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联合国六专家批评无懈可击 特区当局无力招架沉默是金

2024.04.04
【杜耀明评论】联合国六专家批评无懈可击 特区当局无力招架沉默是金
粤语组制图

外间批评国家安全本地立法,北京及香港当局不时都显得义愤填胸,痛斥批评者恶意中伤,并且予以严厉谴责之类,其实不难理解,随著香港与国际社会的文明差距拉阔,除了指责喝骂,看来只好对批评视而不见。

联合国六名人权专家上星期致函中国政府,指香港的国家安全本地立法抵触国际人权规范,正是一例。人权专家直言,北京为香港颁布的《港区国安法》比本港其他法律更有权威和效力,可以凌驾本来受国际人权公约保护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因此除非改革本港的宪政和法律架构,确保可以保障人权自由,订明不会受制于国家安全法规,否则今次新国安法出台将会照板煮碗,当「国家安全」与人权保障不一致的话,前者凌驾一切,后者形同虚设。

人权专家的严厉警告,建基于他们对《国安法》的几点批评。一是关键法律观念内容空泛,欠缺明确定义,违背法治精神。例如「国家安全」的含意,包括「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等等大致上没有危险,也免受内外威胁。 甚么有损「人民福祉」,甚么危害社会持续发展,又如何才算「损害」,不同人有不同看法,法律有需要详加界定,否则便失去其明确性,失去指引行为的具体标准,也失去法律的应有作用。

尤其是刑法, 涉及刑事检控、拘捕扣留、监禁、调查权力及程序,联合国人权专家认为,法律定义太过空泛,执行上必有风险,令执法者可以滥用手上权力,按其偏见执法,用来针对某些性别、宗教取向、政治观点的群体以至公民社会,结果使国家安全措施失去合法性。

空泛的法律观念也会导致荒谬的结论:参加联合国的活动也会抵触《国安法》。例如「勾结境外势力」属于罪行,其中「境外势力」,包括「在境外的其他追求政治目的之组织」、「国际组织」,但何谓「政治目的」、「国际组织」,没有明确界定,那么联合国辖下的人权组织及相关活动,定期监察香港的人权表现,又是否等于「追求政治目的」的「境外势力」呢?

在这些人权专家来看,新国安法不仅取缔香港人或组织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他们参与联合国人权组织的活动,也同样可视为「勾结境外势力」。过去两年,联合国辖下人权组织多次要求特区当局澄清,究竟参与他们监察人权的活动是否需要承担国安法的刑责,每次都不得要领。换言之,当局对香港人能否参与联合国人权活动不置可否,除了增加《国安法》不确定之处,也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联合国会员所应尽的责任。

联合国六位人权专家同时批评,「国家安全」观念含意广阔,加上不少国安罪行不涉及实际伤害也可入罪,造成控罪的罪门槛低,方便当局箝制批评政府的言论。例如「境外干预」罪,是指以「不正当手段」,配合「境外势力」以某些作为,「意图带来干预效果」。

不过,专家指出,由于「干预效果」可以指影响特区当局的政策或决定,「配合」包括参与「境外势力」策划的活动,而「不正当手段」只须「使任何人的名誉受损」,因此参加联合国人权组织举办的论坛或活动(配合外国势力),针对当局、立法会、司法机构发表批评意见(损害某些人的名誉),向政府施压(意图带来干预效果),最后可能被指为犯罪行为。

由始至终,六位人权专家都视法律的基本观念不清,是国安法对人权法治的最大威胁,在卡压言论自由上尤其如此。例如「国家秘密」的相关罪行,涉及的资料包括「重大政策」、「经济或社会发展」、「科技发展或科学技术」等等秘密,并「意图危害国家安全」,但两大定罪元素定义宽广,因此专家指出,涉及公众利益的相关资讯,包括已经公诸于世的传媒报道,都可能被指为非法披露国家机密。

又如煽动罪,行为带有煽动意图,包括引起香港人对「国家根本制度」、「特区的宪制秩序」及相关机构的「憎恨」、「藐视」、「对其离叛」,即罪犯国安。不过,人权专家指出,这些关键观念内涵不清却不加定义,当局可以随意发挥,加以误用及滥用,对付不同政见者。例如在公众地方呼喊某些口号,是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也被指损害国家安全。

专家的批评不胜尽录。关键是,六位均是国际人权法的最权威代表,特区当局要提出比他们更权威更令国际信服的反驳,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因此至今沉默是金,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