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垃圾收费事关国家安全 特区当局怎能知难而退?

2024.04.25
【杜耀明评论】垃圾收费事关国家安全 特区当局怎能知难而退?
粤语组制图

香港的垃圾收费计划由事在必行改为延期执行,「爱国人士」接着纷纷出动,对垃圾收费大吹淡风,特区政府搁置该计划看来只是迟早问题。

当局今次临崖勒马,总好过勉强上马而劳民伤财,但令人费解的,不仅是政府施政的粗疏缺漏超出想像,更包括政府虽然大权在握,对如此民生大事竟然临阵退缩。

垃圾收费是依据《废物处置(都市固体废物收费)(修订)条例》作出。法例早于大约三年前通过,现时对此负全责的环保局长谢展寰,于政府环保部门任职超过30年, 2017年获提拔为副局长,而现任环保署长徐浩光及其中两位副署长(方健华、胡伟文)均由该署步步高升至现职,多年来也有参与废物处理的工作。奈何富有经验的领导班子,经过三年筹备,竟然到了实施日期,才如梦初觉,垃圾收费措施诸多不足,民怨沸腾如山洪爆发。当局理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寻根究柢,以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也需要向公众交代清楚。

同样是匪夷所思的,是特区最高领导层的国家安全意识不足。垃圾收费政策无法落实,不但是临阵退缩令当局面子难堪,以至政府声誉受损,尤有甚者是损害国家安全。根据最新通过的《维护国家安全条例》,「国家安全」不但涉及国家政权、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更包括「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对处于没有危险和不受内外威胁的状态」。

其中「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两项,若要对应北京「国家安全」观念所涉及的二十个领域,当然包括生态安全。换言之,不妥善保护环境,例如城市废物找不到可持续的处理办法,威胁生态安全,便构成国安隐患,特区执政者不能掉以轻心。

根据环保当局去年底的报告,都市固体废物弃置量,平均每日超过一万一千公吨,人均弃置量每日1.51公斤,比当局十年前预订目标增加约一倍,而固体废物回收率不到三分一( 32% ),离开55%的目标甚远。连同建筑废物,弃置于堆填区的废物总量每日平均达到15,700公吨。据环保团体估计,若无法大幅降低弃置率及提升旧物回收率,目前三个堆填区都会于2030年填满。

垃圾收费计划正是十多年来朝野经过漫长讨论才达成的解决方案。计划按弃置量计算费用,可望提升市民的成本观念和环保意识,并促使他们更加注重循环再用。十年前,环保局发表《资源循环蓝图2013至2022》,寄望推行垃圾收费可移风易俗,遂预设香港人可逐步减废至每人每日0.8公斤(台北是0.39公斤),同时旧物回收率升至55%,馀下45%需要弃置的废物,七成交堆填区,三成由焚化炉处理,便可减轻堆填区空间不足的压力。

怎料事与愿违,蹉跎岁月十年,香港的垃圾收费计划要到2024年才推出,能否来得及缓解现行废物处理模式的压力,本已令人着急。更料想不到的是,收费计划今年到了临门一脚,竟因为筹备不足而无法推行,香港继续原地踏步。不过,整件事究竟出了甚么问题,谁要负上责任,等待甚么条件成熟后才推行,又有何方法赶上失去的时间,避免六年后堆填区爆满而垃圾围城?政府不仅没有答案,甚至忘记以国家安全的角度认清生态危机的严重性。

一个不害怕大量香港人以脚投票造成人才流失,不害怕外资撤走推低香港经济,也要全速推行国家安全立法的政府,面对垃圾收费计划却临场脚软,正反映眼下当权者的真本色。一是不打无把握之仗,当反对声音遍及社会每个角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政府既不能企望占尽议席的「爱国者」议员说服群众,三万警力也鞭长莫及,倒不如知难而退;二是实际价值先行,凡事皆以经济发展第一,环保生态只可殿后,当经济走差时其他一律让路,环保措施有多重要,也要再等适合时机;三是只求一时政治安宁,没有大局思维,即大可不按北京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指示,以国家安全眼光思考垃圾处理可能引发的生态危机。

如箭在弦的政策可以随时叫停,当局清晰示范原则可以牺牲,法律可以搁置,甚至国家安全也可不顾及。但当局对此毫不尴尬的话,难道尴尬的是那些看到垃圾收费好处的市民?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