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对自由民主制度的考验

2017-10-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04年11月,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建立。(public domain)
2004年11月,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建立。(public domain)

座谈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

一、    民主理论家拉里.戴蒙德 (Larry Diamond)警示世人:自由民主处于危机之中

后冷战时代确实告一段落。我们已步入一个新的时代,两个作为对手的大国在这个时代凭借它们令人生畏的敏锐细致、足智多谋和技术上的老练成熟,正在威胁我们民主的生活方式。那听来或许像极了二十世纪,事实上相当不同。但这个时代将需要同样一种解决方桉,需要同样一种冷静而全面的战略。仅仅是在短暂的四分之一世纪之前,那种解决方桉和战略曾令我们在一场大规模较量中赢得胜利,

二、    民主的危机是如何逐渐浮现的?

1)    1989——2009 (柏林墙倒后二十年)

戴蒙德教授指出,柏林墙倒塌之后的二十年间,民主在全球的表现之优异前所未见。

但,(我认为)对俄国战略有失误。

2)    1991——2016 (后冷战时代)

前十年(1991——2001),戴教授认为,美国提供了温和的安全环境。但我们应看到,中共韬光养晦,卧薪尝胆

3)    2001——2006, 被过度夸大的恐怖主义,以及美国的过度反应(伊拉克战争)

迄今为止,9•11攻击的威胁已被证明是温和可控的,

4)    2006——2016 民主衰退期

自2006年以来,每一年都有更多国家的自由程度在下降。以民主的多元主义在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崩毁为开端,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见证了它们形式上民主的宪法逐渐被威权主义的执政者和政党掏空。在土耳其、孟加拉、肯尼亚和尼日利亚这样一些战略地位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很多更小的国家,民主制度的现实或承诺遭到了压制。

5)    何以衰退?

2008年的金融危机造成严重问题之际,很多民主国家的经济增长已经放缓。

全球化在加速,同时在国家内部带来社会动荡和越来越多的不平等。

变化的最大动因在于美国在伊拉克愈发陷入军事泥沼,以及被认为失败了的“民主推广”政策正引发日渐强烈的反弹。

过去十年间,全球权力架构一直在其他重要方面发生转变。中国加速崛起为超级大国和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经济体。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在面对自己的人民问责时懊恼不已,他们开始谈论“中国模式”。潜台词是,威权主义对推动增长是必不可少的。

当代世界的独裁政体正于诸如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网络中结为一体,共享互联网审查方面的最恶劣举措,并协调各自对自由的攻击。

6)    衰退的表现

2015年,在匈牙利,非自由主义的执政党已将民主竞争和法治的基本保障铲除殆尽;在波兰,这样的执政党正迫不及待地谋求打造类似的威权主义统制。随着叙利亚内战在欧盟内部加剧移民压力,非自由主义政党在主要西欧民主国家如法国和德国发展势头迅勐,与此同时,反移民和反全球化的情绪助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的天平倒向了主张退欧一方。在整个欧洲范围内,非自由主义的民粹主义政党一直在以令人警惕的速度于选举中攻城掠地。在9月的德国议会选举中,八分之一的德国人将他们的选票投给了反移民的德国新选择党(AfD)

所有这些党派都对精英、制度和主张多元主义和包容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不屑一顾。他们把自己描绘成“真正”人民的唯一正宗捍卫者,矛头指向所有其他背叛人民的腐败精英。他们青睐质朴的多数统治,将制衡刻画为对大众意志的压制,他们所称的民主也带有威权主义的弦外之音。

四、中共与俄国在民主衰退中扮演的角色

俄国

俄罗斯黑客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侵袭,这是第一次。

普京发现了对手身上严重的弱点,并且如一切形式的非对称战争那般,以有限的资源支出实施了灾难性打击。 “他们行事时目标明确,手段老练,技术手段卓越。”并且:“他们会回来的……,他们正在追踪美国。

中共

中国共产党一直采用的手段完全不同,更渐进,也更精妙。:

•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这样的国有媒体企业在全球不懈扩张。不同于BBC、CNN或德国之声,它们提供的有关中国、中国的政府及制度的观点一概是美好正面的。

•孔子学院及其他项目大举扩张。

•对美国电影、媒体和信息企业的渗透渐趋升级,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拥有的巨量耕地、关键产业和基础设施急速扩张。

•有不透明的资金支持流向美国的机构和个人,资助它们从事同情中国的研究。每年分派将近10亿美元,用来推广一个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独裁政权保持友好社会联络的庞大网络。

四、如何应对民主的危机?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