改革的措施也非常多……。80年代中期,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全面展开,邓小平力主政治体制改革要与经济体制改革配套进行,强调“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要实行党政分开等一系列加大政治体制改革的措施。在邓小平的领导下,我国加快了社会主义民主化的进程。改革开放的各项成果被制度和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初步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现如今,先由王歧山“投石问路“,继而习近平赤膊上阵,一不做二不休,竟然在党章中把代表邓小平政改思想的关键内容全部剔除。

十九大闭幕后,已经退隐的王岐山还发表了署名文章《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继续帮习近平否定邓小平。王歧山在文章中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党的领导是当代中国的最高政治原则……。一个时期以来,有的人在这个问题上讳莫如深、语焉不详甚至搞包装,没有前提地搞党政分开,结果弱化了党的领导,削弱了党的建设。”

王歧山还说:“习近平总书记对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从来都是充满自信、绝不回避退让……。澄清了模糊认识,夺回丢失的阵地,把走弯了的路调直,树立起党中央的权威,弱化党的领导的状况得到根本性扭转。”

所以谓“把走弯了的路调直”,说白了就是把邓小平的错误主张坚决纠正,把邓小平党政分开指导下丢失的“阵地”重新抢夺回来。

不难年出,王歧山和习近平一唱一和,否定邓小平已经是明目张胆,毫不留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