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殖民主義統治回朝只是自曝其醜


2020-04-30
Share
com0430-web 【杜耀明評論】殖民主義統治回朝只是自曝其醜

北京聲言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近日更連番動作,說穿了,就是要殖民主義回朝,把香港人置於異地政權控制的統治之下。

殖民主義是宗主國對其域外領地及人民的控制以至思想馴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下,香港本屬中國主權下的特別行政區,但二零一四年北京發表香港政策白皮書,標榜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就是做輿論準備,讓北京由幕後走向台前,指揮特區政府如何管治香港。近日中聯辦和港澳辦標榜自己是中央代表,不是所屬部門(其實哪個中央部門不是代表中央),不外再進一步,樹立兩個辦公室有權監督特區政府施政。

也就是説,高度自治即使沒有正式取消,也變成了兩個辦公室領導下的高度自治。當中央的代表可以對香港內政指手畫腳,或者把任何事情化作中港關係問題,再以維護國家安全、對付恐怖主義之名,指揮特區政府以暴力加歪理去應對政治問題,完全迴避警暴橫行、政制不民主、施政不問責等等,特區政府即變成執行機構,執政的是北京。這種貨色的高度自治離開宗主國派港督治港還有多遠?

一套殖民體制逐漸現形。除了特區政府已淪為傀儡,大政方針以至人事調動,莫不以兩個北京代表馬首是瞻,不民主政制剝奪大多數市民通過代議機構監察政府的權力,更運用警隊以暴力維穩,壓制公民表達訴求的權利,並以國民教育塑造下一代的愛國價值觀。這些殖民統治手法,時地不同因而內容或有差異,但都是來自異地的政權駕馭當地人的一般技倆,在香港六、七十年代成長的一代對此都似曾相識。

不過,殖民政權的政治原罪是毫無統治合法性。一個地方如何管治,何以由外人決定一切?英治年代,統治者不會耀武揚威,反而懂得從歷史記取教訓,逐步樹立法治、改善吏治、發展社會、提高身份認同、增加對政府的信任,從而帶領社會進步,以善治德政彌補合法性的先天缺陷。

在英國管治香港的最後歲月,法冶代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由執法、檢控到司法,要讓人看到公義彰顯;吏治就是杜絕貪污舞弊,高薪養廉,但強調提升效率,注重服務市民,由設立廉政公署、加強審計工作以至訂立服務承諾,都有助提高政府聲望。同時,再通過兩方面同步進展,一是持續經濟增長增加市民入息,改善生活,二是提升社會服務的質與量,由醫療、房屋以至文娛康樂和福利措施,讓市民安居樂業。最後是建立渠道疏導民情,培養本土意識,增強社會歸屬感,建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對未來寄予希望。

反觀眼下捲土重來的殖民主義,只集中於權力的得寸進尺,步步進迫。九七前後,是說只管國防、外交,接住加入中央與特區關係,再跟住輪到與中港關係有關的內政,統統由中央把關,再顧不得《基本法》的束縛了,都要把北京「監督」範圍不斷擴張,將全面管治權變成事實。

不過,回歸以來,社會民生原地踏步,人權法治更步步倒退。特别是隨住警權坐大,執法粗暴,親疏有别,檢控不公,濫捕濫控有之,放過疑犯有之,法律面前不再是人人平等,法治飽受挑戰。説好了的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北京早已抵賴,香港的前途只能按照中央的構想,盡快併入中國的經濟版圖,香港人的獨特身份亦遲早抹掉,成為大灣區一分子的新香港順民。這種近乎奉旨行事的角色和身份,香港人特别是年青人又怎會照單全收呢?

面對香港,北京心急如焚,因為沒有軟實力可用,唯有惱羞成怒,劍拔弩張,用盡中共政治的慣常鬥爭技倆,不怕背負復辟殖民主義的臭名,也要霸王硬上弓。但制度暴力和政治威嚇,無法令人指鹿為馬,反而政治暴力當前,更令人深信反抗強權有理,也只有團結抗爭,才有望扭轉被奴役的惡運。香港人的選擇的確不多,但在為求生活而卑躬屈膝和保守尊嚴而或有損失之間,經過一年來的磨練,我們早有決定。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